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今年為中國六四事件25周年,《風傳媒》專訪當時身為六四學運的領導者之一的吾爾開希。他除了娓娓道來多年來的心路歷程,也談到當時已討論出卻無法實現的「退場機制」,還有他對中國政治的針砭與展望…

◆第一部份:回首過去

【退場】

Q:六四運動最後以鎮壓收場,在這場運動初始,你們是否曾考慮過退場機制呢?

A:有的。從組織這場運動開始,我們便一直討論退場機制。要知道,所有運動的成員一定不乏立場較為積進的份子,我們無法一一說服,由於我們的訴求是「(與政府)對話」,因此,設想一旦政府與我們的對話有了初步成果,並允諾具體落實後,我們的運動就會宣布結束,為下一次的運動儲備能量。

當時,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議準備在6月20日集會,我們也對部分常委進行遊說,並獲得具體回應,表示將在集會時,把我們要求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的訴求以法條內容具體化…

(全文未完,詳見:風傳媒

※看更多:風傳媒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