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年輕的總統,面對最艱難的困局」,這是新當選的法國總統馬克宏(Emanuel Macron)的處境。身為歐元區第二大經濟體,法國經濟、生產力成長卻都居歐盟倒數。打著鬆綁旗號上台的馬克宏,在管制、補貼、保護氛圍盛行的法國能撐多久?這將是他未來最大挑戰。

法國經濟近年來積弱不振,最近10年平均每年成長不到0.6%(見表1),2017年預估成長1.4%,在歐盟28國倒數第4 ;個人生產力成長幅度近25年來在歐盟也是倒數第4。「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報告裡,稱法國「經濟前景脆弱,且無法有效降低失業率。」

每年GDP成長不到0.6%、經商環境差……最年輕的總統將面對經濟最糟的法國
製表:李盈穎

法國經濟問題來自政府對勞工保護與企業管制。法國有歐盟最嚴格的勞動法規之一,例如規定若員工數滿50人,公司就須設立3個勞工委員會,員工下班後也可不收發電郵,許多法國企業為避此規定,乾脆將員工數定在49人,因此出現「49人企業」林立的怪象:在法國,「49人企業」數量是50人以上企業的逾2倍。

OECD報告稱法國的法規多如牛毛,該國勞動法規逾3000頁,包括禁止企業在獲利時裁員、法官可判決企業多年前裁員無效,違反勞動法的企業主管以刑法論處入獄等,這些皆成壓抑企業活力元凶。在世界銀行最新的《經商環境》調查(Doing Business),法國排名比開發中國家的馬來西亞、昔日「歐豬五國」的葡萄牙還低(見表2)。

每年GDP成長不到0.6%、經商環境差……最年輕的總統將面對經濟最糟的法國
製表:李盈穎

另一問題是法國的社會捐,這是政府為「劫富濟貧」強迫企業繳的不樂之捐。法國社會安全支出占GDP比重居歐盟之冠(見圖1),對失業者補助長達2年,嚴重打擊勞動者的工作誘因。一位用化名「Thierry F」的法國人,曾出版一本《靠政府福利爽爽活20年》的書,他在書中稱靠領救濟成為法國第一批使用手機的人,聖誕節他還到阿爾卑斯山滑雪、沒事就去看電影打網球、24年來只工作過31個月。如今法國失業率超過10%,高於歐盟平均,其中就不乏領救濟而自願失業的懶人。

每年GDP成長不到0.6%、經商環境差……最年輕的總統將面對經濟最糟的法國
製表:李盈穎

制度造就的企業枷鎖與勞工懶散,法國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因此每況愈下,法國廣播公司(RFI)曾引述法國那提西銀行(Natixis)行長的話,法國是「提供西班牙的品質,卻要求德國的價格」,法國貨在全球市場占有率,從21世紀初超過6%,一路降至近年剩3%。

近年來石油價格下跌,一般法國民眾釋放出的購買力,也都用來採買進口貨,法國外貿收支從2002年出超破35億歐元,變成2016年入超近500億歐元。OECD在報告裡說:「法國產品價格成本高,競爭力不振。法國外貿赤字節節高升,就是競爭力下降的明證。」

法國的奢侈品與旅遊業雖居全球之冠,但與各國頂尖企業相比仍有差距,當今全球前十大最有價值品牌,沒有一家是法國企業(表3)。一般人生活中常用的手機、電腦、汽車、飲料、電影、社交軟體,全不見法國企業蹤影。

每年GDP成長不到0.6%、經商環境差……最年輕的總統將面對經濟最糟的法國
製表:李盈穎

事實上法國經濟先天過人,它有充沛的勞動人口,近年來歐盟各國人口老化,只有法國的勞動人口比例維持不墜(見圖2)。此外它的高等教育亦有獨到之處:培育出最多《財星》全球前500大企業CEO的大學裡,前十名有三所是法國的大學(見表4)。

每年GDP成長不到0.6%、經商環境差……最年輕的總統將面對經濟最糟的法國
製表:李盈穎

每年GDP成長不到0.6%、經商環境差……最年輕的總統將面對經濟最糟的法國
製表:李盈穎

法國的人力資源和別國相比並不遜色,經濟卻欲振乏力,主要就是人的潛能未充份發揮,而這又是制度因素造成的。法國人以浪漫聞名,勞工工時短也為人羨慕,但「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過多的保護管制使個人與企業缺乏奮起誘因,也導致法國經濟的沈淪。曾當過投資銀行家的馬克宏,能否扭轉法國長年以來瀰漫的左傾思潮,引入更多競爭來激發人們力爭上游?這才是法國經濟振衰起蔽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