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猶太正統教派初次相遇

第一次到以色列旅行時,有一回搭上前往耶路撒冷朝聖的公車,前座幾乎客滿,唯一的空位旁邊坐了一個戴黑帽、年紀輕輕的「猶太教正統派男子」。當時一上車,他就盯著我看,耶路撒冷雖然是國際級的觀光城市,但那個年代到此處旅遊的東方面孔仍然不多,所以我對於他的注目沒有太訝異,在沒有思考太多的情況下,就選了他身旁的空位大剌剌地坐了下來。

他一看我坐下來,便馬上跳了起來,眼裡充滿驚慌,突如其來的反應嚇了我一大跳。接著他躡手躡腳地,就像是旁邊有瘟疫一樣,設法完全不碰到我一根毛髮地逃離座位。過程中我好心地用英文問他是不是要我讓位、要不要先站起來讓他過,但他卻完全沒有回答。

「雖然我沒有美若天仙,但也沒有到男人一看就要落荒而逃的地步啊!」後來自嘲地跟當地的朋友談到這件事,朋友解釋著「正統猶太教年輕男人在結婚前不能跟其他女人同行、同坐、交談。對於異教徒就更是避之不及了。」

1.猶太教是不傳教的宗教

後來認識了以色列丈夫雅爸之後,他便向我解釋猶太教的教義與教規。相對於基督教,猶太教比較封閉,也比較嚴格。雅爸開宗明義地說:「猶太教是不傳教的宗教。」一般人可能比較熟悉天主教與基督教的狀況,他們佈道、傳教,相信世人是迷途的羔羊,永遠可以用真心真情讓世人回心轉意,因此他們願意挨家挨戶的敲門解釋,但猶太教不做這件事。

猶太教徒相信他們是上帝的選民,而其他要加入他們的人需要經歷種種考驗,才能證明他們也是上帝的選民。雅爸補充道:「所以要改信猶太教,得經歷好幾年漫長的學習過程。最後還會有考試,決定你是否可以成為猶太教徒。」

翻開猶太人的歷史,這個民族流浪海外幾千年,走到哪裡都是少數,因此只要到了某個地方就會自成封閉性的社群。他們從來沒有推翻當地政權的野心、也沒有招募新血擴張宗教規模的想法,這種宗教的個性有好有壞,好處是他們獨善其身,專心在自己的世界裡,對於其他宗教的存在也沒有太多評論與接觸;壞處是這樣的社群有時太自外於人群,容易被別人覺得性格驕傲而遭受攻擊。

2.等待彌賽亞回來建國

「另外一件妳必須知道的事情是,其實很多虔誠的『正統派猶太教徒』並不支持以色列的建國。」雅爸有次說到,我則吃驚地反問,「不支持以色列建國?但他們住在以色列,拿以色列國籍呢!」雅爸則繼續說明,「因為按照教義,猶太人必須要等彌賽亞回來建國,而現在的以色列是由世俗猶太人建立的,不是神,這樣不符合教義,是不應該的。」

原來在以色列的猶太人,就宗教而言,從「極端世俗」到「極端正統派」都有。正統派猶太人相當嚴謹保守,嚴格恪守《妥拉》(一般常稱的《摩西五經》)的教導。他們在以色列這個猶太人的國家更是封閉性社群,甚至不認同世俗派的猶太人為猶太人。因此,幾乎所有觀光客都會被告誡,經過正統猶太教社區時不可穿背心與熱褲、週末安息日不要駕車經過打擾社區。宗教人士的孩子們就讀宗教學校,長大後通常與其他猶太宗教人士的孩兒結婚。

3.對峙的兩股力量

以色列從建國的那一刻開始,世俗猶太人就一直努力融合宗教猶太人士的觀點、獲得他們的支持,甚至在法令制度上做了很多讓步,像是到目前為止以色列境內只有宗教婚禮,沒有民法公證的婚禮。不過,最近一項民調顯示,越來越多以色列人主張各種婚禮的地位一律平等,如果堅持以宗教壟斷婚姻儀式,年輕人可能選擇同居而不結婚。

28歲時,我不經意闖入宗教的紅色警戒線,留下了至今仍讓我吃驚的深刻印象。現在年過40,做為一個沒有入猶太教的外籍新娘,仍然小心地不再闖入他們的宗教禁忌。然而,宗教和世俗的差異在未來將持續共存,該如何調和將是以色列社會一場艱難的試驗。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Feeling: Worried.

Lacking social, marital, religious, or other connections, far too many communities were willing to believe slander about the Jews, especially when supporting such slander could result in their own economic gain. --A history and politics enthusiast

作者簡介

吳維寧,30歲到以色列自助旅行,做人生的第一次冒險,像愛麗絲一樣墬入奇幻世界。境中苦痛的種族與宗教戰爭、星際大戰中才會看到的飛彈攔截系統、難解的歷史情結、幸福指數超高的國民、悲情的哭牆與沙灘上的比基尼女郎。對這個奇幻世界深深著迷而決定長住,用著人生的第四種語言,解讀這個地中海小國裡,屬於現代的/古老的故事。

本文獲「英語島」授權轉載,原文:猶太人: 不傳道的上帝選民。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8年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