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小被告誡要乖乖聽話,好好讀書,長大了才會有出息,但,為什麼賈伯斯、比爾.蓋茲、馬克.祖克柏這些輟學始祖們,卻⋯⋯異常成功?

你們班上的模範生,後來過得如何?

波士頓學院(Boston College)的研究人員凱倫•阿諾德(Karen Arnold),自畢業典禮起追蹤81名高中第一、二名畢業的學生,看看這些高中學霸日後的發展。其中95%後來順利從大學畢業,平均GPA是3.6;到了1994年,60%取得研究所學歷。

在高中時表現良好,可以預測大學的表現好,這點不大有爭議。阿諾德追蹤的畢業生,近九成目前從事專業工作,其中四成擔任最高階主管。這群人可靠、努力不懈、適應力強,從各種指標來看,大多數過著美好生活。

然而,這群在高中時拿第一的人,有多少長大後改變了這個世界,推動世界前進,讓世人驚豔?答案似乎很明顯:一個也沒有。

阿諾德談這群人的成功軌跡:「雖然他們大部分都擁有很好的工作,但這些高中生畢業代表們,看來絕大多數並未登上成人世界的頂尖成功舞台。」阿諾德在另一場訪談中提到:「畢業生代表不大會是開創未來願景的人士……他們通常服從體制,不是顛覆體制。」

會不會剛好是阿諾德追蹤的那81個人,恰巧沒有出人頭地?並不是。研究顯示,讓學生在課堂上表現良好的那些特質,讓他們在走出教室後,比較不可能擊出全壘打。

究竟這些高中畢業拿第一的人,為什麼很少在真實生活中拿第一?有兩個原因。

第一,學校獎勵乖乖聽話、怎麼說就怎麼做的學生。學業成績無法忠實反應出學生的智商(標準測驗較能測出IQ),但可以準確預測學生能否自我管理、認真負責、遵守規定。

阿諾德在訪談中指出:「基本上,我們是在獎勵服從與願意配合體制。」許多畢業生代表坦承,自己並不是班上最聰明的孩子,但是最努力。有些人指出,知道老師想看到什麼答案,比真正掌握教材更重要。阿諾德大部分的研究對象,被歸為「成績至上組」(careerists),認為自己的任務是考到好成績,學到東西則是其次。

第二個原因是學校獎勵通才。學生對某件事特別感興趣、在某方面特別有長才的話,不見得會得到太多獎勵,但在真實世界中則是相反。阿諾德提到:「高中畢業生代表不論在個人生活,或在專業生活,都極度十項全能,也很成功,但不曾在單一領域投注所有熱情,也因此通常難以達到卓越的程度。」

也就是說,如果你想在校學業表現優越,你很喜歡數學,除非你先確定自己的歷史可以拿A,否則別把時間一直用在算數學。這種培養通才的方法,通常不會造就頂尖的專業知識能力,但我們日後在職涯發展中,通常幾乎都只因為單一技能獲得高度獎勵,其他的不是太重要。

諷刺的是,阿諾德發現,喜愛學習的聰明學生,在高中過得有點辛苦。他們擁有熱情,也願意全心投入,有興趣做到精通,卻感覺學校體制綁手綁腳。相較之下,畢業生代表高度配合體制、遵守規則,科科拿A,獲得技能與深度理解,反而不是他們的第一要務。

學校有清楚的規則,人生沒有。少了可遵循的明確道路之後,好學生無所適從。

尚恩•艾科爾(Shawn Achor)對哈佛學生做的研究顯示,以大學成績預測日後成功的準確度,不會比擲骰子好多少。一項針對七百多位美國富豪的研究指出,富人的平均大學GPA只有2.9。

乖乖遵守規則不會創造成功,只會消滅極端值,最好與最壞的都會消失。沒有極端通常不是件壞事,可以減少風險,但驚天動地的偉大成就通常也就隨之消失。這就像在自己的引擎上,裝了時速90公里以下的限速器,結果就是不大會碰上死亡車禍,但大概也不會打破任何競速紀錄。

好吧,乖乖牌不會攀上世界頂峰,那誰會?

非篩選型領導人

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原本一輩子不可能當上英國首相,他不是那種凡事力求「正確」的模範生,居然能夠上台,跌破眾人眼鏡。大家知道邱吉爾很優秀,但他也是極難相處、我行我素不顧後果的偏執狂。

一直喊著「天要塌下來了!」的邱吉爾,是當時唯一把希特勒視為重大威脅的異類,張伯倫則認為希特勒這個人「說話算話」。英國領導高層一廂情願地認為,綏靖主義可以安撫納粹。

邱吉爾的偏執性格,在關鍵時刻未卜先知。他不相信只要把午餐錢交給校園小混混,小混混就會放英國一馬,只有一拳痛扁他們的鼻子,才能夠解決問題。

邱吉爾的愛國狂熱──早期幾乎毀了他政治生涯的東西──正是逐漸陷入二戰的英國所需要的。幸好,英國人民很早就發現這件事。

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可以爬到最高位?這個問題太大,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偉大的領導人擁有哪些特質?

多年來,學界研究甚至無法決定領導人到底重不重要,有些研究顯示,優秀團隊不論有沒有可以歸功的領導人,都可能成功。其他研究則顯示,有魅力的領導人是決定團隊成敗的最關鍵因素。學界對此一直沒有定見,直到某位研究人員靈機一動。

哈佛商學院教授高塔姆•穆孔達(Gautam Mukunda)認為,研究結果如此不一致,是因為領導人基本上有兩種。

第一種循規蹈矩、符合期待,一路沿著體制往上爬,張伯倫就是此一類型的代表,屬於「層層篩選型」(filtered)領導人。

第二種領導人則不是一步步從基層做起,他們橫空出世,例如不等人拔擢的創業者、意外接位的美國副總統,以及像林肯總統(Abraham Lincoln)那樣、在世上發生重大事件時竄起的亂世英雄。這類型的領導人,屬於「非篩選型」(unfiltered)領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