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某些特定類型企業而言,追求數位化是一種賭注。因為網路勢必會接觸更大眾的市場、更年輕的客群,這看在如精品業這類追求高端、高消費市場的公司眼裡,仍有顧忌。但精品老店Burberry選擇將數位化的油門直接踩到底,來自他們對市場的精準洞察...

你現在位於《商業周刊》全新推出的「管理頻道」,我們用最新的企業案例,帶你思考數位浪潮下該如何轉型、戰勝不景氣!
☛訂閱管理趨勢報,每週免費獲得管理頻道最新消息

Burberry已是高齡逾一百六十歲的品牌,是最善用社群媒體的精品。光是在臉書上,Burberry就擁有超過一千七百萬名粉絲,是Prada的近三倍。它在社群媒體上的成績,甚至讓前任執行長艾倫茨(Angela Ahrendts)在二○一三底因此被蘋果挖角,擔任副總裁。

Burberry的數位化起步相當早,在多數精品還沒擁抱社群的二○○六年,艾倫茨便發願要成為「第一個完全數位化的精品公司」。

從前,時裝秀的舞台,只有VIP大戶與權貴們能接近,後台的秘密,只有時尚記者能一窺究竟。但這品牌卻是所有一線精品中,最早透過網路,自己掀開自家後院,讓一切變得透明的品牌。

在Burberry舉辦、全球第一場以行動裝置直播的時裝秀中,千禧世代的消費者,就算一件它的商品都沒買過,也依舊能從推特(Twitter)和Instagram上,看到服裝秀現場、紅毯專訪、後台照片到幕後花絮等細節,比現場VIP客人享受更多。

該品牌更率先在二○一三年,成為全球第一個,在推特上開設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客服帳號的精品。

此外,該品牌更不斷推陳出新,發展各式網路原生活動。模仿潮流雜誌,邀請網友上傳自己穿著Burberry經典風衣,演繹風格的照片,或是在網路上建置虛擬試衣間,讓消費者像玩洋娃娃穿衣遊戲一樣,自己搭配各種細節、客製化風衣,並進而訂購。同時針對分眾的社群媒體,如Google+、視覺化社群Pinterest等,發展不同的社群媒體策略。

Burberry的舉動,對精品業而言存在著風險。因精品業賣的就是神秘感,若操作不當,變得有「普及」感,沒人知道,消費者是否還願意為一件風衣付出逾新台幣七萬元的代價。

艾倫茨接受《哈佛商業評論》訪問時表示,也許千禧世代現在還不是精品業購買主力,但她相信未來會是,「而且這群客人是我們的競爭對手都忽略的一塊。」

千禧世代確實沒有辜負Burberry為他們付出的賭注。該公司四月初公布的二○一四下半年財報,營收仍比前一年同期增長九%,比精品業平均的五%成長率高出許多。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