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穿過一大片公園綠地,周圍風景新舊交錯,有上世紀的古老建築,也有設計新穎的辦公大樓,道路寬敞,路上行人不是很多,經過了15分鐘,到達我住的酒店,這裡是柏林。

我來參加一場國際論壇,通常我不會去太遠的地方,但由於舉辦地點是柏林,於是便毫不考慮地報名了。過去10年,除了英國以外,我幾乎沒有去過其他歐洲城市,但我怎麼能錯過柏林?這是有生之年一定要造訪的地方。

柏林在二戰期間飽受戰火摧殘,但現已看不到歷史傷痕。離開那天我雇了一部車,載我到城市各個景點參觀,我特別去了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在一排排水泥方塊中人會迷失方向,感受到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這次研討會第一場的演講人是德國前副總理兼外相,他經驗豐富,和我們介紹歐洲現況。當今民粹主義盛行,法國總統和德國總理努力想團結歐洲,但東歐和南歐國家卻在經濟、政治和外交上不斷出現狀況,領導歐洲就像一項不可能的工程,更不用說川普總統所帶來的麻煩,歐洲人對他的觀感一點都不好。

柏林是歐洲的政治中心,因為德國是歐洲經濟龍頭、全球創新引擎,前兩年又接納了最多難民,扮演起老大哥的角色,現在則和法國共同領導歐洲。但是在柏林,你不會感到濃厚的政治味,整體氛圍傾向和解與和諧。

「統一」是德國的主要訴求,過去統一東西德,現在統一大歐洲,這其中不僅有前瞻的遠見與智慧,更需要無窮的耐心和包容。

歐洲現在有一股反思的浪潮,重新檢討經濟和政治一體化。英國政府估計,脫歐2年內,英國GDP減少3.6%~6% ,對英國每個地區的每個部門都將造成負面影響。部分產業業者因為關稅壁壘需繳更多的稅,都很後悔,但已經來不及了。

上周南北韓進行歷史性和談,金正恩破天荒親自赴南韓、表達善意,雙方放下武裝對立,共同探討和平與繁榮,金正恩承諾完全棄核、年內終戰。

在南北韓握手和解的同時,上周另一個重要事件是印度總理莫迪訪問中國,和習近平進行會談。去年這兩個全球最大的國家幾乎開戰,但這趟「破冰之旅」成功修復了雙方關係。習近平表示中印要全方位合作,印度智庫學者認為,印度會與大陸共同反對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原先大家預期的「龍象之爭」和平落幕。

這說明了什麼?全世界都在追求和平與合作,沒有人希望戰爭。中國已成為全球公認的經濟與政治領袖,從北韓到印度,大家都想與其保持良好關係,即使川普也不斷強調習近平是他的「好朋友」,金正恩更視習為「老大哥」。全世界把中國搞得怒火中燒的,除了小英和賴清德外別無他人,這是勇敢還是愚蠢?可憐的台灣人民只能跟著受苦。

兩韓融冰後,國際專家預測亞洲軍事熱點,下一個將是台海。最近大陸軍機戰艦繞行台灣,美國戰機巡弋南海,台灣風險快速升高。

台灣過去引以為傲的,是我們的民主價值。美國政治學者福山曾表示自由民主是人類政治發展的終極的型態,但近年也承認民粹主義已成為新的世界秩序。其實重點在於經濟,全世界有不少成功的專制政權如菲律賓杜特蒂,其關鍵在於經濟成長而非槍桿子,連金正恩都知道他位子要坐得穩不是靠核彈,而是要能餵飽人民的肚子。

台灣正處在歷史的臨界點,假如民主被專制否決、公義被蠻橫壓抑、良知被權力蒙蔽、理性被意識扭曲,那麼台灣作為獨立個體的價值將不復存在。全世界分分合合,「和」與「合」正逐漸成為新的普世價值。

民進黨政府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權力,但台灣淪落到什麼樣的境地?全球孤立、兩岸角力、社會對立、族群暴力、人民無力。亞洲國家如菲律賓和印尼的威權政府早已被人遺忘,連北韓都開始努力發展經濟,民主的台灣卻以轉型正義為名,對歷史和對手展開清算,不惜一切代價,把重要的事情擺在一邊。北韓即將從谷底翻身,台灣卻正從高端向無底深淵墜落。

台灣真的那麼沒有希望嗎?當然不是!我們掌握了全球經濟和科技的核彈──半導體。最近川普對大陸中興通訊展開制裁,不允許高通出售芯片給中興,對其形成致命打擊。高通是台積電最重要的客戶之一,而聯發科產品也遍布中國市場。

台灣擁有最關鍵的經濟武器,為何不能像金正恩、從棋子變成棋手?小英為何不能學習文在寅,斡旋於強權之間,化敵為友、反敗為勝?在全球舞台上,台灣必須從supplier轉型為partner和deal-maker。

小英需要轉念,拋開政黨私利,以人民為念。她當然可以做得到,把文在寅三個字重新組合,唸起來就是蔡英文!

台灣需要想像力,John Lennon的「Imagine」描述一個沒有戰爭的世界,所有的人和平生活在一起,這已不是夢,而是現實。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