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為什麼愛吃肉?

想像一下,一群4、5歲的孩子將獅子拋在身後,在草原上追捕以時速3、40公里的速度奔馳的非洲羚羊,可能嗎?

當然不可能。但如果早期人類為了獲取肉類而進行狩獵,大概就是這種景象,因為他們的身高和現代兒童差不了多少,狩獵能力可能也和兒童差不多。

人類喜歡吃肉,如果說吃肉也是一種能力,那麼這種能力應該是在人類演化中期,大約230萬年前才發展出來的。然而人類最早取得肉類的方式並非我們以為的狩獵,雖然漫畫中常出現「原始人手持石斧追捕野獸」的狩獵場面,事實上那是在人類演化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後才出現的。

石斧的出現大約在250萬年前,矛則要到3萬年前才被發明出來。那麼,人類一開始是如何取得肉類的呢?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們先來了解人類是從何時開始吃肉,以及如何消化這麼多的肉。

飲食習性迥異的新靈長類誕生

人類是靈長類動物,我們的第一個靈長類祖先大約出現在6500~8000萬年前,居住在樹上,以水果和樹葉為主食。那個時期的靈長類體型不過一個巴掌大小(類似眼鏡猴),只吃水果和樹葉就很足夠了。

現在體型較小的猴子會抓昆蟲或毛蟲來補充動物性蛋白質,但紅毛猩猩、大猩猩這類體型較大的類人猿幾乎純粹以草食為主,因為牠們無法保證能捕獲充足的肉類來供應龐大體型所需。和人類最親近的黑猩猩也愛吃肉,牠們偶爾會集體圍捕小狒狒,或是用樹枝挖掘白蟻穴,抓點螞蟻當點心,不過那分量和牠們吃的樹葉、果實相比,根本無足輕重。

最接近人類祖先的類人猿以草食為主,有親戚關係的早期人類很可能也是以植物為主食。人類學者推測,大約在400~500萬年前出現的人類,其飲食型態應與其他類人猿相似。觀察同一時期出土的臼齒與深長的顎骨化石,可推測出他們當時吃了許多需要大量咀嚼的食物。這是草食動物的典型特徵之一,因為以食物攝取熱量來計算的話,吃肉只需要吃一點,葉菜類則相對需要吃很多。

另一方面,採集不會移動的植物當作食物,不需要擬定什麼複雜的策略,所以也不怎麼需要用腦袋。相反地,若想捕食會移動的動物(不論是靠狩獵或撿食腐肉),就必須擬定更高明的計畫才行。科學家測量早期人類的頭顱,發現與現在的黑猩猩差不多容量,這個事實同樣可以支持早期人類以草食為主的假設。

肉食習性所帶來的另一個演化

大約從260萬年前開始,一直到至1萬2千年前的這段更新世(Pleistocene)時期,非洲大陸的氣候變得越來越乾,森林也陸續凋零,取而代之的是大片草原,動物之間得激烈競爭才能獲取植物性食物。

人類為了要在貧瘠的環境中生存下去,只好開始吃起動物屍體的殘渣。然而在這過程中卻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由於長期攝取高脂肪含量的食物,人類的腦袋慢慢長得越來越大。

大腦的生產與維修「代價」非常高,必須攝取高質量、高熱量的食物才能使其增長,而迫於無奈才開始的肉食習性,無形中反倒幫了人類一個大忙。高脂肪、高蛋白質的飲食習慣,同樣有助於體型的發展。

在400~500萬年前,早期人類的腦容量與現代的黑猩猩差不多,約450毫升;到了200~300萬年前出現了巧人,其腦容量已增加至750毫升,但體型仍偏瘦小,身高100公分左右;直到200萬年前出現了直立人,其腦容量不僅已增加至接近1000毫升,身高也同樣長高至170公分左右,於是擁有高大體型與碩大腦袋的人類祖先就此誕生。

擁有高大的體型與大腦袋之後,人類才有能力獵捕活生生的動物。一般人心目中的「原始人狩獵」場面,就是在這時出現的。人類靠著高明的策略、充沛的體力和精良的工具(石器),沒多久就適應了狩獵生活,捕獲的野獸數量也越來越多。

現在我們了解早期人類是如何「硬著頭皮」養成吃肉的習性,但這過程中還有一個疑問沒解開。就算大猩猩與黑猩猩真的沒有食物可吃,或是如果牠們突然變得喜歡吃肉,但在生理構造上似乎無法一下子攝取大量的肉類,而早期人類應該也不是馬上就能消化油膩的食物吧?

人類透過遺傳演化解決了這最後一個問題,利用所謂的「載脂蛋白」(apolipoprotein)來消化油膩的食物。載脂蛋白就像清潔劑一樣,與血管中的脂肪分子結合後,將油脂帶離開血管,使血液保持清澈。

當人類終於習慣吃肉,經歷了遺傳上的變化,以高大又聰明的姿態開始過起狩獵生活,從此正式進入肉食階段。然而單靠狩獵技巧還不足以讓我們變成肉食愛好者,需要更多的遺傳演化,才能消化更多的肉類並攝取更多營養。

以老年痴呆症為代價,換取吃肉的能力

幫助人類消化肉類、使血液清澈的載脂蛋白,與阿茲海默症、腦中風等致命的老年疾病有相當大的關聯。據研究顯示,載脂蛋白基因就是造成這些疾病的直接原因。

在幾百萬年的演化過程中,人類為什麼要帶著如此危險的遺傳基因呢?從演化生物學解釋老化過程的眾多假說中,有一個叫做「基因多效性」(pleiotropy)的論點。假設某個基因的功能在兒童與青少年期是對人體是有益的,但同一個基因到了老年時卻變成有害的,那麼,可以只論壞處就將該基因消除嗎?

按照基因多效性的論點,對兒童與青少年期有益的基因會優先被人體所選擇,因此不會輕易消失。載脂蛋白E4對偶基因也是如此,儘管它與老年的失智症與腦中風有關,但出色的清血脂功能讓它持續存留在人類的遺傳基因之中。

如此說來,吃肉的能力並非老天爺免費賞的,而是人類甘願在老年承擔患病的風險,才換來這種代價高昂的適應能力。如果從現在起改吃素,可以遠離老年罹病的危險嗎?答案是「不行」。因為既存的遺傳基因不會消失,吃素無法成為真正的解決之道。

書籍簡介

人類的起源:最受美國大學生歡迎的22堂人類學課,關於你是誰、你從哪裡來又該往哪裡去

作者:李相僖, 尹信榮
譯者:陳建安
出版社:三采
出版日期:2018/03/02

李相僖 Lee Sang-Hee

畢業於首爾大學考古美術史學系,於美國密西根大學人類學系取得碩士與博士學位。歷任日本綜合研究大學院大學博士後研究員、賓州印第安納大學約聘助理教授、加州大學河濱分校人類學系助理教授,現任職該學系教授一職。

對於人類的起源與演化,她努力不懈地研究,至今已發表過三十篇以上的論文。除了與專業人士,她也時常在網路上發表文章,與一般大眾熱烈討論關於人類演化的議題。

尹信榮 Yoon Shin-Young

科學專刊《科學東亞》記者及前任總編輯。於延世大學都市工程學系主修生命工程學,爾後於首爾大學環境研究所攻讀環境學。

喜愛暢談科學,並熱衷閱讀科學叢書與相關雜誌,亦相當重視作為洞察世界與社會之眼的人文社會科學。曾獨自或與他人共同著有《向消逝的那些問好》、《諾貝爾也吃驚的諾貝爾獎》、《科學,飛翔十月天》等書。2009年曾榮獲美國科學促進會(AAAS)科學言論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