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昨天謝謝你幫我們拍照,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拍畢業紀念冊!過去只能羨慕別人有、我卻沒有,很幸運能碰到你們…」一名原住民女孩日前在參加「義拍偏鄉畢冊圓夢計畫」後,在發起人楊文逸的臉書上留言;雖然只是幾句童言稚語,卻令連續第4年全程參與偏鄉義拍的楊文逸紅了眼眶。

7年級生楊文逸家住新北市新莊區,是在都會區一般家庭長大的孩子,「我們家雖不富裕,但在父母全心全意呵護下,孩子們從不缺衣少食,且感受到滿滿的愛,所以我一直很知足感恩,希望有朝一日能靠自己的能力,回報親恩及這片滋養我的土地!」

亞洲數媒系同學組工作室,為偏鄉孩子義拍

2015年楊文逸與另兩名同為亞洲大學數位媒體設計系畢業的同班死黨盧柏廷、利庭嘉三人在婚紗攝影界努力多年後,終於創立共同工作室;為紀念事業上小小的里程碑,3人透過臉書主動募集需要畢冊義拍的偏鄉學校,沒想到卻有如打開小叮噹的任意門,將其人生推向另一個境界。

「過去只能羨慕,第一次有機會拍照」攝影師偏鄉義拍畢業紀念冊,童言童語讓人落淚
2015年起攝影師楊文逸(右一)免費幫助偏鄉孩子義拍,連續4年、近50所校次無役不與。(楊文逸提供)

楊文逸說,雖是分文不取的義拍,但因當時三人沒什麼知名度,第一年只有苗栗泰興、屏東牡丹及三峽民義3所國小賞光。但到牡丹國小那天,在完成拍攝的午後,他走到教室外閒晃,無意間聽到一名當天參與拍攝的原民女孩,邊打掃走廊、邊用母語哼唱著,且歌聲隨著四周山谷迴盪,久久遼繞不去,「我真沒想到自己小小的專業,竟能帶給這裡的孩子這麼大的喜悅與滿足!於是我在心裡發願:不但要年年義拍,校次還要一年比一年多…」

連續4年、近50校次無役不與,唯有楊文逸

發願不難、做到不易,更難的還要能堅持下去!2016年楊文逸等人募集到需要畢冊義拍的偏鄉國中小增加到8所,也開始有了更多志同道合的職業攝影師加入他們上山下海的行列,去年、今年亦復如此,但能連續4年、近50所校次無役不與者,卻唯有楊文逸一人。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隨著去年報名義拍學校倍增至19所,雖攝影師皆為義務拍攝,但為籌措團隊交通、食宿、畢冊印刷等成本支出,楊文逸首度嘗試透過公益募資平台募資,也破天荒在18天內就達成了籌款目標30萬元,卻因不擅會計的他壓根算錯了帳,最終還是自掏腰包貼了新台幣8萬多元。

「今年的情況也沒好多少…」,雖然為21所偏鄉學校義拍畢冊,在募資平台上設定的募款目標42萬元已提前兩周達標,但因楊文逸又再度按錯了計算機,算算團隊至少要在5月6日前再多募5萬元,收支才能勉強打平。

每年工作停擺2個月、倒貼數10萬元


沒房沒車卻瘋狂回饋

更甚者,為了到偏鄉義拍畢冊,楊文逸已連續4年每年都工作停擺長達兩個月,期間非但沒收入,且已累計倒貼了數十萬元,令人不免質疑難道家人都沒意見嗎?

對此楊文逸苦笑著說,35歲的他已值適婚年齡,雖有交往3年的女友,卻至今沒房沒車,滿腦子就想著怎麼給偏鄉的孩子更多?很多人都曾滿臉狐疑地問他:「莫非你幼時家裡發生過什麼事?接受過什麼特別幫助?現在才要這樣發瘋似地回饋?」

楊文逸說,一路走來,要他說完全不辛苦、不徬徨…,那是騙人的,因為不要說女友家人了,就連他自己的父母都很擔心,再這樣下去,他的人生會不會完蛋!?

求籤獲鼓勵,「偏鄉小朋友需要就該做下去」

抉擇的十字路口,今年3月楊文逸與女友到廟裡求籤,抽到籤詩上寫著:「月上吟詩月下歌,逢場作戲笑呵呵,相逢會處難藏隱,喝啋齊聲嗹哩囉。」這雖是張大吉籤,卻看得他一頭霧水。後來廟公解釋,籤詩內容是藉戰國時代一個小兵立大功的故事,要他繼續堅持自己想做的事,「我不是迷信的人,但此時此刻這首籤詩卻像一劑強心針,鼓勵著我:只要偏鄉小朋友需要,就該做下去!」

然而即使有了愈來愈多人的支持,圓夢計畫仍年年「虧損」怎麼辦?此時楊文逸露出大男孩般的笑容說:「這讓我意識到個人能力的有限,就算我什麼都願意做,且從來不想以個人英雄自居,最終還是不得不承認,我真正擅長的只有攝影而已。」

期待年輕人加入義拍偏鄉畢冊圓夢計畫

所以,楊文逸真心期待,未來能有更多認同「義拍偏鄉畢冊圓夢計畫」的各行各業年輕人加入他們的行列,因為唯有集眾人之力,並透過術業有專攻的分工,才能持續做好這件對偏鄉孩子們人生來說,非常重要且有價值的事!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過去只能羨慕,第一次有機會拍照」攝影師偏鄉義拍畢業紀念冊 童言童語讓人落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