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有趣,才能活得精彩

「香港剩女飆升,三個女人一個獨身」報紙上的大標題。

這我一點興趣也沒有,不嫁嘛,又不會死人。

會死人的,是接著報告的香港人口持續老化。65歲以上港人,將由2009年約13個巴仙(巴仙:香港人習慣用語,意為百分比),增至2039年的28個巴仙。1/4以上的人口是老人。

死亡人數按比例,會增加到每年80,700個。

那麼多人離去,不關你事嗎?那是遲早的問題,我們總得走。但是怎麼一個走法?沒有人敢去提起。中國人,對死的禁忌,是根深蒂固的。

避得些什麼呢?反正要來,總得準備一下吧,尤其是我們這群被青年人認為是七老八十的,雖然,我們的心境還是比他們年輕。

勇敢面對吧。死,也要死得有尊嚴;死,也要死得美麗。

輪到你決定嗎?有人問。

的確如此,但是,凡事都有計劃,現在開始討論,也是樂事。

首先,對「死」下一個定義:「死不是人生的終結,是生涯的一個完成。」

我們在落幕前要怎麼向大家鞠個躬退去呢?最好是照著自己的意思去做,需要一點知識和 準備。

最有勇氣的死,就是視死如歸,說到這個「歸」字,當然是回到家裡去死才安樂。

但事不如願,根據一項調查,最後因病,死在醫院裡的人還是占大多數。

為什麼要在醫院?當然想延長生命呀。但是已經到了尾聲,決定自己什麼時候走,不是更好嗎?家人一定反對,反對個鳥。不爆粗口都不行,我的命不是你的命,你們有什麼權利來反對?

友人牟敦沛說過:「我一生做的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反對醫生替我爸爸終結生命。」這句話,家人一定要深深反省。

尤其是對患了末期癌症的人,受那不堪的痛苦折磨,家人還不許醫生打麻醉針,說什麼會中毒,反正要死了,還怕什麼中不中毒?

如果你問十個人,相信九個人是不願意在醫院死去的,但是,他們還是留在了醫院,他們也顧慮到家人的感受,不想給大家增加麻煩,但這絕對不是他們自己所要的。

我勸這種人不必想太多,要在家裡終老就在家裡終老,反正這個家是你的家,你想怎麼樣做,也沒人可以反對,而且可以省掉他們整天跑到醫院來看你。

雖然說醫院有種種設施,但那是救命用的,你不想被救,最新最貴的儀器又有什麼用?

在家靜養,請個護士,所花的錢也不會比住醫院的病房貴呀。找個相熟的醫生,請他替你開止痛藥、醫療麻醉品等,教教家人怎麼定時服食和打針,也不是什麼難事。

但是孤單老人又怎麼辦?有一條件,就是得花錢。反正是帶不走的,這個時候不花,等什麼時候花?護士還是要請的,這筆錢要在能賺時存下來,所以說死也得準備,千萬不能等。

香港人多數有點儲蓄,買些保險留給後人,大家想起老人早走,也可以省下一點,也就讓你花吧。

在痛苦時,最好能以嗎啡鎮靜。從前,嗎啡被認為怪獸,說什麼服了會精神錯亂,愈吃愈無助,最後變成不可控制的兇手。

但這都是早期醫生的臨床實驗不夠,恐怕有副作用,沒有必要時不打針。當今世事已證明,藥下得恰當,根本就比吸毒者自己亂服安全得多。

有些人討厭打針或喝藥,也有膏貼的嗎啡劑可用,總之不會是愈用愈沒勁,不必擔心。

我最喜歡的一部電影,叫《老豆堅過美利堅1》,名字譯得極壞,其實是一部怎麼面對死亡的片子,得過最佳外國影片金像獎,講的是一個老頭子得了癌症,離開他多年的兒子來看他,一看父親被一群老朋友圍著談笑風生,又拼命吃護士的豆腐。

兒子問老子能做些什麼,老子說最好替我找些毒品來服服,兒子被嚇呆了,後來才發現父親的樂天個性,並了解人生最終的路途,完成了父親的願望。

這些被一般人認為最野蠻的思想,是最先進開明的,片子的原名叫《野蠻人的侵略》,其實就是這群快樂的人。

最壞的打算,已安排好。萬一僥倖能夠活到油盡燈枯,那就最為幸福,我母親就是那樣走的。也許,可以像弘一法師一樣,回到寺廟,逐漸斷食,走前寫了「悲欣交集」四字後,一笑歸西。

葬禮可以免了,讓人一起悲哀,何必呢?
死人臉更別化妝給人看,那些錢,死前花吧。
開一個大派對,請大家吃一頓好的,有什麼好話當面聽聽,才是過癮,派對完畢,就跟著謝幕好了。

骨灰撒在維多利亞海港,每晚看到燦爛的夜景,更是妙不可言,你說是嗎?

書籍簡介

管他的呢,我決定活得有趣:蔡瀾的瀟灑寫意人生
作者: 蔡瀾
繪者: 蘇美璐
出版社:高寶
出版日期:2018/01/10
語言:繁體中文

蔡瀾

新加坡出生,祖籍廣東潮州,曾留學日本,目前定居香港,從事電影監製逾三十年,亦身兼美食家、作家、主持人等身分。

早期在《東方日報》、《明報》撰寫專欄,而後於《壹週刊》及《蘋果日報》撰寫雜文及食評專欄,至今出版多本飲食著作。

跟金庸、倪匡、黃霑並稱香港四大才子。曾推出「暴暴茶」等自創食品、主持多檔飲食節目,亦曾在香港參與開設食肆,並擔任日本電視美食節目評審。2012年擔任電視臺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總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