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要做電競大商機,卻在我們走進一家公司採訪後,重點變成台灣電腦業轉型。

因為他們遞出了奇特的名片。

幾位高階主管,目視約末有四十幾歲,艷紅色名片背後,印了他們喜歡玩哪款電玩遊戲,每張名片都因人而異。我反覆看這名片,覺得新鮮。

在採訪上市公司的經驗中,我幾乎沒看過這樣的名片,標示出個人偏好,而不只是組織頭銜學歷。太多「高大上」的名片,職稱一個比一個嚇人,不是董總就是博士,不是全球就是亞洲,好厲害好厲害的字眼,卻少了靈魂。

一張敢標示個人特色的名片,顯得獨特、有靈魂。背後是企業的自信。

他們並不是電競軟體公司,而是做硬體的,但他們清楚客戶是電競玩家,所以把自己變得跟玩家一樣,而不只是製造硬體、專注抓蟲的工程師。

這家公司的KPI,還包括你跑了多少大學校園,收集到多少的玩家情報,以及電競過了過了哪幾關。

這公司叫微星。營收遠比許多科技公司小,卻是全球電競筆電市占第一;但他其實不年輕,已創立三十年,身形體積也不小,年營收大約七百多億元,旗下也有一萬多人,想轉身也不怎麼輕盈。

新創公司的名片稀奇古怪,常見,但不年輕也不迷你的企業,名片也能變活潑,卻不容易。

企業轉型絕不是靠著名片,但它卻是勇敢與眾不同的象徵。有多少企業,光是一個組織架構、職稱頭銜,請了多少顧問公司,還是動彈不得,遞出名片一看,不必解釋,就是一個老企業。

嘴裡喊著轉型,行為卻很僵化,就像穿著不合身的外套,在江湖上行走,還妄想飛簷走壁。

三十年的條條框框,他們能咬牙打破,我覺得了不起。如果一個老去的、曾瀕臨虧損的、一大家子的企業,都能想辦法靈活轉身,讓自己既走在趨勢尖端,又謙虛地接地氣,很多殭屍的、老化的、瀕死的企業,真沒理由說自己做不到。

幻想有一天,媒體人的名片,不是總編、副總編、主任、主筆、記者、美編、文編、攝影……,是印上自己的專長、觀注的主題、技術、風格……,會是甚麼情況?

有沒有可能,名片不只是傳統組織與分工下的稱謂(對管理有意義,對認識ㄧ個人無意義),而有個人的靈魂?

蠻期待這一天。

或許到那天也無需名片了,人們能發展出更有趣的方式認識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