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

在數位經濟時代,一位數位創業者想走出台灣、向世界叩門,該怎麼做呢?《商業周刊》訪問投資遍及美國、中國與台灣等地的創投和新創服務公司後,歸納出4個關鍵...

一、善用網路搜集資訊

傳統台灣商人布局世界時,往往倚賴人際網絡口耳相傳、雙腳走遍一場又一場的商貿展會;先時代經營者必須透過網路先做足功課,再選定目標出手。

沒有創業組織協助、也沒有創投引薦,從台灣走向美國、香港、冰島與愛沙尼亞等地布局,App代工公司「週可思」(Zoaks)與比特幣跨境支付公司「Wagecan」的執行長胡晉豪所展現的,其實是「千禧世代」(一九八○至二○○○年出生者)善用網路的「Work Smart」特質。

例如選擇香港金融機構做為比特幣跨境支付發卡單位,是他上網搜尋、比較各國金融自由程度,以及對數位金融的開放與否,還有發卡與作業成本,最後直接鎖定香港。先一間一間銀行寄電子郵件、打電話詢問合作可能,最後確立目標才飛去香港面談。

與愛沙尼亞政府單位合作,胡晉豪同樣也透過網路了解該國的「數位公民」(e-residence)制度,完成所有前期接洽,才飛往當地,決定設立據點。

第二、訂定創業題目之時,建議以「B2B」(Business to Business)或網路基礎服務為主。

協助各國App團隊進入中國市場的上海卓易科技台北辦公室總經理詹群毅認為,創業本質是解決人的問題,得對目標客群的文化與行為有深度理解。跨入異文化已經不簡單,如果進入文化強勢國家如美國,想做他國消費大眾市場,難度又更高。「使用者有太多選擇,你服務有一點不到位,就沒機會了。」

心元資本創辦人鄭博仁建議,台灣創業團隊想走到海外,選擇資訊安全、行動支付方案這類舉世皆然的基礎服務較有機會成功。但他提醒,即便如此,也應先以本國市場為重,「很多人一開始就討論我該不該去中國、印度,但你連把本國市場做好都還有一段距離,也不確定這需求是否扎實……,在熟悉的市場裡做到最好,自然會有人推著你走出去。」

第三,得學會台灣人民族性中往往較欠缺的「包裝自己」能力。

常駐在矽谷的美國中經合集團投資合夥人黃君耀,近年看過逾五十組想去美國發展的台灣創業團隊,他發現,台灣團隊在溝通表達、行銷包裝的能力上,往往差歐美一大截。他舉例:「比方說介紹自己團隊,每個人就是把學歷、曾經在哪家公司工作,很單調的說出來,但這不是重點,不夠有說服力。重點是你做過什麼,因而獲得哪些能力?」

他建議台灣團隊向歐美的投資人簡報時,至少得做到:其一,將故事講得簡短卻精彩。最好的方法,是能在十幾張簡報內,把自己團隊的最大亮點標識出來,「可能台灣社會比較內斂,外國人都很會『吹』、很會講。」

其二,黃君耀認為更重要的是「你要對潛在跟現有對手透徹分析,告訴別人『我比這些人都強』,原因在哪?要把優勢非常清楚的講出來。如果今天有團隊跟我簡報,內容完全沒提競爭對手,會讓人打很大折扣。一定要給人理由,為什麼投資我,而不是投資別人?」

最後,則是在走向世界時,善用台灣資源,連結人脈與資金。

之初創投創始合夥人林之晨認為,進到陌生市場募資時,陌生拜訪的效率其實很低,「連在台灣,人家對你沒有基礎信任,要從零建立,已經是很冗長的過程,陌生國家的人,更不知道他對你的信任程度在哪裡。」

黃君耀表示,其實在矽谷,有很多台灣成功創業家跟創投很樂意幫助台灣人,例如有「矽谷台灣天使群」,或臉書上也有常駐在美國的台灣創投社群。即便一開始英文不夠好,也可以先透過台灣政府的「創新創業中心」、「台灣競技場」等單位引薦,「經過台灣背景的創投會簡單很多,例如我未必能幫每個團隊,但很樂意轉介。」

數位經濟淘汰比起傳統產業更快、更殘酷,但低成本、低勞力,且可以跨越地理限制的特性,其實給千禧世代更多走向國際的機會,試著把目光向外看吧!

成功跨國創業4心法總結

1.網路Work Smart:善用網路免費資訊,選定目標,出手前做好所有準備
2.生意取最大公約數:選文化敏感度低的「B2B」生意,避免文化差異導致失敗
3.放下謙虛推銷自己:面對善於包裝的歐美競爭者,要放下矜持才能成功募資
4.人不親土親:透過海外的台灣創投社群引進門,縮短打入異國的摸索期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