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資深併購會計師A,說要介紹他的老師給我認識。「什麼樣的老師呀?」我問,「他呀,是很多上市櫃老闆的私人股市顧問,以前也是百億資金操盤手喔。」A很神秘地回答。「真有這麼厲害?」我半信半疑的態度,直到我見了他所說的「謝老師」本人,才深深為他在股票專業的見識折服。

謝老師學問淵博,年近六十已滿頭白髮,說話風趣也帶點嚴厲。即使他是精通百餘本股票經典著作的留美數學博士,初次見面就跟我強調一個觀念:「不要叫我專家,因為股市沒有專家,只有贏家跟輸家。我只想著好好當個贏家。」若談到他的股票投資策略,他自認是巴菲特價值投資法的實踐者,因為投資穩健比什麼都重要。「在我法人投資操盤經理人這行,人才的折損率是很高的,有90%的人待不到兩年。因為只要有10億資金賠了10%就是1億,老闆會直接叫你回家吃自己。」謝老師說。而他退休以前在法人投資操盤這行一做就二十多年,只換過兩個老闆,可見得他不管多頭空頭都可以穩健獲利的本事。

只是若論及房地產,住高雄來回台北的謝老師謙虛地說他不懂,但斬丁截鐵表示不會在台北買房。

「這是機會成本問題。」謝老師說,「台北房價太貴了,為住房要付出的機會成本太高。以前有一位服務我的證券營業員,因為接我的單變成超級業務,賺了1000萬獎金當自備款去內湖買了3000萬別墅加500萬裝修。如今不景氣每個月還要繳20萬的本息,現在壓力大得不得了,人生也被卡住不敢做更多冒險的嘗試。」

謝老師喝一口茶說:「買房自住看的是C/P值,台北一棟房成本可在高雄買三棟房,在台北租房子住就行,租金還可節稅不是更好?若我是他,就會把這1000萬好好研究如何每年賺10%現金流,一年有100萬的現金收入後,同時去嘗試做可以賺到另一個1000萬的業務工作。」

謝老師在紙上寫了1000萬與10%兩個數字,說:「左邊賺這1000萬是靠機運,很多人是靠繼承、聯姻或景氣大好的業務獎金;但右邊這每年賺10%功夫就是真本事,得靠廣閱知識、長期研究與實戰經驗了。」他圍繞著右邊這10%數字畫圈圈說:「子房老師,像你是在多空房市裡長期鑽研每年賺10%現金流的機會,我就是在多空股市裡長期專研每年賺10%現金流的機會。」

「股市風險比較高,謝老師您厲害多了啦。」我說。

很多朋友問我現在該不該買房?透過學校教育進入能大展長才的職場,或者加上扶養家庭的支持,都可能有機會為我們帶來第一桶金。而這桶金該拿來買房自住或拿來轉投資,「機會成本」是很好的評斷方式。在房市多頭的年代,買房自住還能夠增值,這是機運。但在房市長空的年代,過去這種一石二鳥的機會就很難找了。

所以用機會成本來做買房決策分析是很好的方式,但每個人的機會成本都不同,怎麼會有標準答案呢?「能賺到現金流的機會優先!」這是我與謝老師在觀察台灣國際政經局勢與房市股市表現後,一致認同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