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

1990年代,地球上最有影響力的公司不是蘋果、也不是谷歌,而是微軟,有一段時間大家甚至認為微軟可能會永遠稱霸電子產業。我當年MBA同學中有9人加入微軟,其中最有成就的一位是Windows團隊的主要負責人,現早已退休。

也正因為如此,當我看到微軟最近宣布終止Windows部門,並將其拆分成不同單位,併入其他部門,從此轉型為雲端服務公司,內心有說不出的驚訝。誠如一位PC大老所言:這代表「一個時代的結束」。

去年我和一位矽谷來的創投家交流,他當年曾在我同學的Windows團隊工作。他告訴我一個小故事,當年他原在微軟最紅的作業系統部門工作,但我同學看上了他,對他說:「你可以選擇在別的團隊裡默默無聞,或者跟我一起建立Windows部門,開創一個全新的世界」,當然我們都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微軟的例子之所以特殊,是因其徹底否定其賴以成功的過去、重新定義自己。很少人能夠做到這一點,大多數人偏好漸進式的改革。

台灣有類似的例子嗎?去年大潤發中國賣給阿里,創辦人說了一句名言:「我戰勝了所有競爭對手,卻輸給了時代」。但大潤發很勇敢,選擇自我了結,重新投入新的經營模式,拒絕陷入永無止境的紅海廝殺。

我們處在一個大洗牌的時代,關鍵字是轉型。我們所熟悉的事物,許多正逐漸消失。未來只有兩種選擇,一是像微軟和大潤發一樣主動轉型,另一種是遭新時代潮流淹沒「被轉型」。

然而轉型是殘酷的,新技術往往一夕間取代傳統。美國百年大廠柯達為何破產?就是因為沒有預期數位相機發展趨勢,而數位相機現又被手機取代。

在新時代,要懂得轉型與調整,從一而終並非好事。大立光近年專注開發蘋果相機鏡頭,被譽為模範,卻忽略了快速興起的車用市場,以致無法阻擋蘋果衰退的亂流。

目前還有幾個超級大的市場很快就會被取代,但台灣似乎並未察覺到這些趨勢。

第一是汽車。2018是電動車元年,雖然最近有自駕車意外事件,特斯拉也出貨不順,但並不能阻擋新能源車崛起。我們只有強調產品,但未投入系統服務,台灣路上有無人車嗎?

第二是互聯網通訊。幾年前當別人用微信(WeChat)打電話給我,我總覺得麻煩,因為收訊並不好。但現在當許多人連本地通訊都用微信時,我們已進入一個新時代;兩岸打電話,我都不好意思再用傳統電信。現在除了我這種老派人物,很少人還在用簡訊(SMS)。

第三是無現金支付。在這方面台灣嚴重落後中國大陸和東南亞國家,這些地區已邁入無現金社會,嚴重衝擊金融業。台灣仍有近40家銀行,未來肯定會有陣痛。

從宏觀的角度,我們可觀察到幾個超級大趨勢:亞洲四小龍已逐漸沒落;中國大陸正快速崛起;美國失去世界絕對話語權;東南亞成為亞洲新成長引擎。從金融投資的角度,中港資本市場未來將非常吸睛:生物醫藥變成熱點;阿里等大咖回歸;香港成為新經濟股票上市首選。

這些趨勢都很明確,所以企業或個人未來必須要有清晰的戰略規畫和資源配置,錯一步可能錯十年。

你不需是一個genius,也可感覺到something is happening。但重點是要如何去調適轉型,我認為可以思考以下三個方向:跨地域、跨世代、跨領域。

「跨地域」是到別的國家去,擴大市場格局,也就是「country +」。由於環境變化太劇烈,我們不一定能夠只選一個地方,關鍵在於培養移動的能力,因此國際觀和多元價值很重要。

未來是「知識經濟」時代,會走向輕資產,台商不需再到各地建工廠,更重要的是要有將核心競爭力轉化為「可輸出know-how」的能力,才能在全球網絡中,來去自如。

「跨世代」指的是「互聯網+」或「智慧+」。不管你是服務業或製造業,都需有數位化和智慧化的能力。中國在這方面非常超前,許多人都有「互聯網+」意識。上周我在大陸碰到一位媒體人,她向我解釋雲端可如何改造其商業模式,我覺得她講的並不對,但她擁抱新經濟的精神令人敬佩。

最困難的轉型方向是「跨領域」,也就是「跨界」。人人都有可能跨入新領域,搶奪別人的市場,原有市場也可能被不同行業新的競爭對手侵入。

最近阿里和騰訊大肆併購,跨入許多新領域,如零售和醫療。台灣缺乏數位經濟生態系,因此各行業必須自己努力,制定轉型方案,光靠新創企業或科技大廠是無法帶動改變的,我們不能copy矽谷或中國以新經濟為中心的創新模式。

大陸共享單車業者雙雄大戰,第二大摩拜(鴻海有投資),最近賣給第二大外賣業者美團,沒有和第一大單車業者ofo 合併,跌破市場眼鏡。外賣服務需要用很多單車,所以才有這個結合,這是一個很有創意的跨界思考。

跨界讓我們的視野超越原有行業以外,很多以「共享客戶」為出發點,最近沃爾瑪高價收購一家保險公司,也是這個道理。

台灣學生和老師大舉前進中國大陸,在此同時,台大卻選不出校長,教育部長黯然下台。或許我們應運用跨界思維,以「中國互聯網+台灣教育」,來改造台灣的教育體系。

台灣需要的不是政治的轉型正義, 而是經濟的轉型升級。

不禁想起了那句老話,台灣,代表了「一個時代的結束」。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