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在展覽成功的基礎上,香港才有能力扶植新創。2016年起,香港電子展首次讓新創業者參展,吸引40家業者參與;今年則將新創業者攤位租金降為市價的1/10,結果有逾100家參展,中、港、台、日、韓的新創業者身影,在展場四處可見。

但扶植新創不是只降租金,「我們還在展覽會場辦機器人大賽,」李嘉瑋說,這是要增加新創業者曝光機會。雖然比賽獲勝的獎品平平,但參賽者能在千百位國際買家面前展示自己產品,廣告效益千金難換。

另外,香港電子展還和國際天使創投組織合辦「路演」(road show),讓新創業者找金主。這些新創業者在天使投資人面前介紹自家產品,接受金主拷問。「這個展很有用,」與會的香港天使脈絡副主席嚴震銘說,來參加的天使投資者都對電子有興趣,新創業者也集中在電子領域,「這就節省彼此搜尋時間。」

任何理念不管如何崇高,若不能賺錢終將無以為繼。在政策隨市場調整下,香港成功舉辦國際展,讓新創業者曝光,既賺到收入,又扶植創新,這種「利人利己」的模式,值得所有尚在賠錢補助新創的政府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