鴻海宣布現金減資兩成,每股退還股東現金2元;異康集團暨青興資本首席顧問楊應超解析,郭董這項決策透露鴻海所處內外在環境的改變,過去鴻海靠著本業(硬體代工)高成長賺錢,如今轉為資本市場操作、對外貿易條件談判、繼續降低成本,為公司股東持續創造價值。

楊應超曾是外資圈天王分析師,圈內喊水結凍,是目前國內外公認歷來追蹤鴻海最權威的分析師,2014年在巴克萊銀行董事總經理任內,出具「中國,你好;台灣,再見」(Hello China; Goodbye Taiwan)為題,發表長達百頁的產業趨勢報告,點出台灣科技產業即將被中國取代的危機。

鴻海11日傍晚宣布減資二成,當天深夜傳出中國證監會核准富士康工業互聯網(FII)首次公開發行(IPO),一天內投下二顆震撼彈。

他從減資,解析經營者沒有說出的三個思維:公司進入穩定成長期、經營者對台灣市場有疑慮、台灣電子產業轉型新舊勢力的衝突。

一、減資表示保守看待成長

減資就是透過降低分母(股本),提升股價、美化每股稅後純益(EPS),這是最直接的意義,也是資本市場「數字遊戲」。

過去台灣科技業處於高成長時期,公司配股都以股票股利為主,近幾年成長趨緩,開始提高現金股息比重、甚至全配現金股息,到現在現金減資,通常高成長的公司不會現金減資,近幾年台灣電子業確實也有不少公司現金減資。

為什麼高成長的公司配股票股利?如果公司獲利成長40%、因配股而使股本膨脹20%,整個來看,公司EPS還是成長,但若公司獲利追不上股本膨脹的速度,公司就不會再配股票股利,以免稀釋EPS,不利股價表現。

二、籌資首選高本益比市場

企業通常選擇在高本益比的國家掛牌籌資,在低本益比的市場把錢還給股東,尤其鴻海這樣國際企業對全球資本市場更是有絕對的敏感度。他解讀,減資某種程度上是對台灣沒有信心。

再者,企業通常想把手上資金用來投資好標的。比方,把錢放銀行可能只有1%到4%投資報酬率,若選到具高成長、有賺錢的公司,就有20%到30%的投報,若找不到好標的、無法創造更好收益,就考慮把錢還給股東。

鴻海FII取得證監會IPO批文,拚本月底、6月初在大陸A股掛牌。此外,鴻海集團美國威州新廠已動土,獲得當地政府高度禮遇,楊應超認為,台灣市場小,鴻海到海外當地設廠、當地銷售是合理的策略考量,鴻海靠貿易條件談判尋求成長之道。

三、產業轉型面臨新舊勢力衝突

這幾年,全球科技產業典範逐漸從硬體轉向軟體、服務,台灣靠PC產業起家,高成長的黃金時期已過,硬體代工其實是被動性的角色,跟著客戶的臉色走,以前代工iPhone賺錢,現在手機產業也面臨飽和。從蘋果最新財報來看,服務營收年增近兩成,軟體及時補足了硬體的不足,對股價形成支撐。

郭台銘是非常有遠見的企業家,他在鴻海硬體事業還賺錢的時候,就開始布局軟體、電商,經常向阿里巴巴的馬雲請益。2009年楊應超在一家上市公司當財務長時,有年駐點大陸南京,南京是鴻海軟體大本營,當時他也負責軟體事業。他發現,硬體代工和軟體是二種完全不同的思維,彼此共存不免產生衝突。

台灣電子業從硬體代工起家,代工的競爭力除了品質、更重要的是成本,這很符合台灣人「價格敏感」的個性。從瘋搶衛生紙、499上網吃到飽,可看到台灣人為了省錢願意排很久的隊。

硬體代工是特性是毛利率低,做一件就賺一件,但到明年又要重頭再來,但投資軟體和品牌的燒錢幾乎是看不到回報,但一有回報,可能就是暴利,明年還是可以繼續收割。

像美國前四大科技公司臉書、Google、Amazon、蘋果都不是靠衝量賺小錢,而是長期投資、耐心等待,靠著獨門服務在科技業呼風喚雨。

而新舊轉型的矛盾也存在整個產業,像是老一代的企業家退休,下一代接不上去,又或是公司現有經營者只想安全下莊、不敢躍進嘗試,這幾年真的看不到台灣產業轉型的突破。

其實這樣的情況在大陸也是,美中貿易戰,川普的一句話就重創大陸品牌廠中興通訊,突顯中國半導體還沒起來,楊應超認為,兩岸發展需要長時間熬出來的產業,面臨同樣的難度。

楊應超認為,30年前台灣政府願燒錢發展國家級的半導體產業,目前整個社會氛圍是在溫水煮青蛙,他從鴻海減資、FII海外掛牌事件有感而發,企業家打拚,政府也要努力,他期待政府引進人才、拿出明確的產業政策,讓台灣突破產業轉型的困境。他也從硬體及半導體行業往軟件、雲端、AI及Fintech發展,包括兩年前加入台灣異康集團,就是希望在創新、個資、專利、行動支付、大數據等幫企業創造出更高價值。

※本文由經濟日報網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經濟日報品味專刊/陳泰銘的家宴 料理出原味與本真 
張國煒的星宇 頭等艙將重出江湖 
經濟解析/掀499之亂 電信公司要賺這三個 
國家隊成形! 中華電信要與LINE、樂天搶網銀名額 
白木屋不堪虧損 一周內停業、依法資遣190名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