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聽一個老主管說,他們公司剛到職的新人多麼的誇張,第一天上班就遲到,和客戶講話沒大沒小,每天中飯都吃三小時,被主管約談,也愛理不理的…。

「好生氣,好生氣啊!」這位老主管說。

話題一轉,老主管又提到另一個新人,很會搞小動作,愛攬功,很假掰,很可惡,裝模作樣,每天都在聊天、沒在做事……。

「好生氣,好生氣啊!」老主管說。

就照樣,老主管講了好幾個人,最後,總是「好生氣」的結尾──看來,他在這間公司,待得非常的不如意。

我們都勸他,算了,睜隻眼、閉隻眼,看在他都已經做到快退休的份上,忍忍吧。

「我就是無法忍,」這位老主管說:「我的正義感,讓我不想善罷甘休,就算這些人不歸我管,我看到他們無法無天,就『忍不住』!」

這位老主管繼續說。

「真搞不懂,他們為何如此厚臉皮,完全沒有羞恥心,到底現在的『教育』是出了啥問題?」

此時,坐在角落的另一位前輩,說話了。

「唉,老兄,你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嗎?」前輩說:「問題就是出在……你『自己』!」

大家一驚,轉向前輩。

「都怪你自己太有正義感了,你根本就是『正義魔人』,」前輩笑著說:「在現代職場,是你要被淘汰,不是『他們』!」

這句話是半開玩笑的,帶有些許無奈──這些老長官,沒辦法淘汰掉他們看不順眼的新鮮人,那麼,只能「自己淘汰自己」。

聽了「正義魔人」這個字,我開始看到一些「正義魔人」的新聞,比方說,一個里長伯每天自主巡邏社區,彎下腰去拾撿地上垃圾,數十年如一日。有一天,里長伯看到一個年輕人,竟將喝過的杯子,丟在地上,里長伯氣憤的跑過去,和這個年輕人起了口角,最後,互告上法院,彼此都有損失。

無論是里長伯,還是剛剛那個老主管,他們都有一把「尺」在心裡。

但這一把尺,恰恰是21世紀最不該有的。

怎麼說?

人類五千年歷史,離開君主專制僅短短300年,意思是,幾乎九成五的時間,各國人民皆是活在「一人之下」,當權者為了便於統治人民,設計了各種制度、各種價值觀,留傳下來。到了上一世紀(20世紀),經過了種族、性別、社會階層的平權運動,然後網路爆發,更加速了人類現代化的過程。

但,所謂「現代化」,應該是更多的制度,還是更少的制度?

應該是更多的「尺」,還是更少的「尺」?

剛剛離開君主專制、邁向平權的人類,到了21世紀初,就像剛學會走路、仍在牙牙學語的小BABY,我們都還不成熟─—其中最不成熟之處就是,我們仍「誤以為」,心中有一把尺,就代表我們是文明人?

在21世紀,文明的第一課,就是了解正義(那一把尺)本身扭曲的本質。

最文明的社會,不會強迫任何人接受任何一把尺,因為,那些規範、那些你心中的「對」(Right),在別人的眼中,不一定是對的,儘管那些事情是「對」的如此理所當然。

因此,21世紀,最重要的,就是要「丟掉」那一把尺。

丟掉那一把尺,並不是墮落,並不是胡搞瞎搞,而是理解到,這是人性必然的走向,這是平權必然的結果──人人都有權力擁有自己的一把尺,無論它是合理,或是不合理。

21世紀的年輕世代,在極度自由的環境中長大,他們那些開放的年輕父母,早已擺脫一切束縛,開始自己做自己,自己在「造尺」,於是,21世紀的新世代所學會的,並不是任何一把尺,而是從小就自己「造尺」。

什麼人,就會造出什麼尺。每個人的智識層度皆不同,有的強,有的弱,有的理性、富邏輯思維,有的不理性、歡歡(沒有任何依循,自作主張),但每一個人都會依他對這世界的理解,提出他自己的一把尺。

有些人是不合理的,開始幹一些不合理的事──當社會開始出現這些不合理的人,就會出現越來越多不合理的人,因為太多「歪理」在自己眼前、自己身邊,也養成了不去追求道理的習慣。你看新聞,原本的好人居然是這麼壞的人?所以,壞的人也可能是好人?大眾永遠帶著懷疑,保留一大堆不去追求道理的空間,沒有邏輯,沒有真相,真相裡面一定有「詐」──對可能是錯,錯可能是對,那,我們要當對的人嗎?

所以,21世紀,我們即將進入一個不合理的時代,只要那一把「尺」還在,還在你心中作祟,你便會一直陷在痛苦當中,永無安寧之日──你的耳朵將不斷的冒出不合理的語言,你的眼前也一直上演不合理的劇情。

因此,21世紀的重要能力之一,就是消除心中的一把尺──這並不代表沒法治,而是在法律面前,能夠保護自己的耳朵、自己的眼睛:能夠像變形蟲一樣,明明那不是自己的合理範圍,卻能夠接受各式各樣的「口味」。

我有一個朋友,是一個爸爸,非常擔心他孩子不乖、沒有教好,因此設定了一大堆規矩,要孩子照著走,然後又怕學校老師、同學,帶壞了的孩子。但我和他說,21世紀的孩子,還在家裡的時候,你讓他看太多「合理」,以後離家,那些巨量的「不合理」的狗屁倒灶之事會讓他的後半生辛苦不堪,不如,提早讓他接觸各式各樣的不合理。

另一個朋友,多年來在職場的攻奸中,還能存活、愈爬愈高,和他的眾多對手「繼續搞」。他說,他從小就在那樣的家裡長大,那些惡霸,那些手段,他都看過;以前成長的過程很痛苦,讓他一畢業就立刻離開那個可怕的家,不過,他現在很謝謝那個家,因為,從小的「歷練」,讓他在職場什麼也不怕。

第二次世界大戰造成超過6000萬人死亡,而幾個世紀前的「黑死病」,死亡人數只有二戰的一半,當人類變得強大,最大的「威脅」早已不來自大自然,而是人類自己;21世紀人類文明最大之進展或許已不是科學上的成就,而是人類探索如何與彼此「共存」。

21世紀的標誌,應該就是「愈來愈不合理」,整個世代,都是一個「沒有尺」的時代;此時,最厲害的能力,就是在這渾濁之時代,竟仍然可以心中無掛念、耳朵清、目光明,那麼,你就是21世紀最強的生存者(Survivor)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