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走到哪個年紀,都是一樣的,再回頭看來時路,有時候會懷疑當初的選擇是正確的,問自己,如果不是走這條路,而是像某某人走那條路,人生是不是更順遂圓滿?

最近有一名粉絲「開始懷疑人生」,來敲FB問我,她是不是選錯生涯?啊,又是一個我難以回答的問題,但是我很願意和大家一起探索這個生命大哉問。

(我們姑且稱這名粉絲為Elle)

外商10年,薪水6萬元

Elle在一家全球性大企業任職,也就是所謂的外商公司,每天加班,從早忙到晚,清醒的時間幾乎都是工作,連周末假日也要on call,與全世界連線。剛畢業時,非常興奮,站在世界的中心呼喊著未來,一切掌握在手裡,相信只要循著這條路一直走下去,一定可以遇見美好的夢想,成就一個自我實現的人生。不過十年之後,她累了,覺得外商不如她年輕時候想像的那樣子,因為—

「我這麼拚命地衝,薪水也不過六萬元,值嗎?」

就在這時候,和青梅竹馬結婚,去年生了寶寶,也到了35歲,心中的懷疑日益加深,沒日沒夜地工作,沒有自己的人生,眼見還要這樣繼續過下去,沒完沒了,沒有喊停的一天,沒有喘息的一刻,這是她想要過的日子嗎?

當然不是!

好吧,現在,在外商工作不是她要的,那麼她要什麼呢?

老實說,她講不清楚。因為,從讀國中起,到外商工作一直是她的第一志願,她沒想過別的生涯選擇。這時候就需要對照版,從高反差去照見Elle要的答案。過年時,Elle回南部和國中同學相聚,她不僅傻了,整個人完全崩壞…怎麼說?

當老師的同學,人生好圓滿

以前在班上,Elle和這位同學Penny是輪番坐在第一名的學霸,競爭激烈,互有瑜亮情結。後來兩人一起考上師大,畢業後,Penny選擇當老師,目前的薪水和Elle一樣,還有寒暑假,每天準時下班,照顧兩個孩子,因此孩子也教得很好。更氣人的是,Penny一邊工作,一邊讀博士班,目標是當校長。這不就是Elle現在想要過的人生嗎?

而且比較起來,Penny有家庭生活,Elle沒有;Penny有時間教導孩子,Elle沒有;Penny很快就有博士學歷,Elle沒有;Penny有機會當上校長,管理整個學校的師生職員,Elle沒有晉升管道…這就是她的價值體系崩壞,懷疑人生的原因,因此來問我是不是選錯生涯。

其實,時間往回推十年,Elle並沒有選錯生涯,也不是她不夠努力打拼,而是台灣社會變得太快,外商公司早早榮景不在,工作機會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多、那麼好,沒有了高薪,沒有了升遷,不再是自我實現最亮眼的舞台。

外商,不如想像中的好?

在這十幾二十年,除了工廠外移,台灣的經濟地位嚴重邊緣化,以前外商在台灣是設分公司,現在多的只是一個部門,規模極小,人員少的只有一兩人,多的是幾十人,不要說沒有決策權,連報告都是一層一層往上報,台灣向香港報告,香港向新加坡報告,新加坡向上海報告,上海再向總公司報告…層級有多低,可想而知。

這麼一來,還有升遷機會嗎?就算加薪,會多嗎?不會的,反而是在裁員的時候,第一個砍的是位在台灣的這些基層單位,工作越加不穩定,人人草木皆兵。這是Elle目前薪水不優,也看不到未來的原因。然而遠在十年前,剛畢業的Elle能夠預見這個結果嗎?當然不能夠!

可是,在外商任職十年的Elle難道沒有優勢嗎?當然有,而且不少!無論如何,不少外商是全球性企業,制度健全,重視教育訓練,在人員的培育上不遺餘力,外商人才的能力平均是優於本土企業,像Elle就具備以下四個優勢:

1.外語優勢

2.能力優勢

3.效率優勢

4.國際化優勢

也就是說,有外商經歷的人才釋放到就業市場,是鍍了一層金的熱門人才,相當搶手!但是對於轉戰本土企業的外商人才,最重要的一件事,也是最困難的一件事,是融入本土企業的職場文化。很多外商人才到了本土企業都待不久,不是工作能力有問題,而是適應企業文化的能力不足。

懷疑人生時,問這個問題

Elle是中古年輕人,這個年紀要從台灣轉戰其他地區的外商,不是沒有機會,而是困難不小。至於剛畢業或畢業沒幾年的二十啷噹年輕人,他們逐漸意識到,在台灣的外商一直在縮小規模中,因此直接跳到國外工作,被迫人才出走。我認識一名在大陸外商工作五年的人才,台灣有一家外商企業提供他高薪高位,他還是搖搖頭拒絕,為什麼?他說:

「我怕回不到國際社會。」

那麼,懷疑人生的Elle後來怎麼選擇?為了孩子與家庭,她選擇進國營事業,再考公職人員,圖謀一個穩定的鐵飯碗。這個決定,告訴我們一個事實:

生涯的選擇,是會改變的。

隨著年齡階段的不同,生命重心的轉移,價值觀出現改變,對工作將做出不同的選擇。

最後不管做出什麼決定,都不妨回頭看看我的書《哪有工作不委屈,不工作你會更委屈》,在自序裡,我特別強調三個重要的人生觀,幫助每個懷疑人生的你:

1.人生只有缺憾,沒有完美。

2.人生只有不同,沒有相同。

3.人生只有體驗,沒有好壞。

也就是,懷疑人生時,不要跟別人比較,而是跟自己計較,問自己:

「在我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是什麼?」

懷疑人生,是因為迷失了,缺少明確的價值觀。這時候要做的事是釐清,是不是正在做自己認為最重要的事?如果是,就讓懷疑人生成為淡淡的愁緒,不是一個扎心的困擾。而人比人,是氣死人的,不能改變任何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