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進辦公室,看見其中一位同事擰著眉頭講電話,另外兩位同事用一種同情的眼光看著我,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講電話的同事正在解釋:「不是只有短短兩個小時的問題,加上來回車程也要大半天,而且,老師每一場演講都要花很多時間準備…」

「有沒有去演講跟有沒有愛心是兩回事吧?」

「老師確實是很忙碌的,她每天都有很多工作要做呀…」

好像總是這樣,每當演講邀約的電話打進來,邀請方總是無法接受拒絕,必定苦苦相勸或說服,甚至要搬出「這也算是做公益」或是「如果有愛心就不會拒絕」這一類的話。於是,最後的結論就是:「只不過耽誤兩個小時的時間做公益的事都不願意,真是太沒有愛心了。」

明明是一個邀約,一旦拒絕,就覺得像是做了一件壞事,甚至變成了一個壞人了。很多時候,我們難以拒絕許多人和事,恐怕也都是這樣的情結吧。就花一點時間幫幫忙,讓別人開心吧,我們這樣想著。於是,在這裡花一點時間,在那裡又花一點時間,好多點時間都給了別人,而我們自己該做的事、想做的事,反而耽誤了,這下子不開心的就是我們自己了。為什麼我們天天與人為善,卻覺得不開心呢?因為,我們沒學會拒絕。

年輕時候為了討人喜歡,我幾乎是無法拒絕別人的,而後我發現,需要幫忙的事愈來愈多,需要幫忙的人也愈來愈多。有時候做好了這件事,沒做好另一件;幫到了這個人,沒幫到另一個,於是招來埋怨與指責。怨怪的人並不會因為我曾經給予他的幫助而諒解我,這讓我感到沮喪,也感到驚奇。原來,當我們一再的答應別人,給予幫助,只會讓別人感覺理所當然。

我的朋友美琴和先生開了一家貿易公司,因為生意還不錯,嫂嫂和弟弟都在公司裡工作,她的先生因為心肌梗塞過世,她又奮力撐持了五年。美琴過了60歲生日,感覺體力大不如前,很想將公司脫手,可以自在的四處旅行,也可以去美國和女兒、外孫小住一段時間。嫂嫂和弟弟捨不得她把公司賣掉,卻也無力買下公司,協商了許久之後,美琴年邁的母親出動了。母親先誇獎美琴這些年幫了家裡很多,讓哥哥、嫂嫂、弟弟、弟媳婦都能買房子,而後,話音一轉就勸美琴不要那麼計較,人活著只要有一口飯吃就可以了。公司不要賣別人,意思意思,一、兩百萬賣給弟弟就好。美琴解釋給母親聽,她的公司已經有買家了,買家願意出五千萬,怎麼可能賣給弟弟?母親勃然大怒:「啊妳這個人怎麼這麼自私!」

美琴傻在當場,她環顧一旁的手足,突然明白,他們都覺得她是個自私的人。雖然她已經打拚了那麼多年;雖然在她的幫助下家人的生活過得很好;雖然她已經安排好了嫂嫂和弟弟的退休金等等,他們還是覺得她自私,因為她做的決定不符合他們的期望。他們期望她放棄五千萬,只取一、兩百萬,否則就是自私。這種違反人性的期望,難道不自私?

美琴悍然決定當一個自私的人。她說先生與她胼手胝足創建公司,餐風露宿的四處打拚,年輕時有一餐沒一餐,為的都是要成功。體力透支太多的結果,先生中年驟逝,帶給她很大的悲痛和警示,必須要好好活著,應該要享受人生。該做的都做了,該給的都給了,她想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這樣就是自私,她說她就要自私一次。

我的學生建新在國小擔任代課老師,他近來常常接到電話,父親要求他到醫院去陪伴癌末的叔叔,帶給他很大困擾。「你和叔叔感情很好嗎?」我問他。他說一年見一次面,算不上熟。「叔叔自己沒小孩嗎?」他說叔叔有三個小孩,一個在念書不能分心,兩個在工作不能請假。「你也有工作不是嗎?」他說爸爸覺得學校裡老師多,請一下假也不會怎麼樣。

「爸爸為什麼不來照顧?」他說爸爸在南部工作,還沒有退休。

「難道不能請個看護嗎?」叔叔說外人照顧他不習慣,還是要自己家裡人,所以都由嬸嬸照顧,但因為嬸嬸身體也不好,所以希望建新能去幫忙。

建新後來終於告訴爸爸,他不能再請假了,他會丟掉工作。爸爸叫他好好跟學校講一下,學校會諒解的。建新說根本不可能,勸叔叔請看護吧。爸爸很生氣的罵:「養你養到這麼大,怎麼會變成這樣自私的人!」

建新紅了眼眶,很委屈的問我:「我真的是一個自私的人嗎?」

我想,他的自私應該排在很後面。他的爸爸既然如此愛護手足,為什麼不請假或提早退休來照顧?叔叔有三個孩子,為什麼不能輪班去醫院?叔叔明明生了重病,為什麼不肯請看護,而要如此折騰家人?在我看來。這些人都比建新自私。

為了利己,向他人提出要求或索討的人不自私;他人因為做不到而拒絕了,反而是自私。這是什麼神邏輯?

心理學大師榮格曾經說:「與其做好人,我寧願做一個完整的人。」關於拒絕,我此刻的想法是,如果不拒絕那些不想做的事,就沒有時間與心力去做真正想做的事了,這是生命的浪費。

關於自私,我不再懼怕這樣的指控了。雖然無法滿足別人的期待和欲望,但是能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好,不造成他人的負擔,這已經是一種美德。

拒絕乃是必須,自私實是美德。

書籍簡介

書名:我輩中人:寫給中年人的情書
作者:張曼娟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8/03/30

簡介:

中年是家庭的承擔者;中年是老年的起點;中年有覺醒的力量;中年之愛閃亮激昂;中年可以通達、自由與自在;中年是走向渡口,尋找一條船──那條船能穿越歲月的湍急洪流,使我們成為真正的「大人」。

大人不必討好他人;不必與全世界和解;不再等待成功;不再追求名利,因為確實明白,真正重要的是什麼。睿智、慈悲、雋永;「大人」的存在,就應該要閃閃發亮。

「人到中年,常發覺有許多的延宕:那些要做的事、該說的話;想愛的人,都被延宕了……已經來到下半場的我們,怎能不好好彌補?」——張曼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