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習慣安穩地做代工,突然面臨原物料、工資上漲的局勢,該怎麼辦?做耶誕樹起家的聯燈企業躲過代工廠倒閉潮,翻身研發公司,讓台灣6成百貨的耶誕樹都出自他手,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你現在位於《商業周刊》全新推出的「管理頻道」,我們用最新的企業案例,帶你思考數位浪潮下該如何轉型、戰勝不景氣!
☛訂閱管理趨勢報,每週免費獲得管理頻道最新消息

每逢耶誕節,各大百貨公司前爭奇鬥豔的巨型耶誕樹,都會變成熱門拍照打卡點。但你能想像,全台竟有超過六成百貨的大型耶誕主題裝飾,都出自同一間公司嗎?

它,是聯燈企業,每年生產上百萬棵樹,更因為品質精良,平均單價約為同業的五倍,市場卻仍趨之若鶩,從新光三越、Sogo百貨、統一時代到總統府,都是它的客戶。背後掌舵者,究竟是怎樣的角色?

國中畢業就到工地做學徒,十五歲即升任正式的挖土機師傅的創立聯燈企業「耶誕樹大王」蔡濠任,某次因緣際會接觸到耶誕數代工,順利地轉職做了兩年,忽然情勢驟變,台灣工資與原料直線上漲,促使業界龍頭決定將生產據點移至中國,一口氣帶走多間代工廠,選擇留下來的,則紛紛轉行或倒閉。

眼看產線全部停擺,早已入行兩年的「熟手」,只好彎下腰來,從最源頭開始自學。不會研發樹型,他就直接開車到山裡,鎖定形狀最漂亮的幾棵樹,用紙筆臨摹出來,再回工廠土法煉鋼,反覆實驗枝椏的長度、結構和比例,究竟該怎麼組合,才能如實重現不同樹種。

不知從何找訂單,他就頻頻到世貿和各大展會排隊登記,不放過任何展現實力的機會。空轉半年後,好不容易有國外訂單找上門,蔡濠任一打聽,才發現原來是個各大製造廠都不願接的「特急單」,短短六十天的交期內,要做出六十萬個耶誕花圈、一百萬棵小型耶誕樹,規模之大,是他過往訂單的六倍。以家庭代工廠的規模而言,幾乎不可能。

「但錯過這次機會,我不知道還會不會有,只能拚了!」他咬牙重新安排產線、分批出貨,還請來六十幾個工讀生,所有人日夜趕工,最後在七十天內出完所有的貨。這一仗,為聯燈在國內貿易商和海外客戶間打響自家名號,也從此打開外銷之路。

一九九○年,百貨公司首度找上蔡濠任,請他製作一棵五十尺高的巨型耶誕樹。相較於穩定的外銷訂單,內銷的可預期性低、須機動交貨,相對難度較大;而百貨公司、私人企業與政府單位所訂製的巨型耶誕裝置,又是每年挑戰性最高、成就感也最強的項目。

五十尺高的耶誕樹,大約接近六層樓高。除了保有耶誕樹材質之外,背後更牽涉到骨架、結構、配電、外觀設計等層次,還要注意牢固與安全性,複雜度幾乎不亞於一般的建築。也因此,蔡濠任以當年駕駛挖土機的工地經驗,找來各方專家「組隊合作」。「台灣蓋房子、搭鋼骨的鐵工很強,就可以拿來用在耶誕樹上啊!」

耶誕樹全數完工後,又再一層層拆開成多等分,分批在深夜載往百貨公司,在打烊中的十一個小時內完成組裝。這,不過是一間百貨的工作量,而平均每一年,聯燈都有五到十棵巨型耶誕樹要製作。

近乎完美主義,也正是他的產品價格是同業五倍的原因。比外觀,蔡濠任平均每年研發兩款新樹型,例如目前正風行歐洲,形狀較不完美,但仿照樹木自然生長外觀的「仿真冷杉耶誕樹」,全台就只聯燈有。比材料,他同時能做傳統PVC、仿松針以及光纖等多款材質,必要時還可互相混搭,不僅枝葉展開後更茂密,還兼具環保訴求,主打埋進土壤一年,即可自動分解。

如今,這名十五歲入行的挖土機司機,已變成年營收初估兩億元的耶誕樹大王,且堅守「少量多賣」,寧可每年研發大量新品,但每個客戶都不提供超過十個貨櫃,也絕不重蹈覆轍,如當年幽雅企業般,承擔單一客戶占比太高的風險。目前營收比重,外銷一般耶誕樹約占六成,巨型百貨裝置約占四成。

「全球低價耶誕樹越來越多,但我對台廠的競爭力很有信心,」環顧產線上滿滿的綠意,蔡濠任發下豪語:「我的夢想,是搭出一棵金氏世界紀錄最高的耶誕樹,不只台灣人,讓全世界的觀光客都來看!」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