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家海洋大氣管理局(NOAA)主持的一項研究發現,含有石油精製化合物的化學產品—家用清潔劑、殺蟲劑、油漆和香水,現已成為城市空氣污染的主要來源,威力不輸車輛廢氣。根據這份發表在《科學》期刊的研究,就懸浮微粒損害肺部這種污染型態而言,化學產品產生的微粒大約是運輸領域的兩倍。

美國《科學日報》(Science Daily)報導,人類的化石燃料用量比石油基化合物多得多,以重量計大約是15倍。但研究主要作者、NOAA化學部門的環境科學研究所科學家麥唐諾(Brian McDonald)說,儘管如此,乳液、塗料和其他日常化學產品對空氣污染的貢獻,竟和交通運輸領域相當。

在這份研究中,科學家聚焦於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VOCs可能會飄浮在大氣中,並產生臭氧或顆粒物質。由於可能影響健康(包括肺損傷),這兩種物質在美國和許多其他國家都受到監管。

城市空污來源


汽車、化學日用品逸散各佔一半

生活在城市和城市近郊的我們普遍認為,我們呼吸的大部分污染是來自汽車和卡車排放或瓦斯漏氣。

這不是沒道理,過去幾十年的確是這樣。但監管機構和汽車製造商陸續改良了發動機、燃料和污染控制系統。因此,麥唐諾及其同事重新評估了空氣污染源,對產業和監管機構發表的近期化學生產統計資料進行分類,對美國洛杉磯的空氣進行詳細的大氣化學測量,並納入其他研究的室內空氣品質測量結果。

他們的結論是:在美國,消費品和工業產品排放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實際上比目前空氣污染清單的估計量高出兩到三倍,車輛排放則被高估。

例如,美國環保署估計約有75%的VOCs排放量來自車輛,約25%來自化學產品。但研究團隊評估最新的化學品使用統計資料和之前無法獲得的大氣資料後發現,其實比例是一半一半。

一個是揮發使用、一個是燃燒

共同作者之一、NOAA大氣科學家吉爾曼(Jessica Gilman)說,化學品用量少,排放量卻很多的部分原因是,這些產品和燃料之間存在根本上的差異。

「汽油儲存在封閉甚至密封的容器中,其中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經燃燒產生能量,但是常用溶劑和個人護理產品就是透過揮發來使用,像是香水或香味產品,讓你或鄰居可以享受香氣,但你不會這樣使用汽油。」吉爾曼說。

洛城來到交叉點


消費產品將比汽車造成更多空污

該團隊對這些VOCs最終如何導致懸浮微粒污染特別感興趣。去年英國醫學雜誌《刺胳針》(Lancet)上發表的一篇綜合評估,將空氣污染列入全球死亡率威脅前五名,其中「環境懸浮微粒污染」是最大的空氣污染源。這項新研究發現,隨著汽車變得更加乾淨,消費品排放VOCs、形成這些污染顆粒的比例也越高。

「洛杉磯已經來到這個交叉點。」麥唐諾說。他和同事們發現,他們無法複製大氣中測量到的顆粒或臭氧量,除非納入揮發性化學產品的排放。另一位共同作者、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學者高斯坦(Allen Goldstein)說,研究過程中他們也確定,人們暴露於室內揮發性化合物濃度非常高,而且室內濃度比室外濃度高10倍。

CIRES化學家德高(Joost de Gouw)說,新研究也發現,美國監管部門對車輛排放的控制非常有效。德高認為,美國監管部門應該將車輛以外的排放也納入管理對象。

參考資料:ScienceDaily(2018年2月15日),Consumer and industrial products now a dominant urban air pollution source

【相關新聞】中部空污交通排放、二次氣膠列前茅 學者:沿海大型工業減排最急

※本文獲《環境資源中心》授權轉載,原文:不輸車輛廢氣! 研究:消費產品漸成洛杉磯空污主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