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這篇,很久了。

忘不掉那天她們爽朗的笑聲與笑容,嚴肅的開刀房,因為她們,變得生氣蓬勃。

「欸欸 , 口紅借我一下!」,「我也要!我也要!」

約一個多月前,做了這個女外科醫生的採訪,認識了將近十位女外,她們活潑、開朗、處事明快,腦筋清楚,有外科醫師的堅毅果決,也有女性的溫柔體貼。

那天早上八點,在高醫的開刀房裡,外科主任關醫師找了幾位年輕女外拔刀相助,她們急急忙忙穿上開刀服,戴上口罩,全副武裝集合,要趕在醫院門診之前拍合照,但是,攝影阿亮一看,就覺得怪怪的……只露出神秘的雙眼啊,太嚴肅了……;阿亮要大家把口罩拿下來,露出盧山真面目(哇哇,一個比一個美麗啊),開刀房內滿室馨香,突然,她們像發現什麼大事般的忙成一團,在包包裡翻找,原來是找口紅,「啊,我沒帶,借我借我……」,她們對著小鏡子輪流塗上口紅,原來女醫師也是愛美的啊!真像一群準備出門參加舞會、興奮不已的女大學生。

「平常開刀會化妝嗎?」我問了一個白痴問題,「不會啦,怕粉掉到病人傷口,」,「不過,我看門診的時候,會化妝一下,不要比病人還像病人,哈哈……

阿亮喬了好多組姿勢,大家配合度百分百,還對著鏡頭比YA,我想病人大概永遠看不到這可愛的一幕,拍完照,有幾個趕去門診、趕去開刀,幾位有時間的就留下來。

開始聊起女外的天花板,這麼忙,大概很難找到對象吧?關主任趕忙說:「不會喔,我們女醫師結婚比率超很高……」,大家開始進入時光燧道,七嘴八舌的討論起彼此的結婚趣事來了。

「歐,提親那天,每一個人都到了,就是我這個新娘不在,哈哈哈,因為要值班啊,沒辦法,」泌尿科張醫師說。

「明天喔,明天喔」另一位回憶,她忙到結婚前一天,才請半天假去發帖子,還請同事幫忙發喜餅,更有趣的是,因為太晚訂飯店,檔期很難喬,最後終於問到飯店空檔,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訂下去,這對準新人醫生夫妻就開開心心的去吃海鮮,結果,海鮮吃到一半,婆婆打電話來問:「別人去掃墓,你們要去結婚嗎?」,「哈哈哈!居然不小心訂到清明節。」

我想,外科女醫的細心專注,都用在病人身上了,日常生活小節,甚至一般人視為人生大事的結婚,她們都沒力了吧,只求程序有就好,不求完美。

「外科都很直爽,小節不拘,有些新人會為了幾塊錢,要不要燙金,吵半天,我們沒有時間,因為我們看得都是生命,絕對不會在意一張喜帖要不要金邊,隨便啦,新郎新娘名字印對就好了,其實,印錯沒關係,用立可白塗一塗就好了……」張醫師說,「對啊,對啊,我的喜帖上面飯店的地址還寫錯了,也來不及重印,就這樣發了,哈哈哈哈……」開刀房又是一陣笑聲。

「對了對了!你這個禮拜六要結婚,不要忘記去了,哈哈哈……」其中一位提醒另一位這禮拜要結婚,「沒關係,我前一天會提醒妳的!哈哈哈……

這可能我多年來踫到最開心的一次採訪,笑聲滿點,看到每天跟生命博鬥的女醫師的另外一面。

張醫師是全場焦點,那天,關主任特別把她找來,因為泌尿科女醫師經常得和男性那個部位「面對面」,趣事一籮筐。

當女醫師要歐吉桑脫褲子,那是什麼情況?剛開始,都是護士比較急,看到歐吉桑扭扭捏捏,褲子脫不下來,護士通常迅雷不及掩耳一把就把歐吉桑的褲子脫掉,為什麼?因為,後面還有很多病人在等啊,哪有時間等你歐吉桑處理心理障礙啊,後來呢,她和歐吉桑都變成好朋友,更知道歐吉桑「不能說的秘密」,歐吉桑有太太陪同是看一種病,但,單獨前來,都是看「另一種病」,因為在外面做壞事怕生病,來讓醫師檢查一下,這時,她就在病歷上註記:「不要讓太太知道」,觀察病人的家庭關係,是女醫師的一種體貼。

抓緊不多的時間,問一個老掉牙的問題,啊妳們為什麼會選外科啊?

「有興趣啊!」大家異口同聲的說。

為什麼?(嗜血嗎?腦海突然蹦出這三個字,覺得有點冷,不好笑,自己吞下去

「因為可以看到病人明顯的改變!,從很不好,變很好。」中國附醫鄭醫師告訴我,因為,內科的病永遠不會好,外科,卻可以有很多創新方法,讓病人癒後更好,開刀前後,差別很大;高醫關主任說,以腦神經外科來說,病人來的時候,情況都不好,但是,經過手術,病人可以醒來,可以下床,可以走路,可以過正常生活,病人躺著進來,可以走著出去的那一瞬間,是一種很大的鼓勵啊……

美劇、日劇、韓劇總喜歡以女外科醫師為主題,編寫動人故事,全世界都一樣,女性在外科裡,是少數份子,少數,總引人注意,總有話題,但,那一腔熱血,想讓病人活著走出醫院大門的使命感,是不分男女,沒有國界,是穿上白袍的第一天便許下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