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打這個貿易戰真讓人頭痛,股票變得難做不說,原本減稅帶來的經濟榮景未來,搞得一下變得模糊不清。不過川普這出手,有很深遠的政治意義,讓我來好好分析一下。

川普貿易戰,除了偶爾凌虐一下墨西哥小弟外,針對的對象,毫無疑義的就是中國了。中國不但經濟規模大,而且拿著市場大、生產力大這些條件,到處佔人便宜,即便最支持自由貿易的經濟學家,也無法漠視中國侵犯外國智慧財產權和對內保護主義的不公平貿易行為。

但中國實力這麼強,為什麼會怕川普?為什麼只能挨打?劉鶴(編按:中國國務院副總理)訪美,川普直接開條件要中國減貿易順差1千億美元,為什麼中國只能哀哀叫,而不能大大方方地說,「辦不到」?不是有人說美國欠中國幾萬億,為什麼債主說債務人在「凌遲」他們?債主怎不狠狠地抽銀根,讓美國好看?

中國的確逐步地在「抽銀根」,中國持有的美國公債在2013年達到高峰後,就逐步下降。不但中國減持,日本也是,但美國公債總量還是一直增長,現在有6萬多億了。怎麼越抽銀根,欠錢的還越欠越多?數學上來說,雖然中國持有的美國公債減少,但手上的美元資產並沒有減少,只是賣債買股,還有買一些其它的美元資產而已。而中國、日本減持的公債,進到其它外國還有本國私人機構手裡。舉例來說,面對利率上揚的局勢,退休基金、保險公司這些債券大買家,需要更多的無風險公債避險,所以外國人賣,而他們買。一來一往,美國財政部永遠不怕找不到人借錢。

但中國為什麼無法減少美元資產?從總經的GDP等式,我們就知道問題在哪裡了。這裡的數學很基本,所以忍耐一下,聽我解釋。

出口 - 進口 = 總產出 - (政府支出 + 民間消費 + 投資)

等式的右邊,講的是賺的錢扣掉支出,那就是儲蓄了。一個有貿易的國家,如果總體經濟是處於儲蓄的情況,那等式的左邊也得為正,那就是貿易順差了。儲蓄國一定是順差國。而對中國,或是東亞那些出口大國而言,經濟的成長完全依賴於貿易順差的存在。如果要讓幾億人保持就業,那就得一直有貿易順差,而有貿易順差,那就是會滿手美元,不管是有風險的美元資產,還是無風險的美國公債,都會一直增長。

人民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上,有龐大的外匯存底在資產項,也就會有龐大的人民幣發行量在負債項,這是廣大中國人民努力來的成果。但不管共產黨如何嘴硬,中國的經濟發展,是蓬勃出口創造出來的。共產黨政府當然知道仰賴出口的困難,所以他們也曾在GDP等式的右邊想辦法。如果政府支出、民間消費和投資增加,那中國的經濟發展,就和美國沒有關係,那是共產黨的夢想呀。所以蓋高鐵、機場,拆房、建城,放手互聯網經濟,一切的一切,都是要擺脫對出口的依賴。但這種中央集權的「一放就亂、一緊就死」的方式,並沒有解決中國的貿易順差問題,從越來越多的外匯存底就知道,搞活國內消費、投資,沒有成果。

最近共產黨在搞發達金融市場,鴻海的FII在上海上市,還有逼迫阿里巴巴和騰迅回國上市的這些行為,都也是活絡國內經濟的一環,不但吸納儲蓄,為貿易逆差到來之日做準備,還可以就近看管科技大咖,更可以用金融市場作為市場經濟的糾察隊,一舉多得。

但這些舉措都只能起小小的作用,而無法改變中國仰賴出口的體質。經濟學人在評論中國一帶一路的擴張成果時,下了很精闢的一個結論:The world doesn’t trust China。世界並不信任中國。

世界不相信中國,不但有政治的意義,還有經濟的意義。在一個人民都不相信政府的國家,一切決策都是灰暗不明,要世人怎麼相信中國作為負責任的霸權?錢能買到小囉囉,但買不到聽話的小弟,更買不到朋友。二戰後所建立的美國霸權體制,是環繞自由、民主、開放的美國所生成的共榮體制,德國、日本也許有小怨言,但他們服從美國的領導,「相信美國」。只要共產黨沒法把中國經營成自由、民主、開放的國家,世界就永遠不會信任中國。

到頭來,中國人民也不相信共產黨,才會有巨額儲蓄的問題。如果中國人民像美國人一樣對自己的未來有信心,根本就不用儲蓄,反而可以像美國人一樣享有貿易逆差和巨額的外國投資了。

川普這一搞,把中國的出口機器弄壞,也許就搞掉了共產黨的江山。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出自「普通人的自由主義」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