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與膽識是你無法靠爸、靠媽時,最好的靠山。

「我沒有夢想啊!我真的沒有。」阿勛這樣說時,我呆掉了。「你們的夢想是那種一輩子的追求。我真的沒有什麼東西想追求一輩子。我只想著三到五年,我要追逐什麼。我這輩子追的東西都要『有趣』,至少是我覺得有趣。」

他是我們大學班上成就最高的人,39歲當上科技大廠的總經理,在科技業的第一個履歷是董事長特助,第二個履歷就是總經理。他的個性非常務實,像環遊世界這種夢,他是沒有的,但成功人士口袋裡不是隨時都有一本「教你第一次實現夢想就上手」的話術小本子嗎?可惡!他居然沒有。

阿勛的厲害來自他的年輕、他的頭銜,也來自他待的集團屬於世界級,是那種如果公司不小心倒了,台灣的GDP(國內生產毛額)就會下降不少的那種等級。

「你又不是念理工的,怎麼敢接科技廠的總經理啊?」我直白地問他。

他沒有富爸爸、貴媽媽,大學時代租破舊小套房,騎小摩托車。他也沒有留英、留美之類的,半口洋墨水都沒喝,拿的是私立大學文法商學院畢業的文憑。

「老闆敢要我接總經理,我為什麼不敢?他都不怕了,我怕什麼。無論如何也多了一個總經理的資歷,怎樣都不虧。」

公司人才濟濟,同事們對新事業體卻步,對沒碰過的東西感到懼怕,紛紛躲避,深怕被放去要肩負開疆闢土大任的冷衙門。

我問:「其他人呢?你們公司有滿坑滿谷的科技人才,他們呢?」

「他們不敢啊!他們因為太了解科技業,只想到這個新事業體萬一失敗怎麼辦。我沒想過失敗,我只想到可能!」

簡短幾句話就看出他的氣魄,當下我笑了出來,心想:真有你的!

過去每個階段的努力,都是現在的根基

雖然隔行如隔山,可是在山與山之間或許有條捷徑。你爬著人生的高山,可能會遇到泥濘歹路,也有可能遇到快速道路,但你總是要努力爬、認真爬,才有機會被看見。

阿勛職場的轉折點在某次的提案。他原本在廣告公司,到科技大廠比稿,別家公司只是不斷強調數字的提升,唯有他還幫客戶兼顧了行銷與策略,思慮的周延與獨特的策略讓董事長眼睛一亮。之後,他的每次提案都不是提案了,而是一場又一場的面試。經過八次提案之後,董事長找他當特助。

機會一如陽光,曾經灑落在所有去提案的人身上,但只有阿勛靠著過去在廣告公司累積的深厚實力,聚焦了老闆的眼光,拿到更上層樓的鑰匙。

十年磨一劍,過去每個階段的努力宛如一塊又一塊往上疊起的磚塊,每一塊都是根基。一如童話故事「三隻小豬」,唯有一步一腳印,認真用磚塊蓋房子的小豬,在時間的考驗下屹立不搖,也印證了努力與膽識是你無法靠爸、靠媽時,最好的靠山。

回首一切,他懇切地說:「一輩子最難得的是『機會』,你要抓住它,你要跟它賭一把!」

科技集團的龍門打開了,但是魚要躍龍門,頭過了,身不一定過,之後的戰場猶如水中魚要爬上岸,艱難的冰山,深不可測。阿勛務實地說:「每個位置都有它的難。如果我繼續走原本的廣告業,大概90%都能掌握;換到科技業,我能掌握的就只剩下5%不到,底下的冰山是120%或200%,我完全都不知道。」

跨行之路,難如上青天。難在要將冰冷的產品變得溫暖可親,還得讓產品隨著市場與時俱進。而「市場在哪」更是未知的難處。

尼采有句名言:「打不倒我的,終將讓我變強。」第一次的產品發表會,阿勛猶如將軍上戰場,出門前對老婆說:「這次的活動如果成功,我會在職場上跳好幾階,就算失敗了,我也只是回到原本的地方,幾年後回頭看看,也不過就是一次失敗。所以我寧可冒險,也不能錯過一次好機會。」

在發表會上,他揮別科技人的死板,不以艱難的數字呈現產品,改用噱頭去吸引媒體的目光,打動了潛在客戶上門。活動結束後,很多人打電話向他們購買產品。阿勛讓老闆第一次感受到市場的動靜,成功站穩了第一步。

「你的策略好靈活啊!」我打從心底佩服老同學。

他笑著告訴我:「過去專業能力的打底會影響你一輩子。其實科技業到最後也是思考人的需求、人的互動,這和廣告業是相通的。」

頭銜或年資皆可拋,唯有前進的腳步不能停

我想多聽他聊聊換跑道的心得。

「在我跳槽之前,已經有4個廣告業副總的缺來挖角,沒去是因為那些位置沒意思。我願意跳槽是覺得這家公司的產品很有趣,很吸引我。我對工作考量的點只有一個,就是自己想不想做、感不感興趣。至於工作量多大,我完全不在意,這是快速成長必經的過程。」

阿勛不追逐夢、不追逐頭銜,只追逐「有趣」。他像是在玩拼圖,每三到五年審核一下自己還缺了哪一塊,缺了就想辦法去拿。離開任何一家公司,他都不貪戀位置、頭銜或年資等,這些乃身外之物,可以月拋,也可以日拋,唯有前進的腳步不能停。從他大學時期打工的選擇,就能看出這項謀略。

大二時,同學們打工都去速食店,他卻選擇當大學校園報的行銷,四處拜訪客戶拉廣告、辦活動,明明還是學生,卻裝出大人的模樣四處提案,使他比同年的人早熟,也更早看透了職場的遊戲規則。

「很少有公司願意花時間和成本栽培新人,大家都想要撿現成的。」他搖搖頭說。但也因此,大學畢業後,當同期的新人面試時還在說:「我很願意學。」他卻已經可以秀出成品,對企業來講當然高下立判,他才剛畢業就無縫接軌地得到在公關公司的工作,位置和起薪都很漂亮。

然而,對不安的靈魂來說,舒適是種折磨。在公關公司掛上經理職務時,他不是喜孜孜地慶祝,而是看到了自己發展的侷限。「這位置沒有資源。所謂資源,說白了就是可以運用的錢。我想要玩大錢、大預算,一個簽名下去是幾千萬、幾百萬預算的,這是格局,也是高度的訓練。

廣告代理商手上有很多預算,錢的味道很濃,所以我願意跳槽過去,從最基層的專員做起。」

到了新環境,阿勛投入最大心力,並且撿別人放棄或不敢執行的高難度屎缺來做。

「我不怕屎缺,只怕涼缺,很多屎缺其實都是很重要的崗位,願意接下來,一來是想磨練自己,二來老闆會看在眼裡,感謝在心裡。總之,就是別人想躲的事情,我來做!」

我也深有同感地點點頭。

在廣告代理商工作的時期,阿勛年年調薪,同期的同事都好羨慕,卻沒人去思考他換了幾家公司,幾乎都是「降薪跳槽」。

像阿勛這種表現出色的職場戰將,願意降薪跳槽,當然是個謀略。獅子為了拿下獵物,蹲身緩步前進,等待那瞬間加速度百米地猛然飛衝,一口叼住肉的快感與勝利感。

果然被我料中,阿勛說:「我從不看一時的。」

他不看眼前的薪水能不能有十萬,他要的是將來能不能有一百萬、一千萬。說白了,他要的是未來每個月能在戶頭看到下錢雨。野心長在骨子裡,談話時,他獅子般的利爪全張開。

錢不髒,錢是站穩社會地位的籌碼。「40歲以前追逐錢,我認為是很正確,也是容易被肯定的。」他突然嚴肅地告訴我。

攀上人生高峰的三大重點

從公關經理、香港廣告代理商小專員、小廣告公司副總監到科技集團總經理,幾個資歷的高度都不同,大公司和小公司,他也都待過。

「我在大公司時就在想:是我很厲害?還是公司的牌子厲害?所以我要測試一下,轉任到小不啦嘰的廣告公司時,校長兼撞鐘,從客戶開發到接案統統都是我,好處是能夠看到全貌。頭銜大不一定好啊!我以前頭銜小的時候面對客戶,不想同意時就說要回去問問主管。現在我都掛到總經理了,再拿這句話出來擋,不就很怪了嗎?」

阿勛常在搭捷運時想著:我現在是科技集團的總經理,每天還是搭捷運上、下班,跟大家沒有什麼不同;唯一不同的是現在待的公司很大,是大家看我的角度不同了。

阿勛是我們同學間的傳奇,也是話題。聽他聊著往事,我突然可以理解他超越同學們的原因。他對待自己像是靈魂出竅般,站在一個高度,冷眼審查自己每一步的前進,帶著腦子微調每一次的進退,直到抵達目標為止。

「你的這些經歷實在太『有趣』了,分享出來的話,可以幫到很多年輕人哪!」

聽我這麼講,他爽快地說:「好。那我接下來說的這三點,你要特別註明,讓讀者們拿出螢光筆,打上星星做記號。」

以下就是阿勛歸結出自己攀爬人生高峰的三大重點。

一、觀察力

無論是對於客戶或主管,都要能觀察他們的言行舉止、行為與思考模式,去推測出他們的需要和想法。在他們還沒開口前,搶先一步抓住他們要的東西。如此一來,對方會對你的觀察力及敏銳度大感驚豔,對你留下深刻的好印象。

二、人脈

人脈不是僅侷限在你的主管或者同事,也很可能是你的客戶。阿勛就是去向客戶提案時被挖角。有時,他內心會冒出一個聲音說:「如果當初我是丟履歷應徵,應該不會被錄取,因為在白紙黑字條列式的履歷上,絕對沒辦法展現如變色龍般可隨環境應變、解決問題的能力,錄取的可能性自然大大降低。」

人脈無所不在。在經營人脈時,不要急著去判斷這個人對你是否有益處,世界很小,你無法預料何時會需要這個人的幫助。

三、好奇心

隨時保持一顆好奇心與開放的態度,對任何事情都要勇於去認識、去嘗試。阿勛從小的廣告公司到大型科技業集團,就是受到好奇心的驅使,想看看這麼大的公司如何運作,也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掌握這三點,你不見得可以當上總經理,但可以確定的是,一定可以讓你成為自己人生場域中的紅人!

書籍簡介__若你委屈自己,任誰都能刻薄你:小資世代突破盲腸的30個人生亮點



作者:黃大米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3月12日

黃大米

媒體記者出身並做到主管的黃大米,在最複雜的環境──電視圈打滾多年,各種光怪陸離的事情天天在眼前上演。轉換跑道至人力銀行工作後,日常接觸的也是形形色色的求職者。書內的故事都是由真實事件改編,她以其經驗及觀察,提供實際做法和建言,因為你想要的就得動身去爭取,光用喊的不會有改變!

曾任yes123編輯總監、非凡電視台採訪中心副主任、東森及TVBS電視台記者。她也活躍於商業周刊、風傳媒、今周刊、TVBS、東森新聞雲、知識家等各大網站,擔任專欄作家,數度創下了單篇文章全台灣七十萬次的超高瀏覽率。

博客來:https://goo.gl/FGswD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