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前領導人卡斯楚(Fidel Castro,外國人才會叫他卡斯楚,古巴人都稱呼他「菲德爾(Fidel)」),終於走完他九十歲的人生。這位建立西半球第一個共產國家、全球在位時間第三長的統治者(僅次於英國女王伊莉莎白及泰王),又再次吸引世人注意。

和資本主義龍頭美國對幹逾五十年屹立不搖,卡斯楚一直是全球左派的英雄人物。他本人極有魅力,演說時滔滔不絕。至今《金氏世界紀錄》上的聯合國最長演說紀錄,就是卡斯楚在1960年創下的:4小時29分鐘。1998年他在古巴國內議會演說時,還曾創下7小時30分的紀錄。

身為西班牙富人地主之子,卡斯楚卻自幼傾向左派革命。1956年,他與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從墨西哥率眾潛入古巴,三年後推翻了美國支持的獨裁者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成功將古巴赤化。革命成功後格瓦拉當上古巴中央銀行總裁及工業部長,1965年因與卡斯楚「理念不合」棄官而去,至剛果及中南美洲「輸出革命」,最後在玻利維亞被殺,至今「紅色羅賓漢」格瓦拉仍是全球左派「心嚮往之」的完人典範。

至於卡斯楚則在革命成功後掌握古巴大權,內政上推行左傾社會主義路線,至今共產黨仍是古巴唯一合法政黨,外交上則高舉反美大旗,美國因此在1961年和古巴斷交,中央情報局曾派出一千五1500名傭兵,企圖推翻卡斯楚。

政變計畫慘敗,美國見硬攻不下,對古巴改採包括金融封鎖和貿易禁運在內的經濟制裁,這個經濟制裁一搞就是超過半世紀,古巴人民一窮二白,古巴天主教主教團秘書長曾說古巴「只有10%的人能過有尊嚴的生活」。

美國的如意算盤無非是希望藉由經濟制裁讓古巴「民不聊生」,人民揭竿而起推翻卡斯楚,但這個算盤顯然打不響,卡斯楚不但大權在握,而且還富可敵國:據《富比世》(Forbes)曾公布「君主與獨裁者財富」調查,卡斯楚個人的財富達九億美元(幾乎是英國女王的兩倍),在該排行中高居第七(不過卡斯楚否認他有這麼多錢,並揚言控告《富比世》)。

2008年卡斯楚退休後,其弟勞爾(Raul)上台,和美國上演「大和解」,美國總統歐巴馬並在今年破天荒訪問古巴。然而卡斯楚在媒體上撰文抨擊歐巴馬的和解言論是「包著糖衣的毒藥」,「古巴不需要帝國主義的禮物」。只是歐巴馬造訪期間,其弟勞爾仍奉為上賓四處陪著參訪,不免讓人懷疑兩兄弟是在玩「黑臉、白臉」的遊戲。

卡斯楚生前自稱遭遇634次暗殺,主要都來自美國中情局(CIA),手法包括毒藥、在雪茄裡下毒等,最奇的一次是他稱曾收到不明粉末,目的是讓他的鬍子掉光,以減少他在人民心目中的威望。

世人對卡斯楚的印象之一是他喜歡抽雪茄,其實他在30年前就戒掉了。有次戒煙後他曾指著一盒香煙對旁人說 : 「處理這盒煙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它送給敵人。」

卡斯楚一生和5個女性生下9個子女,長子迪亞茲(Fidel Castro Diaz-Balart(公認外表最像卡斯楚,他也是在蘇聯訓練出的核子物理學家。女兒之一艾琳娜(Alina Fernandez)是卡斯楚婚外情的結晶。艾琳娜在1993年藉觀光之名逃離古巴,目前是一名聲樂樂評家。

卡斯楚的反美路線為他博得不少喝采,有許多傳聞也開始往他身上貼金,其中最常見的就是革命前他曾被美國職棒大聯盟相中,後來卻因「唾棄資本主義」而拒絕成為職棒選手,因此流傳的說法是「若卡斯楚當初去打大聯盟就不會有古巴革命」。

但這種說法其實是無稽之談,據《哈瓦那的驕傲:古巴棒球的歷史》(The Pride of Havana : A History of Cuban Baseball)作者,耶魯大學教授艾切維拉(Roberto Gonzalez Echevarria)說:「關於卡斯楚能去打大聯盟的事,是一位美國記者瞎掰的,你完全找不到卡斯楚有曾在任何球隊打球或是被職棒隊相中的紀錄,甚至你完全找不到卡斯楚曾經是棒球選手的照片。」

雖然卡斯楚有著「不畏強權」的英雄形象,但他畢竟曾是大權獨攬的獨裁者,據「卡斯楚-好萊塢最喜歡的暴君」(Fidel:Hollywood's Favorite Tyrant)作者馮特瓦(Humberto Fontova)所說,卡斯楚統治下的古巴,在鎮壓異議分子的高峰時期「每十八個古巴人就有一個政治犯」、「比希特勒的納粹和史達林的蘇聯還嚴重」。

卡斯楚畢生獻給共產主義,然而在他有生之年,古巴卻開始走向資本主義。近年來古巴政府陸續放鬆管制,小規模的私營經濟逐漸興起。首都哈瓦那的出租車、私人運動俱樂部、按摩店、戲院等都變多了。2010年時,古巴有十五萬人是在小型私人企業工作或自己當老闆,2年後就已翻倍到四十萬人。如今古巴人可自由買賣房子和車子,甚至出國旅遊。

以前古巴國營的食品業,現在也允許私人經營,業主還可根據供需狀況,自主決定價格。至於國營企業,現在可保留一半的稅後淨利,古巴還計畫將國營企業五百萬員工分批「下崗」,意味著國營企業不再是鐵飯碗。

古巴另一個指標性的開放措施,就是允許運動員到海外淘金。過去五十年來,古巴選手只能為國家榮譽或對運動的熱愛而戰,因此傑出棒球員雖享有政府配送的房、車,但他們的收入還是和一般人一樣-每月20美元。2011年9月古巴政府宣布,球員可以赴海外打球,只要在國內繳20%的稅,以及國家徵召時返國即可。此後古巴球員赴海外淘金,不用再像前輩那樣「叛逃」了。

這些開放之舉都是在卡斯楚親眼所見。儘管他已不再掌權,然而60年前他流血流汗建立的赤色政權,終究還是抵擋不住經濟規律,走上市場經濟之路。「人們老是說社會主義失敗,但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資本主義又哪裡成功了?」卡斯楚曾如是說。只不過隨著他的去世,共產主義的理想恐怕再也找不到如此有性格的領導人來實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