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漸趨向貧窮化的老人,我們稱之為下流老人。這個名詞來自日本,但目前在台灣也已被廣泛使用。

未來,我們不僅是「下流老人」,更可能成為「過勞老人」,因為政府養不起你、家人養不起你、退休後,你也養不起你自己,到死前的最後一刻,都必須出賣自己的體力才能活下去。

靠自己和家人來解決貧困和照護的需求已經到達極限,淪落為下流老人是自身的責任嗎?我們還能做些什麼來改變這個現況?

〈個案〉50歲時被公司裁員,在便利商店工作的田坂先生(化名)

從一流商務人士淪落至無業

在東京大型物流公司營業部擔任課長的田坂先生(男性,66歲)。在8年前,58歲時,遭到裁員,不得不離開公司。

裁員的導火線是雷曼兄弟事件。整個物流業受害甚鉅,即使是田坂先生的公司也要進行大幅度的人事調整。當時,田坂先生擔任營業部的主管,帶領許多部下。

「進公司之後,我累積了超過30年的資歷,也被交辦了許多重要工作。當時,我完全沒想到自己會成為被裁員的對象。」

然而,事與願違。公司為了控制不斷增加的損失,不只是20、30歲員工,薪資較高的40至60歲員工也成了主要的人事調整目標。特別是50至60歲的員工都被要求主動退休。過去被交付的工作全部被拿走,公司已無田坂先生的容身之處。

辭掉工作時,田坂先生和妻子及三名子女同住。他非常不安,不知往後5個人的生活該如何是好。

「3名子女中,最小的剛好要考大學。以後,每個月要給他10萬日圓的學費和生活費,房屋貸款還有10年以上,一個月要償還13萬日圓,實在沒有辦法就這樣直接退休。」

雖然多少可以領到一點退休金,但當然無法只靠那些錢來養家。田坂先生退休之後,馬上就開始找工作。

「我覺得過了50歲應該很難再找到工作」

不管從就職生涯歷練還是能力來說,田坂先生都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商務人士。但是,要找到一家願意雇用他的公司卻不是那麼容易,他說,有許多公司他甚至連門都進不去。理由非常單純,就是因為年紀太大。

「一開始,我覺得薪資條件和之前一樣,或者是少一點也沒有關係,但我這想法實在太天真了。不用說是談條件了,他們根本不會聘我當正式員工,我只能找到兼差、打工或派遣員工的工作。的確,相較於雇用一個超過50歲的大叔,年輕人應該比較好用,而且也比較有前途可言。仔細一想,我自己在擔任課長時,也會希望課內可以分配到年輕的下屬。」

幾乎所有招募正式員工的公司都以「為了打造年輕階層的長期職涯」這樣的理由,將35歲設定為招募年齡的上限。而且,就算徵才條件上寫著「年齡不拘」,一旦打電話詢問,還是會得到不怎麼友善的回應:「嗯……你當然可以來應徵,但我覺得過了50歲應該很難再找到工作。」雖然法律上禁止在招募人才時設定年齡限制,但事實上,對中高年二度就業而言,年齡的確是一個關卡。

結果,雖然應徵了十幾家公司,但大部分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沒有一家公司願意雇用田坂先生當正式員工。

田坂先生回憶說:我壓根兒沒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他畢業自一所公認的一流大學,在公司工作超過30年,也擔任過重要職務。他原本計畫努力工作到65歲,甚至70歲,然後,在子孫的圍繞下過著富裕的退休生活。

然而現在,卻沒有任何公司想雇用自己。

未來,除了靠著打工來維持生計,應該也沒有其他辦法。過去累積的一切到底算什麼呢?田坂先生覺得相當無力。

不知體力能否支撐到付完房屋貸款

結果,田坂先生找到的工作是一家貨運公司的兼職搬家工人。

「總之先工作,因為至少必須賺一點錢。但是,因為搬家非常耗費體力,我完全比不上年輕人,馬上就感到力不從心,結果,大約兩個月就辭職了。」

之後,田坂先生又做了醫院清潔員、福利設施的接送司機、照護中心的照護員等各式各樣的工作。但是或許是因為做不慣,他覺得腰痠背痛,不管哪個工作都沒辦法長期持續。

最後他找到的工作是便利商店的兼職店員。現在依舊和大學生、高中生、打工的主婦,以及越南籍留學生一起一週工作5到6天。他做著打收銀機和幫商品上架的工作,時薪900日圓,換算成月薪,大約有17到19萬日圓。這是田坂先生保護家人最後的方法。

「生活非常辛苦,但不管再怎麼努力工作,以後都不可能更輕鬆,只會變得更加辛苦,真的是太痛苦了,無法抱持任何希望。現在還可以靠著剩餘的退休金和存款勉強度日,但不知還能撐幾年……」

他說,退休時和退休金合計超過2千萬日圓以上的存款,在付完孩子們的學費和房屋貸款後,只剩下幾百萬日圓。如果付不出房貸,就必須考慮放棄房子。房貸還有4年才能付完,沒有人可以保證田坂先生的體力是否可以維持到那個時候。

書籍簡介

書名:續‧下流老人:政府養不起你、家人養不起你、你也養不起你自己,除非,我們能夠轉變
作者: 藤田孝典
譯者: 吳海青
出版社:如果出版社

書籍簡介:未來,我們不僅是「下流老人」,更可能成為「過勞老人」,因為政府養不起你、家人養不起你、退休後,你也養不起你自己,到死前的最後一刻,都必須出賣自己的體力才能活下去。

靠自己和家人來解決貧困和照護的需求已經到達極限,淪落為下流老人是自身的責任嗎?我們還能做些什麼來改變這個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