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去上班,我總覺得超累?」你累的,其實不是做了多少事,而是心很累!美國社會學家亞莉·霍奇查爾德(Hochschild)提出了一個概念叫做「情緒勞務」(Emotional Labor),這是指你上班時除了花體力、花腦力,還有一種很耗損的原因就是「情緒勞務」。

什麼是情緒勞務?

這個名詞在最初時,霍奇查爾德《情緒管理的探索》裡是這樣定義的:「個人致力於情感的管理,以便在公眾面前,創造一個大家可以看到的臉部表情或身體勞動」。像是空姐要付出「熱情的情緒勞務」、醫生要付出「冷靜的情緒勞務」、櫃台人就會有「微笑的情緒勞務」,簡單說就是上班隱藏真實情緒,還得「賣笑」或「賣親切」。

之後,霍奇查爾德在《組織中的情緒》把情緒勞務的範圍擴大:「不管任何工作,只要涉及人際互動,員工都可能需要進行情緒勞務。」我換句大白話,類比給你聽就懂了:

面對超愛不懂裝懂的無理客戶,你就要付出「微笑點頭、沒關係我改」的情緒勞務;

面對暴怒的老闆,就會有「低聲下氣、老闆英明」的情緒勞務;

面對扯後腿的同事,得拿出「內心喊幹,卻一笑而過」的情緒勞動;

面對不聽話意見又多的部屬,又要上演「忍住白眼、耐心輔導」的情緒勞務。

這些煩人事,都是職場的日常,該怎麼紓解甚至進一步解決問題呢?

職場情緒自燃 無異自殺

莫名被轟炸、主管講話難聽、無理要求一大堆,不管是哪一件,都很容易讓你心情不美麗。職場有情緒難免,但要懂得自己找出口,首先,職場上要排解情緒,絕對不會是靠別人、更不是靠嘴,下面這個自毀案例,職場上很常出現:

之柔工作能力不錯,卡了個中階主管的位子,最近公司業務量大增,工作量直線上升,加上主管盯得緊,日子變得很難過,之柔開始跟其他部門的同事抱怨:

「煩死了,主管一直丟東西過來,別人的事也要我支援,憑什麼?」

「為什麼我的Team要做得比較多?能力好就活該嗎?」

「我都要累死了耶…為什麼公司還不幫我加薪?」

之柔一連問出三個為什麼,其實她想要表達的概念就是三個字:「不公平」!她沒有先把這些情緒內化,選擇直接「點火自燃」,把自己的情緒放到最大,由此可見之柔江湖走跳的時間還不夠長,不然就是智慧還沒開。能者多勞,沒錯,這是真的!但做得多、領得多,這件事在職場上絕對不是正相關。

之柔過不去的點是,為什麼我能力好就做到死?這有兩種可能性:第一種,因為當火燒屁股時,主管要找人救火,當然先找好手,說句現實點的,主管現在只想要趕快解決問題,哪管得到公不公平。既然工作推不掉,你至少表面上也要開心接受,暗地裡速速「大幹一票」,趁機打造一張屬於自己的戰功成績單,往後才能更多的籌碼,得到你想要的職位或鈔票。

另一種,你能力好,但可能在主管面前做人失敗不討他歡心,職場做人比做事難百倍,你不是主管的愛,有辛苦活,當然先丟給你啊。這個時候做了不見得有功,但不做絕對死無葬身之地,說不定因此被抓住小辮子,趁機把你給剷除了,職場上的惡鬥永遠不會終止,識時務者為俊傑,撐下去總有方法突圍。

抱怨不會讓你更好

之柔的負能量爆表,最後搞到大家都知道她現在處於「老娘不爽」的狀態,沒想到之柔的副手志偉,私下跟主管很「親近」,他「如實」地跟主管反應之柔四處抱怨公司的不是,還補了一刀說,「又不是只有她很累,之柔真的很沒團隊合作精神耶!」結果主管知道之後大不爽,把之柔叫去海削一頓:「我看不到你對公司的向心力,只看到你帶壞部門風氣,專案還沒做完做好,就在跟我吵要錢嗎?」過沒多久就拔了她的管理職,志偉反成了之柔的頂頭上司了…

你發脾氣、鬧情緒,無非就是希望現狀改變,但試問哪個主管都火燒屁股了,會因為你心情差,趕快幫你升職加薪逗你開心?除非你是他小三…..職場生物鏈,一環扣一環,當你還是底層的浮游生物時,請管好自己的嘴;當你漸漸往上爬,嘴更需要控管,禍從口出,職場上因此陣亡的案例不勝枚舉。因為,抱怨不會改變現狀,但會改變別人對你的看法,尤其當已有管理職在身,你的情緒更容易引起整個團隊的氣氛,小事變大、大事就炸,這些自己攪動出的反作用力,比蝴蝶效應可怕100倍啊!

主管的情緒,不是你的責任!

職場就是江湖,冷靜能閃浩劫!即便外在因素導致內心澎湃、暗幹洶湧,就算裝,也得裝出鎮定樣,尤其面對來自公司或主管的壓力時,更不要自亂陣腳最後弄到自廢武功。當察覺情緒波動越來越大,請先深呼吸,想想「情緒薪水」一毛也沒有,生氣真的很不值。接著試著換位思考,也許無法馬上澆熄怒火,但當務之急是先理解主管邏輯,之後才好對症下藥。畢竟職場打滾,比的不是脾氣,而是比氣長!

凱莉不加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