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說明:每天我都花很多時間,在Line、微信或臉書的私訊回答找我輔導或提問的朋友。這種一對一的談話,我並不nice,我的講話非常直白坦率,因為沒有太多時間可以像聊天一樣循循善誘。今天下午,有一位過去的部屬遇到問題尋求我的意見。和他的這段對話,其實反映了不少人的盲點,我特地把人名、公司名用英文代碼表示,原文如下,或許對一些職場朋友也有參考價值。

【談話內容】

S君:程總,最近會到深圳嗎?一轉眼1年過去了,在SLL北京呆了一年,覺得自己的進步還是不大,是該又一次做人生的重大調整。想要您在深圳的時間,能碰上一面聽聽您的教誨。
我:S,你自己的未來要自己決定,說實話我和你談的也夠多了,我覺得你這樣沒有定性,我跟你再談也談不出什麼新的觀點來。

S君:有個推阿米巴的朋友,特別想見您…。
我:橋歸橋路歸路,這個人是這個人,你是你。我要給你的建議就是,你在過去的許多工作崗位上,都沒有辦法展現對工作的熱情和積極性,你有太多的抱怨和不滿,所以你沒有辦法把工作做好,過一陣子就換工作或是換公司。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你老是為自己想,而沒有在你的工作崗位上,為別人著想,為客戶著想,為公司著想。

如果你沒有辦法改變自己的心態的話,你去任何地方,任何新公司,任何新工作崗位,結局還是一樣,不會改變的。我希望我這麼直白的說,不會引起你的反感。在人生的道路上,能夠碰到一個很誠懇,很直白的告訴你的缺點的人,不容易。

你是一個能力不錯,專業也不錯的人才,可惜的就是你的心態沒有辦法改變。因此阻礙了你在事業上的發展和學習。我在過去40年的職業生涯裡,看到非常多的優秀人才,但是最後都無法飛黃騰達,主要的原因和敵人,就是「自己」。

S君:其實來到SLL,我在IOT的產品線上,幹出了非常好的結果,公司從虧3億到今年的略有盈利,這個B總也知道。只是IOT不是SLL的重點;我想要在SLL推行阿米巴利潤中心管理,但是阻力太大,業務負責人都是產品思維,沒有經營思維。組織上也不對,一個經管要兼好多業務線,底層的核算、分析與改進都得推進,互聯網差異較大,精力、能力實在無法做到。

我在業務的開始都能幫企業與主管創造較大的價值,但持續力不夠,確實是最大的問題;最近兩個月組織很多人離職、每天都加班到非常晚(基本上是淩晨),真的是自已打敗了自已,堅持不下去。不想用體力與努力來工作,想要在自已強項領域發揮,將前公司的經營管理結合阿米巴,形成一套方法論與工具、案例,幫助企業與管理者創造價值。只有點到痛處,棒打到關鍵點,人才能領悟。謝謝您每次深入的指導,怎麼可能會有反感的情緒。

我:你自己要想想看,你如果真的什麼都做得很好的話,為什麼SLL沒有人找你去當業務主管?我建議你再仔細的把你自己剛剛寫的這些話再看一遍。我看到的跟你看到的可能不一樣。所以問題的答案就在你講的話裡面。

S君:不懂SLL的互聯網業務是真正痛點,很想幫忙,卻不知往哪下手。總是在自己熟悉的領域,而進入不了新的領域。開創性不足,無法真正引領業務,只能輔助別人成功。一旦失去領導的指引,自己就迷失了方向。

我:既然你知道這樣的話,為什麼在你說的話裡面,彷彿成功都是你的功勞?失敗都是別人的原因?你沒有能力改變SLL,這我同意。但是你應該可以改變你自己吧?

S君:老闆想要我做的事,總覺得不對。我自己想做的事,老闆又不太關注…,感覺形成不了合力,無法做到一致的目標…。

我:你說的很對,也直指問題的核心。為什麼你去SLL幹了那麼久(前面的例子我就不說了)你還不瞭解SLL的業務?這不是你的問題嗎?有誰生下來,天生的就瞭解業務?你的問題在於,你死守著你熟悉的經管領域,不願意改變,不學習新事物。然後有了成果,你認為都是你的功勞,有了問題都是別人的問題。你那麼聰明,那麼能幹,難道你就不能夠學一下SLL的業務嗎?

S君:也許工作輪調,放下熟悉領域,才是解決的辦法。公司確實給了機會給我,但是我自己能力不足,沒有持續幹到老闆的期望值…。

我:S,我不想多說了,你自己好好想想,需要改變的是你的心態。如果真要學習的話,在任何工作崗位上都可以學到新的東西和新的領域,不需要工作輪調。如果你一直指望著外部的環境改變,才能改變你自己的心態,那麼你永遠改變不了。

【結論】

很多人跟我抱怨過「我是匹千里馬,但是運氣不好,就是遇不到伯樂。」說老實話,問題出在「你真的不是一匹千里馬」。最近,至少有四位自己創業的董事長,拜託我幫他們找總經理。但是幾個月過去了,也試著介紹了幾位,但至今還沒找到。

伯樂到處都是,他們的感慨就是「千里馬在哪裡呢?」

【因為網友反應熱烈,程天縱補充說明】

首先我想將「伯樂」稍微定義一下。

「伯樂」不必要是偉大的人,或是很有權勢的人。「伯樂」可以就是一個平常人,我們每個人也都可能是別人的「伯樂」。

在每一個人的一生當中,都會遇到一些貴人。這些貴人在我們的人生和職業生涯當中,給我們開導,給我們扶持,給我們機會,給我們舞臺,讓我們能夠發揮我們的天賦與熱情,得到自我成就。

廣義一點講,伯樂可以是我們人生中的貴人。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肯定伯樂是多過千里馬的。

反過來從千里馬的角度來說,我堅信「天底下沒有不可用的人」,也就是一句老話,「天生我材必有用」。所以,每個人在自己的天賦、熱情與專業領域,都可以是千里馬。

那麼在今天的社會裡,為什麼有這麼多的千里馬感嘆著說「我的伯樂在哪裡呢?」我認為大部分的問題出在千里馬身上,而且,千里馬自己並不知道。

以我們都很熟悉的棒球賽做例子。當一個投手在一場比賽裡,熱身完畢第一次踏上投手板後,所投出的前幾球,不管是好球還是壞球,最重要的目的是什麼呢?我認為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測試出來主審的好球帶範圍,以便和捕手合作,決定接下來的投球策略。因為投手所投的球,究竟是好球還是壞球,是主審說了算。

既使所有的主審都經過同樣培訓,個人喜好還是有所不同的;即使同一個主審,在不同的時間、地點、情緒影響之下,他的好球帶還是會有變化的。聰明的投手,要拋棄自己的主觀,克制自己的情緒,針對主審投其所好。

投手就是匹千里馬,主審就是他的伯樂。今天出的問題在於,千里馬總是認為自己投的每一顆球都是好球,而不去想辦法瞭解伯樂的好球帶;究竟是寬還是窄?偏內角還是偏外角?偏高球還是偏低球?

我年輕的時候犯了很多錯,其中最大的錯誤就是,我當時並不瞭解,在很多事情當中,都有一個以上的主審,他們決定我做的事情是好還是壞,他們決定我的工作績效,他們為我的工作成果評分。這個主審,未必就是我工作上的直接老闆。

而我竟然不知道我的主審是誰?他們對於我的生活或工作成果有多麼重要?更遑論他們的好球帶在哪裡?

因此,在這種我行我素的情況下,我怎麼會遇到伯樂呢?即使遇到了伯樂,我也可能不知道。即使我知道我遇到了伯樂,我也可能得不到他的青睞。

我付出了很多的學費和代價,才瞭解到主審的重要性,才會在每件事情開始之前先找到我的主審,並且清楚的瞭解他們的好球帶。然後我的伯樂就一個一個出現了。

各位朋友,你有沒有想一想,在你的人生或職業生涯棒球比賽當中,你的主審是誰?他們的好球帶你清楚嗎?

作者簡介:程天縱,1979~1997年服務於惠普,並於1992~1997年間擔任中國惠普總裁。1997~2007年擔任美國德州儀器亞太區總裁;2007~2012年加入富士康擔任集團副總裁,2011年兼任集團子公司香港上市的富智康CEO。 2012年6月退休,2013年9月投入中國創客運動,協助指導創客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