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矽谷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是非常熱門和備受關注的新創公司Juicero破產了。

他們是2014年創立,2016年時由可口可樂北美區前總裁負責營運,主要產品叫做「Juicero Press」,是一個有Wi-Fi連線功能的「智慧果汁機」,要使用該公司獨家生產,採訂購制的切碎水果或蔬菜包來榨出果汁。通過連接網路後,機器就可以定期自動訂購,並且榨出安全,可靠且永不過期的新鮮果汁。

一開始,這家公司引起媒體和投資人爆炸性的關注。它的創辦人把自己比做Steve Jobs,投資人還包含了Google的創投部門。不過,它也招來批評:這又是一個在外人眼中,看起來被過度複雜化、過度工程化、超貴的矽谷式解決方案,想要解決一個根本不真正存在的需求,或至少不夠重要到大眾會去買這個產品。機器本身的價格最初為700美元,之後降至400美元,想要解決因為定價過高而造成的低銷量。它總共募集了1.2億美元的資金,一度估值好幾億美元。

接著有一篇彭博的新聞出來,說那些水果包可以用手來擠出果汁,而且用手還更快更簡單,而榨出來的果汁在質量和數量上都跟那個昂貴機器榨出來的果汁差異不大。在拆解設備後,其他產業的分析師表示,該機器的工程設計非常複雜,但那些複雜性是不必要的,可能是因為在設計過程中缺乏成本概念而產生的。

被發現這種過度設計和過於昂貴的機器基本上是無用,該公司基本上是花了很多時間和金錢,創造一個等同於用自己的手擠壓塑膠盒果汁的產品,這是壞消息的開始。銷量還是很低,成長很慢。到了2017年,該公司宣布他們無法達到能自給自足所需要的規模,將結束營業。

它成了一個值得關注的案例,矽谷一家新創公司在最初的大肆炒作和宣傳,以創新和破壞為幌子籌集了大量資金之後關門了。它從未專注於真正的問題或需求,以及思考真正的商業模式。

幾個星期前,另一個類似的故事出現了。有一家新創公司叫Kuvee,向投資者募集了600萬美元的資金,要打造一個售價178美元的紅酒瓶,上面有觸控螢幕和內建Wi-Fi,他們也宣布要結束營業了。這個酒瓶保證可以讓酒維持新鮮達30天,但沒錯,只能夠跟自家銷售的紅酒盒一起使用,消費者可以透過觸控螢幕來下單。

再一次,有些矽谷投資人稱之為某些創業家和投資人會很容易陷入的「矽谷式荒謬大量招募資金,一個看似神奇且創新的點子,其實只是一個過度複雜的解決方案。」

最近,有一個由大中華區的天使投資人、創投和創業家召開的研討會,想要瞭解彼此,瞭解投資人在看什麼標的,想要看看年輕的新創公司在募資的哪一個階段。在現場發問時,觀眾中的一位創業家問了一個問題:

「按照你每年遇到許多新團隊並檢視無數新交易的經驗,你認為有哪些問題是年輕團隊在選擇創業項目時最常犯的?」

講台上的創投合夥人回答:

「許多年輕團隊或首次創業的人,很自然會聚焦在一個他們自己非常感興趣的議題上。這很自然,當然也很好,但只因為我們對某些事情有熱情,不自動表示其他人也是如此。最重要的是,我們是否有停下來並花個5分鐘來快速計算一下,這是否有足夠的需求,可以真正支撐起一個產業?

這是一個真正需要被解決的問題嗎?有足夠的人有同樣的需求想要解決這個問題,讓我們的企業能生存下去嗎?

許多人太專注在他們的熱情和夢想上,他們其實從來沒有真的停下來問過自己這個問題並做計算。

舉個例子,在過去幾年,我聽過許多大中華區的團隊有一個非常類似的點子:

他們都希望解決我們在太多家不同的手搖茶店買了飲料之後拿到一堆集點卡的問題。每個不同品牌的手搖店茶都會給你不同的集點卡,而對於很愛喝手搖飲料的消費者,他們的皮包中可能會充滿了這些集點卡,但要用的時候可能常常找不到或是忘了帶。

許多新創公司想要解決這個問題,試著打造一個app,讓使用者可用數位的方式來收集和儲存這些不同的手搖店的集點卡。

看起來簡單且合乎邏輯,直到我們快速計算數字:

在一般人中,實際上真正需要這種產品的重度飲茶者百分比有多少?在他們之中真正會去下載一個app的有多少?每隔幾天就會使用它的有多少人?最重要的,他們之中有多少百分比會想要為這個app或服務付費?或是我們是透過廣告賺錢?或跟店家收費?但,這個問題真的有嚴重到會讓小型加盟連鎖茶飲店,願意每個月支付額外的費用來解決嗎?會有足夠的飲茶者,本來是為了要省錢而集點,現在要為了這個app或服務另外付費嗎?如果沒有的話,那商業模式是什麼?如果有的話,那規模是否足以撐起一個產業?

只有熱情和個人興趣是不夠的。

在我們開始之前,請記住強迫自己進行思考和計算來當作第一步:

「這是一個真正需要解決的問題嗎?有足夠的人有同樣的需求想要解決這個問題,讓我們的企業能生存下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