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進大一時,常常清早八點必須抵達校園山上的教室上課。早起已經十分痛苦,但對住在山上男生宿舍的同學而言,雖然無須早起,但比較痛苦的是來不及下山買早餐吃。

有一回,我替一位男同學在山下買了熱奶茶跟漢堡蛋三明治,好不容易拎到山上教室,往隔壁桌上一放,不料一回頭,熱奶茶竟從斜斜的桌面往下滑,伸手要擋已來不及,在男同學跨進教室的那一剎那,熱奶茶整個翻倒掉在椅子上潑了滿地…

(全文未完,詳見: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