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4德國大選,梅克爾雖四任總理,但其所屬政黨得票率大跌,未來組閣施政困難重重,這全是因德國極右的「另類選擇黨」(AfD)崛起之故。此次選舉該黨躍升為德國第三大黨,要歸功於一位「正妹+蕾絲邊+經濟學家」—威德爾(Alice Weidel)。

威德爾今年才38歲,她曾是投行龍頭高盛(Goldman Sachs)合夥人,擁有經濟學博士學位,會說一口流利中文,曾在中國銀行(Bank of China)工作過。

更重要是她的「顏值」—這次選舉「另類選擇黨」在各地貼的宣傳海報,威德爾都是主角。戴著眼鏡的她在公開場合侃侃而談,其專業加亮麗外表成為吸睛利器,《金融時報》就形容她是該黨的「臉」。

威德爾加入「另類選擇黨」,乍看是不可思議的組合:該黨支持者多是三十歲以上、中等收入的男性,在人均所得偏低的前東德地區有廣大支持率。

然而威德爾卻是在西德出生與受教育,又在金融中心法蘭克福擔任投行高管,她本人也自稱是「古典自由派」(classical liberal—或稱傳統左派),怎麼看都和反歐元、反移民的極右「另類選擇黨」不相干。被問到是否入錯黨?「一點也不」,她說,因為該黨「正是解決我從政想要解決的問題。」

威德爾是五年前加入「另類選擇黨」,當時德國正花大錢紓困希臘,在威德爾看來,這暴露出德國加入歐元區的惡果—為其他國家揮霍埋單。她於是加入該黨聲討歐元的行列,當時該黨被稱為「教授黨」,因為裡面有一堆教授。

但威德爾的最大貢獻,卻是軟化了「另類選擇黨」的形象。德國民眾對過去納粹帶來的創傷記憶猶新,因此傳統極右政黨的激烈形象一直不得大眾青睞。

威德爾的價值在於:她讓「另類選擇黨」,與其他紅衛兵式的極右政黨區隔開來。「顏值、專業,投行高管」的背景,讓一些反移民、反紓困、求安定的中產階級民眾不用再「含淚投票」。事實上這次選舉,總理梅克爾所屬的聯盟黨,有一百萬票流失到另類選擇黨;第二大黨社民黨則有五十萬票流失到該黨,她的形象居功厥偉。

威德爾本人也是女同志(lesbian,又稱蕾絲邊),她和一位瑞士女電影製作人同居,領養兩名男孩。這也是「另類選擇黨」能從左派政黨裡吸收選票的原因。

歐美流行的「LGBT」—女同志(Lesbian)、男同志(Gay)、雙性戀(Bisexual)及跨性別(Transgender),左派向來力挺,極右派則深惡痛絕。威德爾本人卻未刻意隱瞞性向,「我在集會時一開始就說:我是女同性戀。然後我就等著,結果沒人起身走人。」

但她身為女同志,卻反對同性婚姻。理由是「支持傳統家庭價值,和選擇另類生活方式並不衝突。」她稱她的當選除了證明選民的寬容,更重要的是數百萬移民蜂湧而來,德國人還花時間爭辯同性婚姻,「這簡直太蠢了!」

威德爾主張設立監獄,把那些作奸犯科的中東及北非移民關起來再遣送出境。她還主張全國禁設伊斯蘭禮拜尖塔、穆斯林女性在公家機關時不得戴頭巾、德國應退出《歐洲人權公約》、撤銷庇護難民的法律,她稱目前難民危機,就是因為這些法律對過去納粹時期罪行「補償過度」的結果。

威德爾正確認識到:「蕾絲邊」或「同婚」一點也不重要,「外來移民」才是當前多數德國人念茲在茲的問題。對苦於移民問題的民眾來說,他們期待有一個人說出他們的主張,而這個代言人又不能是喊打喊殺的納粹紅衛兵,而是要理性堅定地表達中產階級的訴求,有什麼人選會比一個「女經濟學家及前投行高管」更合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