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舉家出遊,驅車前往新竹某山區的營地露營,風光明媚空氣清新,還用他的單眼拍了不少日出照,唯一的小小抱怨就是塞車,不然就是個完美的週末假期。

底下朋友紛紛回應,如數家珍般地分享露營地點與露營裝備,我看完按了「怒」,在一堆「讚」裡頭如同滄海之一粟,比例就跟台灣人理解新闢露營區之為禍程度一樣……。

目前全台露營區大約有一千六百多處,台灣人嗅到商機如血腥般甜美,於是每年以三百處的數量急遽攀升,幾乎都是違法開發,合法率極低。

聽說光新竹一地的三百多個露營區當中,就只有一處合法,面對如此可怕的破壞行為,行政院消保會關心的,竟然只是這些非法露營區裡缺乏急救設備與消防設備,問題是水土保持呢?自然生態呢?主管機關的責任呢?

結果答案很一致,不管是哪一個縣市,通常都以「人力不足」做藉口,說他們無力也無法主動取締,問題是我們還有一個機關叫做農委會水土保持局,旗下有一顆大地遙測衛星「福衛二號」,十三年來傳回大量的山林監測影像,而水保局也曾針對疑似違法濫墾的個案,去函所屬縣市政府要求協助查核是否屬實。

結果,大多數的回函都是:「查無不法」,也就是說,即便有中央機關幫你發現濫墾行為,縣市政府也無奈地派人去查了,但是到了現場就是「很難」發現不法行為,所以到底是縣市政府有問題,還是「福衛二號」有問題?

公務系統的顢頇,短期之內似乎無藥可救,這一類的國土之殤只會持續發生。

就像這張照片,這是今年四月查獲的尖石鄉某處山區的違法開發,但是保證很快就會風平浪靜,濫墾之處沒多久就會撒上草種布滿綠意,搖身一變成為新闢露營場;然後沒多久就會出現大量的廁所與爐具,把一堆人類的屎尿與垃圾往山溝裡傾倒;

再沒多久就會引來無數的休旅車壓扁土地,把大量的廢氣往山林裡排放;再沒多久就會點起一堆燈火,把一堆昆蟲殺個精光;然後再沒多久就會成為我朋友那類族群興高采烈的假日去處,藉由分享把災難擴散;然後再沒多久又會有新的濫墾出現,主管機關敷衍了事一如往常……。

整個國家機器真正在乎的,只剩下一個數千億的燒錢計畫名為前瞻,以及各縣市政府到底可以分到多少預算,對於真正迫在眉睫的問題卻視而不見,反正只要說是拚經濟,政府做了甚麼人民才懶得管……。

喜歡露營嗎?在這個世道下,露營也許是一個平凡家庭還負擔得起的小確幸,但是蒐集了那麼多的小確幸之後呢?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說的「The Banality of Evil」,指的就是「由心理狀態完全正常的普通人所做出來」的集體且無意識的邪惡,正如露營以及千百件台灣人正在進行的小小歡愉一樣,參與其中的每個人與家庭,看起來都很正常,看起來都很和樂安康,誰會在乎這些行為所代表的真正意涵呢?

【作者簡介】

孫德鴻,美國賓州大學藝術學院建築碩士。曾發表「建築師與農舍:一封給下一代建築人的道歉信」,提出建築師責任與土地利用的深刻反思。

2017年作品入圍第九屆遠東建築獎決選,為抗議亞泥展延礦權,於3月31日臉書發文婉拒活動、宣布退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