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冠德科技董事長鄭淳正父子,是很特別的一次經驗。

兒子鄭吉君是商周企業家俱樂部的學員,他是冠德科技副總經理,也是柬埔寨廠負責人,他老遠從柬埔寨來上課,就讓一堆搭高鐵來上課的同學驚嚇到了。接著,他在課堂上分享逆境,竟然是解決千人罷工,一個三十出頭的年輕人,竟要面對這種連國際大廠都怕怕的事,當然更嚇壞一堆人,身為媒體從業人員,怎麼能放過這樣的題材!(報導請見《商業周刊》第1535期)。

真的,所有故事,都是從閒聊開始的。

「你怎麼會來上課?」(這是再普通不過的開場了),「我爸叫我來的!」鄭吉君說,「爸爸?」「對,他這輩子只看一本雜誌,就是商周!」「真的假的!?」(有嚇到,記者生性多疑,即便聽過這種天大的讚美,還是要再多問一句)。「真的,真的,他每個禮拜只要沒看到商周,就會一直找一直找。」他很認真的回答。

哇,我遇到鐵粉了!直到這次去柬埔寨採訪鄭董,才親眼得到證實。

這次的柬埔寨之行,其實反覆多次,商周之前做過幾次東南亞專題,都沒寫到柬埔寨,原因很簡單,它並不是台商、甚至是世界大廠的投資首選,不論地理位置、人口,經濟規模,都在東協十國吊車尾,即便它在金融面很國際化,以美元和柬幣為主要貨幣,外匯無管制,還是很少人會去。

但,冠德科技就是選了它,在柬埔寨蓋了最大電子廠,用高檔設備,吸引國際大廠前來下單,於是,在冷門地,建立全球第一的通訊電源基地,帶著這樣的角度,飛去柬埔寨。

鄭董很好辨認,第一眼就可以認出他,光頭、簡單到不行的穿著、短褲、舊T恤,還提了一個方形、像百貨公司贈品的包包,一直跟旁邊的幹部交代東交代西。

這好像是不少成功的老闆的正字標記,不注意穿著打扮,一輩子關心的,除了工作,還是工作。

坐下來開始「閒聊」,其實是想把他「走人少的那條路」經營心法挖掘出來。

談到一半,鄭董突然想到什麼緊急事似的,轉頭問兒子:「誒,現在商周怎麼那麼慢啊,傳好慢啊......是不是哪裡出問題,」,兒子趕快回答(對,老爸性子急,不快回答,他會一直逼問):「這樣好了,我在這邊先下載,再傳給你。」

光頭、短褲、舊T恤、拎贈品包... 70歲老董不享福只愛工作

這對父子,不住在同一國,爸爸住在廣西北海舊廠,兒子住在柬埔寨新廠,爸爸一、兩個月來柬埔寨視察新廠一次。原本爸爸看紙本,後來嫌紙本寄到中國太慢,等太久,兒子幫他訂ipad版,老人家和新科技磨合需要時間,常常不小心帳號密碼忘記,又重新申請,這次爸爸趁見到兒子,趕快叫兒子解決看電子版雜誌的「疑難雜症」。

晚上在工廠餐廳吃飯,本來想和他多聊一點,誰知道,他一吃飽就起身走人,原來他每天晚上九點就睡,早上五、六點就起床,生活規律,還有,睡前還會看一點書。「什麼書啊?」我問,「你們商周啊,」鄭吉君說,「他就只看這個。」

真是生活簡單到不行的人,固定看一本雜誌,理光頭,衣服鞋子也幾乎都是朋友家人送的,名牌、仿冒品、贈品,通通沒關係,都可以混搭。

他的光頭,有個小故事。他辦公室固定會放一把電動刮鬍刀,邊看電腦郵件,邊刮鬍子,刮鬍刀就一路從下巴,剃到頭頂,最後,連頭髮也一起刮乾淨了,一刀把整顆頭上的毛都剃光,一氣呵成,這樣,連去理容院的時間,都省下來了。

但,他管工廠可是沒這麼簡單。帶我們參觀工廠時,他十足專注,一邊講解,一邊緊盯流程,突然,他停在一名柬籍員工身後,彎下腰來看輸送帶的角度,輸送帶將電源器成品送到員工面前做檢查,但,這名員工前面的輸送帶角度比較高,造成電源器落下的速度較快,員工前面堆積的成品多;他發現角度怪怪的,就趕快要線上主管立馬處理,一群人小跑步趕來,立馬解決。

年近七十,還在第一線的老闆,應該不多,管工廠又是經營事業最麻煩的事,幹嘛這麼累?鄭董笑笑說:「我(財富)老早就吃不完了,都頂到天花板了,很多人勸我,變現算了,可是,我就喜歡工作。」,哇,還真的有人以一輩子工作為職志。

「能夠不玩(指經營事業)下去嗎?退場很輕鬆喔,但我這輩子培養出來的專業員工就沒了,柬埔寨可以傳承在廣西北海培養出來的人才,這樣才能永續。」

對多數台商而言,獲利退場,享受人生,是美好的結局,但,少數台商卻選擇一條人少的路:「永續經營」,這條路漫長而辛苦,卻是產業一股強大的穩定力量,也是隱形冠軍們共同選擇的道路。

【作者簡介】

賴寧寧,現任《商業周刊》副總主筆,新聞工作超過廿年,紀實報導作品「阿共、銀彈、虱目魚」、及地方財政議題「失速的台灣債」獲得金鼎獎、吳舜文新聞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