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29檔期,聽說營建業在全台總推案爆出近2800億的天量。

有朋友問我是否房市已觸底反轉,開始要向上攻擊了?

我笑著說,剛好相反,這不是主力攻擊,反而是主力垂死掙扎的逃命波。

而且,這批急著推案的主力,多半是業界裡的中小主力,購地成本高,進場卡位晚,加上利息壓力大,不趁選舉前含淚推案,難道要等到選舉完,政府不再護盤,人才跑掉更多時,再來自砍手腳或被銀行斷頭?

清明節的前幾天,大陸某文創集團的副總來台,我請他喝下午茶,談到惠台政策,他立刻也要我快過去大陸,他說台灣人才都很能幹又吃苦耐勞,但薪水實在太低了。

說完他俐落地掏出手機,點入大陸求職網,隨便一個職務起薪都是1萬5到2萬人民幣。

我說我年紀大了,十幾年沒上過班,也沒心力和年輕人爭職位了。

其實,我內心OS是不想再看到有人才外流,也不想助長這位副總傲氣,否則台灣這麼多房子不都要養蚊子和流浪狗?

沒想到,他卻笑著說我才中年不算老,然後又點了顧問或總監職務給我看,真是個個都是2~3萬的待遇,更高還有5萬人民幣的數字,頓時讓我傻眼,再想想台灣的薪資水準,真是令人唏噓不已。

接著他收起手機說,其實,大陸也不差台灣這點人才,這幾年內地人才也在崛起,論學歷和資質,也不比台灣差,加上陸企和台商聘用台幹的比重也一直在下降,現在台幹還有優勢,說穿了是內地年輕一代還沒完全頂上來,二來是從台灣來的台幹,相對於留學歸國的陸幹還「比較便宜」。

所以,如果要轉跑道到大陸,動作要快才行。

是啊,便宜也是一種優勢,但聽了實在很辛酸。

無奈的是,微軟和GOOGLE這些國際大企業也來台徵人,還計劃培訓AI人才,說穿了不是他們的父母或祖先也是台灣人,主要是因為大陸對外企仍然管制重重,二來也是看重台灣人才便宜又好用。

哎,當台灣的人才被嫌便宜,都出去幫人打工,台灣新建案推量這麼高是要給誰買呢?

我記得幾年前,一堆住天母或台北市蛋黃區的朋友,也到淡水林口和三峽,去看看那些重劃區的豪宅。

老實說,那些重劃區的房子,真的都蓋得不錯,很有豪宅水準和質感,街道和綠地規劃也不錯,但是空屋率還是很高。

其中,三峽的北大特區,我還特地找了房仲去看裡面的格局和建材,真的讓我很心動,但問題是我的工作和活動都在台北市中心,而且空屋率又高,我判斷房價會再修正,也就沒有進場。

而且,根據主計處統計,台灣每年赴海外工作的人數逐年成長,光是大專學歷以上的年輕人,每年就有近50萬人赴海外市場就業,而女性至海外工作比例也逐年攀升。

再加上人口老化和少子化,投資客也死傷慘重,整體房市必然不會有向上行情,尤其幾個供過於求的重劃區,勢必下殺取量,讓利才能出場。

果然,幾年後,各大供給量過大的重劃區房價排行,就以林口和三峽跌最慘,三峽是第一名,下跌15.75%。

其實,全台這些建商大量圈地,用很低的成本收購一大片地皮,再向銀行借錢來蓋房子的重劃區,供過於求的窘況,不只是台北外圍才有。

幾天前,我剛好去台中找親戚聊聊,吃完大餐後,親戚開車載我到秋紅谷和七期附近逛逛。

當我看著這一望無際的豪宅林立,老實說,能在這塊地皮推案的豪宅,建築設計和施工都很有國際水準,景觀綠地和公園的面積和質感也不差。

但問起房價,親戚苦笑搖搖頭說,都是開很高,成交多少只有自己人知道。而且,親戚還說,這種價格他們當地人是不會買的,那些建商搞一堆花招,什麼放博物館等級藝術品或挑高大廳和五星級泳池,這些玩意兒只有外來客才會買單,也只有外來的冤大頭買得起。

更誇張的是,親戚說這整個重劃區到了晚上空盪盪的,點燈率不高,如果沒有當地人帶著說明,很多外國遊客還以為這是台灣的好萊塢或環球影城,這些街道綠地和豪宅,都是用來拍片的場景,因為,感覺很沒有居住的真實感。

台灣的房地產開發,詭異中又帶著辛酸。

有錢有勢的財團,應該也知道世界真的很大,台灣以外可以炒作的地皮,比我們這些重劃區多上百倍千倍甚至萬倍。

然而,世界已經在倍速改變,這些財團和營建業仍在用舊思維,傻傻地玩大富翁裡的蓋房子遊戲。

相對於歐美科技業和大陸傾全力在AI和機器人產業的投入,我們的政府和財團,還在妄想繼續玩這種,資本家從銀行五鬼搬運來炒地皮獲利的老把戲,而且他們可能妄想這種把戲還可以繼續玩幾十年。

每當一想到這裡,我真的只能感到憂心和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