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蕾剛從媒體業跳槽到上市櫃的傳產公司,擔任行銷公關經理,水土不合到讓她猛翻白眼,她用一種不知從何說起的無奈表情,對朋友抱怨新公司的文化:「你們說說看,這有沒有天理,line秒回居然不對!是不是很不可思議?」

換工作可說是「職場上重新投胎做人」,而這做人的道理、生存的法則,也可能因此大不同!

曉蕾同溫層的朋友, 個個都是職場上的「拚命三娘」,為了工作可以拋夫棄子,只要工作在身,只有拚勁,沒有人性與惰性。

「為什麼不對?哪邊不對?」姊妹淘異口同聲的詢問,也表達力挺!

她像是在快溺斃的水中,遇到浮木,緊緊抓住,面露喜色口若懸河的訴說起來:「我這家新公司,同事只在上班時間才回line,更誇張的是,連中午吃飯時間都不回覆,他們跟我說,這是休息時間,為什麼要回?太令人驚呆了!是不是很不可思議?」

「天啊!這什麼工作態度,時代變了嗎?」曉蕾的朋友們痛罵時代變了,細數自己過往不管多操、多累,就算半夜也會回覆主管,回首當年的賣命與賣力,吃苦當吃補的過往,贏得在場一片掌聲與認同。

可惜的是,聊天可以紓壓,卻無法解決問題,餐敘後,問題還是存在。

Line秒回卻不討喜,隔行職場文化如隔山

第一份工作會訓練出你的職場價值觀,曉蕾踏入職場後就被告知,要隨時回覆主管,從回電話、回msn、回line,溝通的工具不斷轉變,唯一不變的就是「即時回覆」才算是敬業,才是100分的好員工。

同事們「慢條斯理」回line,主管也沒譴責,這讓她腦中「職場好員工的守則」逐漸崩塌,像是個過期的軟體,沒有更新似的,跟公司文化,格格不入!

更慘的是,大主管發現只有她會秒回line,當別的同事沒有即刻回line,主管就敲她說:「幫我找一下某某某,請她看line」。

曉蕾暗暗驚呼,這樣下去,她不僅會變成「line總機」還可能變成「line尋人大隊」,這已經不是能者多勞了,而是會過勞!

入境要隨俗!九成的事情明天再處理也可以

俗話說「入境要隨俗」,她決定好好了解公司的習俗,午餐時間約了資深同事彎彎,細問生存之道!

彎彎笑著說:「我們大家都不會秒回啊!晚上下班後還要帶小孩,怎可能一直看手機?你以前的工作需要秒回,但你想想你現在手上的案子,是不是九成以上明天處理也沒差?」

彎彎還放慢語氣,若有所思加重語氣的說:「你這樣會把主管們寵壞!上下班時間會越來越模糊,以後標準拉高了,對大家都沒好處。」

一語驚醒夢中人,曉蕾開始試著只在上班時間回line,降慢自己的轉速,配合企業文化,把大腦中「是非對錯」的標準尺重新設定後,三個月後,開心的說:「下班時候不被line綁架的日子真好,原來不過度敬業,是這樣開心啊!」

轉業到新環境,先「停、看、聽」勝過求表現

每一種產業訓練出來的人格特質是不同的,轉業可以說是第二次當「新鮮人」,主管對於新鮮人期待不會太多,包容性也會比較高,但第二次當新鮮人的轉業者,往往急著表現證明自己的實力,卻忽略公司文化的問題。

如果曉蕾繼續用過去秒回line的工作態度做事,一定會招來同事討厭,因為這是破壞公司的潛規則,求表現沒有不對,但先融入組織文化,再來求表現,就能兼顧到人和。

我有個朋友在美國的土木工程顧問公司工作,剛就任時,用亞洲人的拚勁,每天都在公司加班到很晚,甚至把沒做完的事情帶回去做,效率果然領先大家。

有一天,有位資深同事毫不客氣的跟他說:「你是一個好孩子,也很努力,但我們其他人只想一天只賣給公司8小時,在時間內把事情做完就好,你把工作帶回家做,是用兩倍的時間來拚,這樣是不公平的競爭,麻煩你以後不要這樣做。」

我朋友被澆了冷水後,沮喪難免,但人在異鄉,加上膚色種族的壓力,他不再加班,卻也驚覺他光是在上班時間做,就可以做得比美國同事好,也因此讓自己的人生更輕鬆了點。

多年後,認真的他一路升官,有天公司要縮減組織揮刀砍人,當年勸戒他不要「破壞行情」拚命加班的白人同事被開除,打包時拿著箱子走過他身邊時,惡狠狠的說:「為什麼是我要走,這隻黃皮膚的猴子卻還可以坐在這。」職場是場耐力賽,一如龜兔賽跑,勝負從來不在鳴槍的那一秒。

兩個職場故事,有兩個觀念想跟你分享。

第一:道理是死的,人是活的

你認為的生存鐵律,換個產業,鐵律可能會生鏽到不適用。一如你眼中的美女、帥哥,對許多小動物來說,可能是長得很可怕,必須立刻逃命才能安心。外貌的標準跨了一個地區就不同、跨一個生態物種差異更大,「是非對錯」因情境、因人,因主管個性,本來就會有很大差別,期待環境改變,就如同蜻蜓搖大樹,很難撼動,不如改變自己來得快。

第二:展現自己,不用急於一時

新到一個環境,鋒芒不要太露,不用急著表現,懷才就像懷孕一樣,時間久了就會看出來,先觀察環境,思考展現鋒芒又不討人厭的方法,這才是有智慧又成熟的職場人。

本文授權:黃大米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