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感謝在這段期間,由於George、Jason及全體同仁的努力,以及供應商、銀行、投資人與媒體朋友的支持下,我已達成階段性任務,能放心且深具信心依原訂計畫在今天卸任交棒!

去年5月,JT(宏碁公司前董事長)表達有意請辭董事長乙職,當時董事會予以婉留,同時希望他能先負起啟動公司變革及傳承的責任,我們也支持他所推薦的接棒人選-Jim Wong(宏碁公司前總經理),並一同負起責任。

後來董事會由於感到他們在思維方面仍難有所突破,因此董事會希望由我成立變革委員會並擔任召集人,推動公司的變革轉型。

實際上在JT表達辭意後,我就開始物色公司新董事長的接替人選,原本我希望Jim Wong有朝一日可以更上一層樓,接下棒來,不過觀察一段時間後,感覺他對推動公司大幅變革的意願並不高,因此我也一直在思考未來的替任人選。

由於客觀環境變化大,加上公司的組織也相當龐大,需要找到有足夠經驗的人,同時還要對Acer有足夠的了解,且還願意對交棒傳承有所承諾,後來我說服了Acer共同創辦人George,他勉強同意,改變了他原本的退休規劃來擔任中繼投手,扮演這個短期而關鍵的角色。

因此董事會去年11月5日請他先擔任變革委員會的執行秘書,與我一同推動相關的變革工作,並在今日正式接棒擔任宏碁公司董事長。

而在去年11月21日因JT與Jim翁雙雙堅辭下,我在沒有其他選擇下,臨危受命,同時接下董事長、執行長、總經理三個職務,我是基於個人的社會責任才回鍋擔此重任,因為公司經營的成敗攸關許多同仁的生計,更影響許多利害相關者。

而在我上任後,變革的首要工作就是重塑組織文化,展開【5X5】的變革行動:

1.引進王道的組織文化:重塑公司建立一個追求創造價值、利益平衡的王道組織文化,強調東方與西方的文化雙融,追求東方的心法與西方的方法、創業與專業、及創新與紀律的文化雙融。

2.組織重整為五大事業群:五大事業群提拔年輕的幹部,公司的傳承接班已全面啟動,將讓中生代負起重任,給予更多磨練的機會及舞台,建立傳承的機制。

3.組織運作的五大原則:變革轉型後組織運作的五大原則包括“end to end”(價值鏈端到端)、“begin to end”(時間軸由始到終)、 “transparency”(透明性)、“accountability”(問責)、“one Acer”,讓組織上下凝聚共識,儘快落實執行新的公司流程、組織架構、財務管理。

4.決策形成的五C原則:以「五C」做為公司由上而下的管理決策原則,所謂的「五C」就是:「Communication、Communication、Communication、Consensus、Commitment」,讓公司成為有效的學習型組織。

5.五大變革步驟不斷周而復始:包括塑文化、擬願景、定策略、調組織、採取行動。

我也很高興在老天爺安排下,讓我有機會將王道思維引進公司,並落實在經營一家全球性的企業。如今變革轉型的初步架構已確立,我也完成了階段性的任務,可以依原訂計畫交棒給George。

推動變革最怕的就是人心浮動,因此內部要先穩住,在變革期間的過渡管理,如何將內部溝通的共識進一步加以落實,是相當重要的工作。

而為了企業的永續經營,更需要不斷創造價值,很重要的是,價值要以“六面向價值”(有形/無形、直接/間接、現在/未來)來思考,除了重視顯性價值外,更要重視隱性價值,才能突破統組織的半盲文化,以利組織的有效運作及永續發展。

目前變革委員會的三位成員包括我、George、Jason,我們經常利用中午時間溝通,建立共識並採取行動。目前Jason最辛苦,他經常到最前線,面對面、視訊或以電話盯住業務發展,希望先恢復公司的競爭力,並儘快反應到財務報表上。

因為面對很現實的內外信心問題,雖然我們做了很多打底的地下基礎工程,但仍需浮出水面,大家看得到才能取得大家的信心。

我希望公司的經營團隊能有新格局、新視野及新思維,以現有基礎,把力量整合起來,未來公司仍有很大的發展機會。

目前Acer已轉型成為【硬體+軟體+服務】的公司,而Acer力推的BYOC自建雲是要在雲時代建構起一個符合王道精神的新生態平台,建構一個共創價值、利益平衡、且能永續發展的王道生態,整合所有的軟硬業者一起邁向國際舞台,就如同當年Acer帶領台灣科技產業的發展一般。

在我卸下Acer董事長的重任後,未來我還是會擔任Acer BYOC首席建構師,協助Acer繼續架構這個創新的王道產業生態,同時也會繼續擔任變革委員會召集人,我也期待三年後待BYOC能展現變革轉型的初步成效時,就是我功成身退之日。

而明天開始,我將在智榮基金會及國藝會董事長的位置上,基於思考台灣長期的競爭力與永續發展,繼續貢獻一己之力,建構一個可以有效整合資源的機制,並建立更多讓年輕朋友可以有效發揮潛能的舞台,使台灣對國際社會做出更多具體的貢獻。

Stan哥
2014/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