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的彼端,有個形狀很性格的國家。該國面積約75萬6千平方公里,全長4,270公里,但是平均寬度卻只有117公里。這國家腹地雖較台灣廣,人口卻只有一千七百多萬人,而其中卻有超過三分之一分布在其首都–聖地阿哥。此國經歷冷戰的政治角力,也曾承受白色恐怖的歷史傷痛。此國以紅酒、銅礦、鮭魚聞名國際,在其努力耕耘下,其金融、觀光業快速成長。此國佔拉丁美洲人口不到2%,卻是拉丁美洲最富裕的國家,其首都更是與巴西聖保羅市平起平坐的南美金融與科技中心。

這就是智利。

十七年的白色恐怖,以及恢復民主憲政後的平反運動

在冷戰期間,智利與台灣有段共同的傷痛:獨裁與白色恐怖。

一九七零年,阿葉德(Salvador Allende)於該年大選擊敗保守派候選人亞力山德里(Jorge Alessandri)當選智利第二十八任民選總統。社會主義背景的阿葉德認為智利的產業應國有化,當他領導的智利政府拿下的智利的礦業時,對赤化深感恐懼的美國停止對智利的投資。少了美國的外資,智利轉向蘇聯。

一九七三年,共產古巴的卡斯楚造訪智利,此舉驚動了北約。當美國中情局仍在思考如何摘除智利的社會主義勢力時,智利軍方在保守派的支持下先發制人,仿效巴拉圭、巴西、波利維亞等國在六零年代推翻左翼政府的軍隊政變模式,包圍並對總統府進行轟炸。當日,阿葉德發表了最後演講表示絕不妥協、流亡,隨後在府內自盡。

成功奪取政權後,領導政變的陸軍總司令皮諾切 (Augusto Pinochet)在同年九月十一日就職成為智利軍政府獨裁領袖。智利軍政府隨即斷絕與蘇聯與古巴的來往,並對國內左派組織進行取締掃蕩。為了對付國內大規模暴力示威,軍政府對示威者進行血腥鎮壓,嚴控國內媒體與集會,在智利展開為期17年的白色恐怖統治。一九七三至一九九零年,智利國內上千人失蹤、遭暗殺、流亡海外或被軍政府軟禁逼供…

(全文未完,詳見: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