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YouTube 爆發成長的內容創作者以中唱歌跳舞、搞怪、生活 Vlog、冷知識、美妝為題材,透過提供生活樂趣或實用性內容給觀眾進而獲取粉絲,不過以紀錄自己「吃東西」為題材的「吃播」(吃飯直播)坐在家裡、餐廳打開攝影機,拍攝吃飯過程竟也能在百家爭鳴的創作者中異軍突起?今日 INSIDE 編輯與 Google 來到「吃播」文化的起源地-韓國,揭開更多美食創作者的背後如何創造出高黏著粉絲,進而掀起吃播網紅經濟的熱潮!

吃播,是由「吃飯」和「直播」所構成的新興網路用語,2014 至 2015 年 於韓國開始盛行,韓語中稱作 먹방(Mukbang),與過去傳統的美食節目同樣是以「吃」為主題但卻建立在直播主不同的個人風格與頻道經營,創造出不容小覷的粉絲經濟與社群影響力,隨之吸引廣告主將觸角伸到吃播頻道。

同樣是吃播 他們吃的可不ㄧ樣

同樣是以飲食為內容,這些台韓創作者們卻以不同的方式吸引觀眾,舉例來說,在韓國的吃播內容非常強調在進食過程中所發出的聲音為最大特色,像是來自韓國的創作者 Ddeonggae (떵개떵),為三兄妹共同經營,透過吃飯所發出的聲響聽覺刺激,讓粉絲們在收看過程中備感療癒。

反觀台灣的吃播創作者像是「千千進食中(千千)」先前代表台灣前往日本參加大胃王世界,被封為「台灣妖精」的她,以開吃各種重量級食物為特色,像是巨型包子、自製巨型麵條漢堡藉由異於常人食量、談吐自然不做作的特色吸引觀眾眼球,甚至還邀請到日本大胃女王木下佑香共同拍攝介紹台灣夜市美食,藉由雙方背後廣大的收看觀眾達到異國飲食文化交流。

另外韓國創作者 SOF (소프)則是以自己擅長的烹飪出發,藉由分享食譜與日常生活,以平易近人的題材拉攏粉絲。

飲食男女 人之大慾 吃播背後的社群洞察

吃播為什麼能如此盛行,從韓國發跡後迅速擴展至台灣及其他國家呢?其實大家心裏應該也相當清楚答案,吃的慾望永無止盡,但時下男女追求減肥維持身材必須忌口,甚至沒有像吃播主們先天的體質擁有驚人食量, 這些吃播主往往都有著能吃、會吃、還擁有鮮明的個人特色,抓住受眾在平台中展露頭角,像是來自韓國以各國飲食 Vlog為主的創作者 Sini 表示,在自己頻道上有八成以上為女性,滿足現代職業婦女們無法親臨到各國體驗美食的慾望,除了「吃」還能介紹各地飲食文化和景點抓準女性粉絲喜好。

藉由滿足女性食慾達到影片成效的還有千千,面容與身材姣好的千千對許多少女們來說只有「羨慕」,因為體質與先前參加大胃王比賽的刻意訓練,看似怎麼都吃不胖的她就來幫廣大的女性朋友們大啖各種食物,她還發現自己有部分的粉絲為「孕婦」,在懷孕過程中因為體質產生「孕吐」情況,卻因為看了千千狂食的畫面心靈受到滿足,身理問題也因此受到緩解。

除了探索異國美食、填補心靈空虛,以料理與分享生活的韓國創作者 SOF 的頻道,受到許多年齡層較低的觀眾歡迎,由於集結烹飪知識與日常生活讓頻道具有教育性意義受到小孩家長支持,頻道不只是以食物療癒人心,更以傳遞正面內容為己任。

吃播網紅經濟 跳脫傳統美食部落客

隨著吃播文化的影響力日漸擴大,越來越多品牌廠商看準吃播 YouTuber 的龐大商機,來自台灣南部的創作者邵阿咩,開設頻道雖然僅短短一年多卻已相當有感,從過去視為免費合作到可以開出合理報酬。

而在這股趨勢帶動下,越來越多品牌從與美食部落客合作轉為投資 YouTuber 創作者,除了龐大的粉絲經濟,這樣的現象又是如何應運而生的呢?道理很簡單,一般美食部落客在接到商業合作往往可以操作的是一味地稱讚商品,卻因為流於形式和重複性高,容易在資訊爆炸的社群中被埋沒,這樣的現象在台灣與韓國是相當的。

隨著創作者社群崛起,傳統的「業配文」正日漸被顛覆,這些創作者們雖然都身懷不同絕技,但他們大多秉持一個理念,就是不在吃播中說出違心之論,因為這不僅會讓粉絲失去信賴,也無法真正為商品帶來轉換。

對創作者來說將品牌融入在題材中,透過風趣的手法傳遞出品牌形象,讓觀眾留下深刻印象才是創造雙贏的方法,「要讓觀眾看得愉快」是諸位創作者共同的核心理念,像是以呈現食物各種吃法、烹調法,讓了無新意的商品產生趣味性。

對台韓吃播創作者來說,未來他們將持續探索更多美食,不僅是滿足粉絲,長遠來說更是文化輸出的重要管道, 觀眾對異國美食接受度高,但在文化上確有相當落差,吃播的跨國盛行卻可以突破文化差異,創作者們將以持續將本土美食擴散到世界各地,為各地粉絲帶來更多的驚喜。

韓國政府大力扶植內容產業 值得台灣做為參考

同樣是內容產業,讓人相當好奇的是,在韓國發源的吃播在市場已經近乎飽和,創作者們以朝向海外拓展,挖掘淺在觀眾,台灣受到 YouTube 官方資源絕不比韓國少發展速度稍顯落後。

其實韓國創作者受到政府支持為一大關鍵,像在韓國首爾市,政府就打造了自己的「多頻道聯播網」(簡稱 MCN)提供免費資源,如同是政府耗資打造的地方 YouTube Space,包含諮詢服務、拍攝場地與器材,甚至會扶植初期創作者完成節目企劃,媒合中小企業營銷,為成長中的創作者有足夠的資金可以打造更有品質的內容,此外還能讓創作者在 MCN 上了解到海內外觀眾成長情況,進而打造更有價值的影音內容。

不只首爾地區,韓國地方政府也同時推動內容產業,過去可能需要進入經紀公司才能受到專業培育,現在可以創作者藉由新興的 MCN 平台能更快獲取資源,進而加速內容生態系的成長。

這些開放給市民租借的服務除了較高階的硬體設備,其餘幾乎全部免費,韓國政府為什麼會如此挹注內容產業呢?事實上,扶植這些內容創作者在長遠來看可以創造更大的利益,透過網路就能將當地文化輸出,還抓緊了年輕世代喜好影音創作,同時能夠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本文獲「Inside」授權轉載,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