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興奮的在教室裡笑了出來!一直問隔壁的「學長同事」,考上台科大後,要找哪個老師當指導教授。

玲玲,今年48歲,年初,台科大EMBA上榜,讓已經在公司工作超過15年的她,興奮莫名,無法控制自己的喜悅。

我問她,為什麼想要再進修,她掩不住激動的心情說:「敏敏老師,我工作好久好久了,我太習慣這邊所有的一切,最近這一兩年,我看著孩子上國中,他們學的內容和我以前當學生時,差別好多,我覺得我似乎退步了,我自己也要做個好榜樣,因此才會有再念書的打算。」

「為什麼不自己買書,自己念就好?念EMBA很花時間,而且學費不便宜。」我試著深入地問她。

「老師,我已經快50歲了,要做到真正的改變,只靠自己,意志力太單薄。進到校園,和別人做交流,和別人做比較,我的改變速度,會比較快,也比較大。」

讓人感動的一段自省對話。

我望著她快樂的側臉,像是看到一個10幾歲的少女,考上第一志願,即將進入人生另一階段的喜悅。她興奮地問隔壁的男同事,要去哪裡用餐,交通要怎麼去,開學第一天要準備什麼...。那種近乎「回春」的喜悅,真的是用多少金錢都換不到的。

另一個我的多年老友。我已經,快要跟他沒話說了。

老友也是在金融產業上班,擔任某證券公司法人單位副總。不到50歲的他,年薪早破300萬。偶爾,因為課程關係,必須跟他聯絡,因此這5年來,我親眼見證他衰老的歷程。

他住在中壢,一棟2層樓的洋房,膝下一個獨子,小孩這幾年念高中,比較不需要父母照顧,他開始覺得有點「無聊」。晚上回到家,習慣當家庭煮夫的他,弄完一家人的晚餐後,晚上就念念閒書,星期六日就種種花,「拈花惹草」是他勉強稱為的「娛樂」。

老朋友見面,總是會閒聊一番,但是,你跟他多聊幾句,就會覺得「聊不下去」。他的每個答話,讓人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麼。俗稱句點王。

我告訴他:「你在金融產業,Fintech會相當程度的影響你們金控的未來,你自己對這個趨勢,身為副總,你有什麼因應的做法嗎?」我向記者一樣的,試著訪問他。

他說:「這種科技的東西,來來去去,沒有定性,反正到時候公司希望我們做什麼,我就怎麼做。現在想這些做什麼。」他說。

我告訴他:「回學校進修,很多人和人互動的方式,跟以前在工作都不一樣,我覺得有時候很受傷。」我試著和他分享心情。

他說:「學界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是小孩子喔,這種事情行之有年,還要有人提醒你?沒準備好,就不要進學校念書。」他嚴厲地答。

我問他:「你讀這麼多閒書,要不要考慮念個EMBA?也可以多認識認識其他人,應該對工作也很有幫助!」我熱情地邀約他。

他說:「你覺得我念的書還不夠?還要去學校花錢花時間讓那些腦袋有洞的人,教我什麼叫做金融?什麼叫做管理?」他不屑地答。

對話結束。話不投機,半句多。

我聽著他逐年老氣的聲音,那種滄桑,讓我彷彿聽到一個70多歲的老人,睥睨俗人,對著以前的光榮,自我感嘆和哀傷。他不理會別人的忠告,哀怨地覺得所有的付出公司都沒有看到。五年來,他的日子都一樣,不同的是,心愈來愈硬,心情愈來愈老。

和玲玲成為一個強烈的對比。

上課中,我常常跟我的學生說,「下班比上班重要」。下班的你,在照顧家庭之餘,一定要讓自己多出去參加研討會、課程、分享會、演講。多和別人認識,多和別人攀談。人會進步,是因為有比較。有比較,就知道自己的匱乏。知道自己匱乏,會讓自己謙虛。

謙虛,是所有成功人士的共同點。因為那會迫使自己不斷的努力。你可以看到所有成功人士在攀上頂峰之餘,一定都是「感謝,再感謝!」

昨晚,和老公一起整理廚房。

這個獅子男,陪我這個霸氣的牡羊女走了28個年頭。我們認識11年才結婚,他一直都是比較照顧我的一方。他懂我的個性,聽了我的故事,他說: 「要感謝的人真是太多了,所以就,謝天吧。」聽完,我崇拜地看著他,猛點頭。

他又說:「要改變的事情也太多,所以就,改天吧。」我氣急敗壞地瞪著他,也是,猛點頭。

玲玲,去念書吧,讓自己做得和以前不一樣。然後,也許不時,我們會在基隆路上偶遇。

(本文如有情節人物雷同者,純屬巧合)

【商周學院】持續學習嶄新管理、職場實戰智慧,立即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