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誰敢和蘋果、Google、臉書等大企業開戰?答案是維斯坦雅(Margarethe Vestager)。

這位歐盟競爭委員雖是牧師之女,卻四處樹敵,不但接連對蘋果、Google等龍頭企業開戰,還把別人送她的一個比中指雕像公開擺在辦公室,被「彭博新聞網」(Bloomberg)稱為「讓美國企業聞風喪膽的人」。此女能和這些大企業叫陣,除了她個性堅毅,亦是貿易保護主義再起的結果。

歐盟的競爭委員(commissioner for competition)常設一人,職責是監督企業在歐盟的市場競爭行為。過去此職是個冷衙門,不過2014年維斯坦雅接任後卻搞得熱火朝天:

從亞馬遜、星巴克被查逃稅及反壟斷、2016年蘋果因逃稅被罰、日前Google被罰21億歐元,全是她的手筆。她的目標還包括臉書與麥當勞,若說世上有誰敢同時拿這些大企業開刀,捨維斯坦雅再無別人。

維斯坦雅今年還不到50歲,是三個孩子的媽,識者稱她平易近人,過去她當丹麥副總理時,還騎腳踏車去見女王。但她外柔內剛,能和這些大企業周旋,憑的就是她「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的堅毅。

她當丹麥副總理時,為推撙節計畫,連續幾個月找反對的議員從早九點到午夜十二點到她家開會,天寒地凍卻連熱咖啡都不提供,對手最後投降;她在國會不惜和對手激辯一整晚,只為爭論一份文件上的一個用詞;2016年初蘋果執行長庫克(Tim Cook)曾親赴她辦公室,《連線》(Wired)形容雙方會面時,庫克軟硬兼施,除向她解釋企業稅的運作,並對她大聲咆哮,結果是七個月後維斯坦雅宣佈「蘋果在愛爾蘭避稅是非法行為」,須補稅130億歐元。庫克事後批評維斯坦雅的裁決「全是政治口水」。

維斯坦雅自稱並不討厭蘋果,還稱自己是「果粉」,只不過她把法條看得比什麼都重要,「我是個執法者。」她最常引用《羅馬條約》—這是60年前歐盟據以成立的根本大法,也是她運用權力的依據。「若你想在歐洲做生意,就得照歐盟的規矩來!」

維斯坦雅不只空談理念,也是行動派。幼時她見父親與當地人士交涉,深感有話術無權力不足成事,1988年她20歲就從政,將曾祖父創立的小黨「社會民主黨」,從無足輕重一路帶到組聯合內閣,她也在43歲(2011年)就當上丹麥副總理—事實上輿論皆稱掌握經濟大權的她才是丹麥真正總理。

一絲不苟、棄虛務實,也為她招來批評。她辦公室裡擺著一個比著中指的雕像,那是別人送她的「禮物」,她卻拿來展示宣告天下:老娘才不在乎批評。

但批評者也不得不承認,維斯坦雅並非言行不一:指控Google違反競爭,維斯坦雅私下用搜尋引擎也不偏愛Google,而是用微軟的搜尋引擎Bing,以及Duckduckgo;調查臉書壟斷,至今她仍沒有臉書帳號—只有粉絲為她成立的粉絲團。她還親自讀臉書的《使用者條款》,自稱越讀越火大,「光第一段就是在挑戰你對自己資料的控制權。」接下來四頁讓她同樣不舒服。

維斯坦雅的獨特作風讓她廣受歡迎,她的事蹟也被搬上電視螢幕,丹麥電視劇《權利的碉堡》(Borgen),女主角即是以維斯坦雅為原形。她的崛起象徵者歐盟重視「公平」甚於「效率」,但這也帶來一些疑問。

關於蘋果一案,維斯坦雅說「怎會有人認為蘋果繳0.005%稅率是公平的?」但要繳多少稅才算「公平」呢?「公平」又該如何定義?Google的市占率多高才算壟斷?這顯然不可能有客觀指標,只能依賴維斯坦雅的主觀判斷,她的權力就在此展現:只要不符合她心目中的「公平」,任何企業都可能遭她調查或裁罰。

未來形勢只會使維斯坦雅權力更大。在美國總統川普可能推出貿易保護主義之際,歐盟的報復手段之一,就是制裁美國企業,實際執行者就是維斯坦雅,「彭博新聞網」稱她「讓美國企業聞風喪膽」並非無稽。若大西洋兩岸貿易戰真開打,被維斯坦雅「修理」的美國企業只怕越來越多,未來她的兩年半任期勢必有更多好戲可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