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創業,卻沒有靈感?其實,將各企業委外處理的繁瑣小事,變成一項專業來做,也可以做出很大的市場。因為對大企業來說,一些執行性質的小事,卻要花很多力氣去做,那麼就可能有委外的需求,B2B串連者也能因此享有很大的商機...

你現在位於《商業周刊》全新推出的「管理頻道」,我們用最新的企業案例,帶你思考數位浪潮下該如何轉型、戰勝不景氣!
☛訂閱管理趨勢報,每週免費獲得管理頻道最新消息

來自法國的B2B電子票券商——宜睿智慧,二○一五年成為台灣的咖啡大戶,全年購入近一百六十萬杯便利超商咖啡,包括中國信託、統一集團、台灣大哥大、王品等產業龍頭,全台一百四十二家上市櫃公司,都是它的客戶;它更與行動通訊軟體Line攜手打造販售電子禮券的「Line禮品小舖」。

自二○○七年進入台灣,宜睿電子票券年發行量已攀至七百二十八萬張(編按:一個序號為一張),為全台第一。這家台灣最大B2B電子票券商何以和咖啡扯上關係?其實與它的商業模式息息相關。

聚焦在B2B服務,當企業客戶推出行銷活動,利用禮券贈品,或紅利點數兌換等吸引消費者,宜睿就負責居中牽線,為客戶尋得合作品牌、採購特定商品,其中又以咖啡最大宗。

舉例來說,假設花旗銀行希望強化用戶對特定服務的使用意願,祭出用戶參加活動即可到超商換咖啡,宜睿的任務就是向品牌業者採購咖啡,再將設定好的電子兌換券/電子序號給銀行,讓它發送給用戶兌換。

這市場有多大呢?業界保守估計,包括實體與電子紅利點數與現金禮券,總體禮券市場規模約四百億元,但其實,光是Sogo和遠東百貨去年就售出九十四億元禮券,若再加上新光三越、王品集團、家樂福等禮券發行大戶,(以及全體信用卡紅利),市場規模絕不只如此。

這塊餅雖大,但企業自己發禮券就可,何須宜睿?

因為企業獨立發行須承擔額外的印刷、儲存和寄送費用。「如果你要送一杯摩斯冰紅茶,一張券(面額)二十五塊,運費也是二十五塊。」宜睿台灣區總經理吳宗翰說。

像一年發行約八百萬張禮券的家樂福,逢年過節常手忙腳亂。「每年像中秋、過年、端午,我們都笑說他們(負責單位)那邊是印鈔機。」家樂福公關經理林夢紹認為將禮券數位化,方便顧客攜帶、不易遺失,廠商也無須擔負平台建置和維護成本。

大潤發資訊技術經理林培鈞說,資安防護對發行電子票券至關緊要,管理者必須防止駭客「重複使用」禮券造成虧損,為此要投入的資源,從設備到管理可能高達數千萬元,若企業能仰賴第三方技術,就能節省不少經費。

除了成本、技術考量,企業需要仲介商的最大原因,在於平台,讓企業端(發放紅利者)與品牌端(提供商品者),兩者不必花時間一個個談,只須單一窗口即可多家合作,也避免系統整併的麻煩。

「(銀行)紅利要跟家樂福直接串接,譬如台新也想來,花旗也想來,玉山也想來,」家樂福資金調度經理張維康說,「每次系統要改,對我們(家樂福)和收單銀行來講其實都是一個非常沉重的負擔。」他比喻宜睿是一座機場,各家航空公司都能停靠,家樂福只須修一條捷運通往宜睿即可,無須大費周章經營整座機場。

至於宜睿的利潤來源,除了可以向企業端和品牌端酌收管理和行銷費用,還能賺取中間差價。譬如說,某銀行以一百萬元為預算購買二十萬杯美式咖啡送顧客,宜睿會以低於一百萬元向品牌商採買商品,價差就成為它的利潤。

部分業者更指出,要是採預付制,假設企業端將一百萬元預付給宜睿,它不但能利用這筆錢投資賺利息,要是消費者的禮券過期或遺失,也會進入它口袋。不過吳宗翰強調,宜睿採「實報實銷制」,從品牌端確認禮券兌換後,才會向企業客戶請款,不會產生上述問題。

其實在台灣,不只宜睿,還有不少B2B和B2C業者做類似生意,包括Gomaji、PayEasy、謝謝你好朋友等。但宜睿電子票券年發行量領先群雄,主因是來台耕耘近十年,有先行者優勢,建構的連結網絡頗具規模,令競爭對手望塵莫及。

宜睿全球執行長Bertrand Dumazy說,他看好未來台灣市場,尤其國人對電子票券接受度高,預估每年成長二‧五倍。該公司估計,台灣電子票券市占率,將於二○一八年首度超過紙本禮券。

屆時,你的紅利點數無論來自哪家銀行,禮券無論來自什麼品牌,只要拿出手機,到櫃台「嗶」一聲,就能直接兌換,再也不用攜帶塑膠卡或紙本禮券。而你每嗶一聲,像宜睿這樣提供電子票券的B2B企業,就多做一筆生意。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