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物聯網時代,企業要想切入某個領域當要角,必須以生態系的全面性策略思考,找出最適舞台,並建立新的知識和能力,才能創造自己的新價值和優勢...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

第一名的光環,往往成為企業轉型時的負擔。就在台灣多數的電子業仍陷在轉型升級的焦慮時,從上個世紀末便已是全球筆電代工市占第一的廣達電腦,卻已華麗轉身,躍上了雲端。

廣達旗下銷售資料中心軟硬體解決方案的自有品牌──雲達科技(Quanta Cloud Technology),已經以「QCT」品牌,成了資料中心晶片霸主英特爾的伺服器合作夥伴。在資料中心領域,廣達的對手已不再是緯創、英業達等代工廠,而是聯想、戴爾等國際品牌。

「我們一九九九年是世界第一大的筆記型電腦(代工廠),但那是大學畢業而已,現在我們經過多年努力,拿到雲端的第一名,這是我們的博士學位!」廣達電腦董事長林百里二〇一七年在該公司家庭日上開心的宣示。

一頭營收近兆元的巨象,如何從樣少量多,「毛三到四」的筆電,走到少量多樣,毛利率平均有九%的伺服器領域?

「我們已經努力了好久好久!」廣達資深副總經理暨雲達總經理楊晴華回憶,大約二十年前,廣達正攀上筆電代工頂峰時,林百里便已不滿於現狀,看好未來網路普及,高毛利的伺服器將成為電腦業重要戰場,因此布局該領域。

但廣達真正在資料中心立足的第一步,是二○○四年,楊晴華接掌該事業單位後,推著廣達走出一條高難度的差異化道路。

當時,資料中心產業內的廠商,只能做好資料中心三要素:「伺服器、存儲、網路交換器」的其中一項。楊晴華為了墊高競爭力,決定水平整合,自主研發這三項產品,提供客戶一站購足服務,「我們這做法,讓我們(在市場上)非常獨特,這就是我們的競爭門檻。」

靠著此舉,廣達領先同業,跳過惠普、戴爾等品牌廠,直接替Google、臉書等巨頭代工,開拓出較高毛利的「白牌伺服器」市場。

過程中除了得在研發下倍數的功夫,更重要的,是得從單點、片段的思考,進化成面面觀的思維。得站在客戶立場,自行規畫完整的架構。「以前我們只習慣做腳或身體,但不知道怎麼組起來變成一頭大象,」一路參與轉型的廣達副總經理謝立峰進一步比喻,我們還得知道大象的草原哪裡有水草、哪裡有危險,要了解整個生態系。」

此外,組織內更得加入代工時期從來沒有的角色。例如由資深工程師轉任,能自行開出產品規格的架構師;掌握客戶與供應鏈技術藍圖的產品經理;就連業務能力都得升級,不再只是跟品牌窗口維繫關係,而得說故事、畫願景,「以前我們其實不知道怎麼賣東西給客人,」謝立峰坦承。

白牌伺服器領域做到最大後,廣達於五年前再一次跨出舒適圈,進軍軟體,以子公司雲達科技推自有品牌QCT,提供軟硬整合的解決方案。

一個做了硬體代工二十四年的公司,要跨足軟體,且發展自有品牌,就像一個人到了中年要開創第二人生一樣困難。「你過去成功的因素,往往是未來失敗的主因,」楊晴華表示,為了不讓廣達的硬體文化壓過軟體,他將軟體人才放在獨立的子公司雲達,並在廣達的「硬體腦」遇上雲達的「軟體腦」磨合上,特別費心。

為此,楊晴華親自跳下來搭橋,每週召開不只一次會議,讓硬體與軟體部門面對面溝通,親自擺平雙方矛盾,持續超過一年,「重點要讓大家理解,彼此的利益是一致的,大家是不是想過得更好?」

基層的磨合之外,更難的是,這群硬體代工出身的經營者與高階主管,如何打破自己的慣性思維?

楊晴華開玩笑的說,這就像是成立一個新興教派,重點是身先士卒,再由上而下不斷洗腦。 謝立峰回憶,二○一一年,林百里便請了管理顧問替主管上課,持續約一個月的工作坊,每週讓大家針對各種雲端議題討論,「我心胸突然開闊,知道我們有機會跳脫代工。」

工作坊結束後,林百里與廣達副董事長梁次震更親自督軍,每個月與楊晴華共同主持會議,充分展現轉型決心。

沒有戲劇化的V型反轉、也沒有起死回生的故事,廣達今日在資料中心領域的成績,是二十年來一趟不斷改變自我定位的旅程。「你不覺得很興奮嗎?有機會能趕上一個新趨勢、新時代。」建立自有品牌的腳步還沒歇下,楊晴華已經望向5G與人工智慧的資料中心大時代,要再度啟程。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