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者多勞」?其實是「勞者多能」!

這句話,是我高中的時候說的。我一直很討厭「能者多勞」這四個字。每次別人把爛差事丟給我的時候,就會笑笑說一句「能者多勞咩!」似乎我就應該要開心地雙手迎接。「會得多就比較衰」,這是我從這句話裡頭感受到的壓力與無奈。

能力愈大,責任愈大?

從小因為學書法的關係,字寫得比較端正,老師總會在每個學期初,要我謄寫很多份全班同學的名冊,學期末也要抄寫全班的成績(那時代老師還沒有使用電腦和印表機……)。我當下覺得很榮譽,每次都很認真抄寫。但後來想想,當同學們都下課爽爽地去玩,我卻得要在教室重複寫每個人的名字,感覺好像「字漂亮」變成了一種懲罰啊!

「因為你做得快啊!」「你做得比較好啊!」,這些話也總會出現在中學、大學時討論報告的時候,然後就是得到最難的那一章節,或者甚至一個人負責整個組上台的口頭呈現。最終呢?說自己什麼都不會的那一個,永遠都是做事情最少的,卻因為其他同學的付出而獲得不錯的成績。我一直覺得這樣的邏輯很奇怪。

「比較強的,就要為團體犧牲」的觀念讓我很質疑,雖說「能力強」是件好事,但怎麼感覺被「你比較行」這四個字給「勒索」了呢?

原來,我們忽略了一件事。我們搞錯了「能力」與「實作」之間的先後次序。

當大家普遍認為「能力」就好像長相一樣,某些人就是「天賦異稟」,那當然這些人得之容易,給之也應該容易。我們輕忽了這些人「習得能力」的辛苦過程,單純認為這些事情對對方輕而易舉。例如,老師認為我寫字「就是漂亮」,然而旁人沒有看到的是,我從七八歲起就每天練字一小時,有時甚至更久。他們更沒看到我的母親,從我拿筆開始就多麽認真看待我每一次寫字,除了要求整齊之外,還要求美學。

每回老師把乾淨新穎的表單交到我手上,我就像是被賦予一個神聖的使命般。當時沒有「立可白」這種東西,我每個字都得要寫得正確,寫得工整,寫得美觀。我享受在這過程中的「神聖感」,更在裡頭得到了許多樂趣。

我在這其中學到的不只是寫同學的名字,還包括怎麼安排工作,怎麼確保工作的內容正確無誤,也學到「有效率的方式就是慢慢寫正確」,以及書寫的美學。對於一個小二小三的孩子來說,這些是多麽珍貴的學習內容。

然而,全班只有我一個人體會過這樣的感受,只有我一個人被訓練了40X5次,外加一年兩個學期。對老師來說,找一個寫字漂亮的學生來謄寫文件,自然是省時省力的方式,但何不讓所有的學生都練習20遍自己的名字,然後在正式文件上要求孩子們把自己的名字寫得又整齊又好呢?

習慣讓別人出頭

「你做起來應該很簡單吧?所以你來做!」這句話我聽了40年。

不只在學校,出了社會甚至當了老闆,與創業夥伴之間也是相同的情形。「你打電話溝通比較厲害,你來打」「你比較會處理奧客,你去跟他說」「你對這種企畫案比較擅長,你來負責!」「你上台不會怕,我會,你幫我講吧!」……,這些例子3天3夜也說不完。

我真的比較會溝通嗎?不是,是因為我常常在溝通。

我比較會處理奧客嗎?不是,是因為大家都丟給我。

我比較擅長企畫嗎?不是,是因為我已經寫同款企畫案N次了,架構都相似啊!

我上台不會剉嗎?不是,每次都是緊張得要命啊!但硬著頭皮上的次數多了,自然也就比較能呼吸了。

結果就是,因為重複的練習,所以原本已經在行的事情,又變得更強了。接著又因此自然而然「得」要多做一些,多承擔一些,又變得更強大了!那不會的人呢?就永遠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