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我沒有這樣逼小孩」、「幸好我小孩功課沒有這麼好」、「我是開明的父母,我的小孩一定不會做出這種傻事」......

這些,可能是很多人看到近日北一女新生跳樓自殺事件,腦海中興起的念頭。人們藉由幸運者的不幸,成功者的失敗,而得到療癒,感覺自己的普通成就,普通的親子關係,普通的教養方式,普通的小孩,普通的日子,其實還蠻好的。

人們心裡想:「我雖然不是醫生,但比那對優秀爸媽,還了解自己的孩子呢。」

但普通的爸媽加上普通的孩子,就真的不會釀成悲劇嗎?

這起自殺事件,媒體似乎太放大「北一女」這個符號了。我雖沒有統計,但推測分數頂尖的青少年自殺率,未必會比分數中等或後段班的青少年比例更高。自殺未必跟課業壓力、父母管教方式正相關,開明父母的孩子,也是會自殺的,打罵教育下的孩子,也未必會去自殺。

自殺也未必跟貧窮完全相關,雖然極度貧窮或大額負債,確實會讓人有自殺念頭,但我看過一份統計,台灣較貧窮的縣市,例如花東,自殺率反而比較富有的縣市,例如北部縣市來的低。

而北歐國家例如丹麥,人均所得高,福利制度完善,被認為最快樂的國家,自殺比例甚至比很多貧窮國家都高。以上這些,都很難純粹用壓力、或經濟力來解釋。

每個人都曾經是青少年,身旁或多或少都有人想要自殺,甚至自己也有過這樣的念頭。這念頭,經常與「無價值感」有關,當覺得自己的存在毫無價值,若加上與人口角,或一時情緒衝動,搧風點火下,就容易走上絕路。

無價值感的來源很多,被父母否定,被同儕排擠,被心儀者拋棄,都可能產生自我懷疑。如果是貧窮,但有彼此相依的家人,關心的鄰居,甚至是一條依賴自己的狗;如果功課不如人,被同學恥笑,但有一位關心自己的老師;如果身欠大筆債務,卻有員工忠心跟著,還有幼小兒女要扶養......這些,都可能讓人雖想死,但因為某種存在的價值,而不致真正走上絕路。

所以,如果是「避免孩子自殺」這個命題,「如何讓孩子找到自我價值,讓他們有能力因小事而快樂」,可能比討論要不要逼孩子念書、考名校,來得更實際些。

有些孩子知道考試只是他人生的一部分,這世界有意思的人事物還很多,那考試、選校的壓力,並不會讓他想結束人生。

有些孩子縱使功課很好,但若覺得人生如同嚼蠟,自己只是父母的延伸,考試的工具;或者倒過來,父母太忽略、疏於關心,孩子又沒有其他興趣或足以支持的友誼,那就很容易失去價值感。甚至開明的父母,孩子也可能因為感情受挫、事業受阻,自覺人生意義被摧毀,而走上絕路。

當孩子走絕路,怪罪父母,似乎是這社會慣常的集體行為。當然父母有可能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但未必是全部。我只是覺得,如果一個人存在的價值感,是多元的,自發的,或許,這就可以拉住一個人。

但我們這個社會,對於價值、意義、趣味,比起收入、排名、成就,順序似乎放得比較後面。

如果一個孩子,看到花會笑,看到小狗想抱抱,看到機器人想拆解,看到小說能著迷,看到老人摔跤會去扶,看到娃娃車卡住會幫忙推,看到同伴優秀而不妒忌,看到落後者而不恥笑,看到山會想探索,看到海會想像遠方......。

如果大人主導的環境,能讓孩子的生活,有滋有味,有付出有收穫,有探索有啟發,能藉由點滴小事,體會自己存在的價值,那我們又何必擔心自殺問題?若是如此,那已經是個人的選擇,而不是誰的過錯了。

【作者簡介】

劉佩修,商業周刊副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