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耶魯大學的研究團隊聲稱利用幫浦(pumps)、加熱器和人造血液技術,成功讓身首分離的豬腦於體外存活長達36小時,雖然看似為人類移植醫療帶來前景,但實驗也再度引起道德倫理辯論。

《麻省理工技術評論》報導,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縮寫NIH)於3月28日舉辦的會議期間,耶魯大學神經科學家Nenad Sestan領導的團隊透露了這項豬體研究。

Nenad Sestan表示,他的團隊曾經從屠宰場收購了100~200頭豬的大腦,於斷頭4小時內使用名為「Brain Ex」的系統將豬腦連接上管線與儲存容器,以幫浦、加熱器和人造血液持續將新鮮氧氣輸送至大腦、小腦動脈及腦幹,最終成功讓身首分離的豬腦於體外存活長達36小時。

根據團隊觀察,豬腦中數十億個神經元「健康且能正常活動」,除了某些細胞可能因為豬腦沒有完好保存而受損死亡,但離體豬腦在技術輔助下的活躍程度被研究人員描述為「不可思議」。

不過包括Nenad Sestan在內的17名神經科學家與生物倫理學家,也率先於《自然》期刊發表了一篇社論,呼籲類似的大腦實驗研究必須建立特殊保護規範,一旦研究實際應用到人身上,將帶來嚴重道德隱憂,比如:萬一人腦真的在體外「復活」了,一個人是否也會在聽覺、視覺、其他任何感覺都被剝奪的情況下「甦醒」?他們會保留記憶嗎?研究人員又能合乎道德的處理人腦嗎?

科學家:不朽想法令人憂心

來自英國倫敦大學高級研究學院(SchoolofAdvanceStudyattheUniversityofLondon)的神經生物學家科林‧布拉克莫爾(ColinBlakemore)接受《BBC》採訪時表示,連科學家聽聞這類技術都覺得邪惡,因此將技術開放給公眾辯論非常重要;對那些考慮以手術保存大腦、並等待移植至新身體以繼續存活人世的「不朽」想法,他深感不安,「地球人口已經過剩,世界需要有讓年輕人闖盪的空間與想法。」

大腦是意識的來源,與其他器官如肝臟、腎臟都不同,這些豬隻究竟是在大腦被摘離的那一刻即死,還是大腦完全停止活動後才死亡?雖然Nenad Sestan以腦電圖相當於昏迷狀態的腦波保證,這些離體豬腦在實驗期間「並沒有意識」,但沒有意識不代表牠們沒有活著,而萬一研究人員錯了,假若豬腦事實上還保有意識,那麼這些豬隻很可能在實驗期間經歷所謂生不如死的酷刑。

這項技術也可能顛覆傳統死亡的定義:豬隻實際上還活著是否有意義?宣布一個人死亡的標準是什麼?是心臟停止跳動、呼吸中止、還是大腦意識永久停止才是死亡?人類可以為了自己的「永生夢」而屠殺其他動物做實驗?隨著時間推移,技術將使這些問題變得更複雜。

科學家是否有能力創造並控制大腦研究發展,我們沒有答案,但耶魯大學的豬腦實驗已經表明我們正在踏上這條路,日前一家新創公司Nectome更是推起這波「大腦備份」浪潮,利用化學方法保存客戶的大腦數年甚至千年,但較驚悚的是客戶必須在彌留之際就開始進行大腦防腐處理,麻省理工學院也因此與該公司斷絕關係。

資料來源:

Scientists Kept Disembodied Pig Brains ‘Alive’ for 36 Hours—and It’s Testing Our Conceptions of Death
Researchers are keeping pig brains alive outside the body
Ethics debate as pig brains kept alive without a body

本文獲「科技新報」授權轉載,原文:科學家新實驗成功,豬腦身首異處還「健康」活了36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