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捷的捷運隨意殺人事件,除了引發國人對公共安全的思考外,另一個層面的思考點就是死刑的議題。先說,我本人是不贊成死刑的,一個所謂『罪大惡極』的人,一旦從事喪心病狂的行徑,對自己的生死絕對是毫不猶豫的。

此外,要一個對殺人衝動毫無節制的人,卻要忍受一輩子的牢獄之災,他們恐怕認為死亡才是種解脫。

前段時間,就在太陽花學運鬧的沸沸揚揚的當下,我們的法務部突然宣佈執行死刑。其中幾位受刑人,死前的呢喃不僅是恐懼而已,而是為何要等那麼久才辦。試想,一個無嚇阻人犯罪的刑責,真能減少犯罪嗎?

一個人之所以會犯下滔天大罪,背後有很多因素要考量,社會層面、家庭層面、國家層面、甚至靈魂層面。對佛家而言,能夠得人身,是累積好幾世的福報,如果斷然了結一個人的性命,亦是剝奪靈魂多世以來的進化契機。

一槍斃命,了結受刑人往後的成本,的確讓社會的重擔輕了些,也卸下受害人家屬的內心壓力。但金錢成本無法讓社會正視犯罪的共業問題,也剝奪受害家屬原諒的機會......

(全文未完,詳見:王大師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