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出第一步,即可知道下一步如何走」是捷安特董事長劉金標,這位改寫台灣自行車產業的教父級人物,在創立巨大這家公司44年,宣布交棒這一天,最想對《商業周刊》廣大讀者說的一句話。這句話,歸結了他38歲那年,從破產邊緣出發,一路騎創顛峰的事業經營心得;以及50歲之後,才開始認識自己的人生回甘滋味。

這幾年喜歡人家叫他「標哥」的劉金標董事長,為什麼挑這句話送給大家?

做為接觸十多年的採訪對象,我嘗試從《沒有唯一,哪來第一捷安特劉金標與你分享的人生思考題》(商業周刊出版)一書中,若干標哥親口自述的段落,來解讀他的內心想法。

【如何從人生最大危機中脫困?】

「若要我回想,這輩子曾經遇到的最大危機,年輕時養鰻魚,一夜之間魚塭被颱風捲走,應該是其中之一吧!還記得,那一天正值滿潮,颱風來襲造成海水倒灌,沖破整道堤防,我在魚塭旁目睹巨浪來襲,嚇得開車就跑,回到家整個癱在沙發上,腦中一片空白。還好當時逃得快,否則連人帶車被海浪捲走,就沒有今天的巨大了。40多年前的我,面對一夕之間,投資在鰻魚場的2000多萬,就這樣整個流掉,也擔心過不知道還要再賺多久才能賺回來,更不明白,老天爺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事業經營和人生過程一樣,必然都會經歷許多劇烈起伏,才能獲得可觀的成就。常看到很多人因一時生意失敗,就懷憂喪志,甚至從此一蹶不振,但我卻很少有如此負面的想法,因為我這一生從沒把金錢擺第一,所以即使面對再大風浪,內心並未真正感到害怕過,我思考的始終是如何脫離困境再出發。」

【如何激發出自己無窮潛力?】

「人都有潛力,但有多少?自己往往都不知道,不管是人生或事業,要不是你把事情做出來,或爬上去另一個高峰,是看不見另一個新的舞台和商機,以及進一步的發展空間。如果一個人從來沒有機會爬上山頂,也就沒辦法看到自己擁有的實力。」

「以騎自行車為例,以前我騎台中大肚山的都會公園,不曾騎到山頂過,因為往往騎到一半就覺得很累,轉彎回頭,不再嘗試騎上去,一直都是這樣。直到有一天,認為不能一直這樣沒進步,就替自己設定目標,一定要騎到頂點,當時雖然已經很累很累,但因為相信自己還是可以踩上去,就心無旁騖繼續踩,真的就這樣騎上去了耶!從此之後,我就認定我的實力原來是在這裡,潛能只有自己看得到,沒有做出前,就連自己也不會知道。」 

【如何能和最美的風景相遇?】

「我常對年輕人說,就像騎自行車,向前跨出去一步,才能看到前面的風景;生涯的過程也是一樣,一定要先跨出去不要怕,做了以後自然就會看到下一個機會。」

「直到今天,還是有很多人不贊成我騎車,尤其年紀和我接近的70幾歲友人,比起那些叫我「標哥」的年輕朋友,我和他們之間的代溝,反而還要更大,這也很有意思。他們所持的理由不外是,年紀這麼大還騎車實在太危險了,不然就是擔心我一個人騎車趴趴走,安全性堪慮。」「大家的好意我心領,但我常常覺得,如果做什麼事,都害怕跌倒,或老是擔心這憂慮那,想做的事根本永遠都沒辦法做。」

【如何掌握未來的命運?】

「經營事業超過60年,我看過很多經營者,事業不順遂時,怨天怪地,或求神問卜求改運;不然就是期盼貴人出現,生意馬上可以變好。或許真有所謂的『貴人』,在特定時點對一個人的改變帶來促進效果,但我認為,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在自己。因為,如果平常就不具備學習心態,人家的建議也聽不進去,就好比學生沒有準備好,或根本沒有學習意願,找再好的老師都沒用一樣。」

「『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從我的人生經驗來看,這句話真是千真萬確。只要你下的功夫夠深,就可以看到未來的命運,雖未必很具體,但絕對聞得出來,並預測自己人生未來的軌跡和方向。」

【如何擴大視野和格局?】

「我常提醒年輕人,台灣是島國經濟國家,稍具規模的公司,都要靠外銷,國內市場真的很有限,如果經營自行車只看國內市場,巨大一定死的很難看。我也總比喻,台灣實在太小了,好像浴缸,人跳進去水就溢出來;世界好像太平洋,人跳下去不會有任何影響,所以一定不能待在浴缸裡做判斷。但現在年輕人陷在台灣政治生態與媒體環境,看到台灣、看不到世界,這是最欠缺的。年輕人要看外面,讓自己的能力和國際接軌,或至少要有國際水準,千萬不要抱著台灣什麼都最好的心態,只看到台灣、看到自己。」

「不像人口多的國家,經濟的深度和廣度夠大;海島經濟體因為機會不多,大家看問題和思考事情,往往深度不夠比較膚淺,凡事講求速成,這也是和國際觀不足有關。日本人有一句話,『自己長住的地方,就是皇宮』。確實,台灣沒有什麼不好,人民的素質也很高,但世界各國有太多東西可以學習了。」

【怎樣找到自己的熱情?】

「電影《練習曲》相當程度改變我的人生,但很多人也看了這部電影,卻不見得和我一樣,因此踏上環島的旅程,發現不一樣的自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別?答案是:我本來就有夢!『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那句對白,剛好把我一腳踢上路。」

雖然我對外界說,騎車環島這個夢想,在我心中已經存在十多年,但其實,應該說,早在30年前,這個夢想就已在我心中萌芽了。1985年,我接任中華民國自由車協會理事長,從製造端跨入當時全然陌生的競技領域,我這才發現,原來國內的自行車選手看來看去,就那幾張熟面孔,於是,便決定透過舉辦國際賽事,從促進自行車競賽風氣著手,也才有之後1989年起舉辦的『國際自由車環台公路大賽(Tour de Taiwan)』。決心要做的事,我一定會下深功夫。」

是的,標哥交棒了,但若要問他真正退休了嗎?我的回答是,內心永遠有夢的標哥,今天的交棒,是為了明天再跨出下一步!

因為,在本書最末,這位單車上的蘇格拉底是這麼說的:「我有一個夢想,既然台灣自行車產業實力領導全世界,當然可以讓全世界的人來台灣,騎到最好的自行車,就像要滑雪很多人會想到瑞士,以後人們騎自行車,會想到台灣一樣,成為全世界車友心目中最棒的「自行車樂園」(Cycling Paradise)。這個夢做得很大,一定會有人笑我『口氣比力氣大』,但我深深相信,唯有跨出去,一步步不停地前進、落實,透過傳布「自行車新文化」,這是可以達到的目標。」

巨大交棒》捷安特董事長劉金標44年來的體悟:跨出第一步,即可知道下一步如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