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化的局勢下,台灣青年創業者如何找到自己生意的市場?其實只要懂得將自己放在對的位置,勇敢向世界叩門,也能在數位經濟時代佔有一席之地。才29歲生意就遍佈138國的胡晉豪,從不畏懼走出去找機會...

你現在位於《商業周刊》全新推出的「管理頻道」,我們用最新的企業案例,帶你思考數位浪潮下該如何轉型、戰勝不景氣!
☛訂閱管理趨勢報,每週免費獲得管理頻道最新消息

故事主角是名年僅二十九歲,將生意拓展到全球一百三十八個國家(二〇一六年),航行於數位經濟世界的「二十一世紀哥倫布」。

胡晉豪,App代工公司「週可思」(Zoaks)與比特幣跨境支付公司「Wagecan」的執行長與創辦人。從他平時總穿著T-shirt與牛仔褲,說話偶爾還會結巴的樣子,很難想像他的App代工客戶多以美國、德國為主;在愛沙尼亞註冊公司,與該國政府的「數位公民」平台合作;比特幣跨境支付業務,則與香港金融機構和國際發卡組織合作,發行簽帳卡,客戶遍及美國、英國、西班牙、香港等全球一百多個國家。

與胡晉豪共事的週可思營運長楊峻武形容:「他很像獵人,一直不停在世界各地找機會。」 他生長於高雄,大學與研究所皆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父親擔任區公所基層公務員。今天,他的兩家公司營收合計破新台幣六千萬元,每年有一半時間在海外拓展業務的背後,其實是一段台灣年輕人學習將自己擺放在「對的位置」的旅程。

他從小只對資訊科技有興趣,每天回家就自己玩遊戲、或上國外網站查詢英文資料,鑽研科技新知。到高三為止,胡晉豪的成績多半排在班級中後段。大學選擇師大資工系就讀,第一次,他的才能終於被擺到對的位置。

胡晉豪只花五年時間,攻讀完學士與碩士學位。比起同學畢業後「22K」、或三萬元上下的起薪,他從在學期間就接案寫程式,一個月收入約五、六萬,甚至大三時就接到金額達百萬的案子。

創業後,目前他的業務以歐美為重心,也是經歷一番取捨,才學會把自己擺在對的市場。 曾經,他也以台灣市場為主,替便利商店、國際飲料品牌等大企業代工App,卻因景氣低迷,以及越來越多人投入App代工,客戶開價越來越低,付款期限越拖越長。

曾經,胡晉豪也在中國移動網路竄起時與同事一同前進北京,設立辦公室,替惠氏奶粉、中國新創媒體等客戶代工手機軟體,「那時候中國的案子,幾乎都是新台幣直接變人民幣(指價格乘五倍)。」

但五倍報酬的代價,卻是犧牲生活與尊嚴。剛好同一時期,開始有美國客戶主動透過網路接洽,委託胡晉豪的團隊代工,一段時間後他發現,自己的性格,其實較適合往歐美發展。

於是他將工作重心放往歐美,在加州設辦公室,替德國做戶外音響燈光的客戶代工App,並主動寫信給愛沙尼亞政府洽談合作。目前公司約八成業務都在海外,這是他第二次將自己擺進對的位置。

不過進到歐美,不代表從此一帆風順,胡晉豪說,在異地最難的,還是信任。

跟在台灣做生意,客戶很容易就能查核你的名聲與信用不同,在歐美,每一個陌生的客戶、陌生的國家,都得重新建立信任關係,重新布建人際網絡,往往得加倍努力的證明自己。

例如為了拓展美國市場,即使現在視訊通話非常方便,初期,胡晉豪一去仍得待上好幾個星期,陪著客戶開會,即時解決問題,證明自己與團隊的實力,建立關係,「他們也是要真正看到有個專業的人坐在那才會心安。」

去到愛沙尼亞,又得重新適應一套跟美國完全不同的民情。從蘇聯獨立才二十五年的愛沙尼亞,官方語言並非英語,而且民情相對冷漠,或說「務實」,公事公辦毫不客套,胡晉豪不到一年就飛了超過四趟,在當地租房子、註冊公司,證明自己「玩真的」,才獲取政府單位信任,展開合作。

胡晉豪說,建立信任沒有捷徑,其實就是靠一次次會面,以及將客戶交付的任務做好、做滿,累積信用。

他說,如果重來一次,還是會選擇創業、選擇走遍世界,因為這是一段加速理解自己「想要什麼、不要什麼」的過程。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