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退潮後,反動勢力隨即立馬上陣。警察局長超越憲法,永遠剝奪特定團體的集會遊行權;檢調單位還發明出「預防性羈押」的理論,可以不需要有犯罪行為,就押人人獄。還有老軍頭跳出嗆聲,「學運是政變」。學生都散場了,這些食古不化的法西斯只會那邊放馬後砲,講起來還是真是有點「小孬孬」。這股復辟逆流中,台灣的社會學界也被掃到颱風尾。日前有立法委員特別點名,他宣稱不知道社會學在幹什麼?

學運爆發初期,國內幾所社會學系所紛紛響應罷課的訴求,讓同學可以專心投入這場他們認為有意義的活動。還有些中南部的系所,老師掏腰包集資租遊覽車,提供同學搭乘北上。不意外地,就是這種毫不遮掩挺學運的姿態惹毛了保守派,所以才找社會學出氣。很快地,社會學會理事長王宏仁教授發表〈社會學在衝啥〉,指出社會學的使命是批判不公不義的社會。台大醫學系學生陳亮甫也撰寫〈蘇清泉醫師,我告訴你社會學教我什麼〉,強調社會學能使人看見體制,並且尊重多元。這兩篇文章清楚地勾勒出社會學的規範性關懷;在致力於剖析眼下的社會問題時,每一位社會學者都有一幅良善社會的圖像,而且也希望自己所處的社會能一步步朝向那個理念邁進…

(全文未完,詳見: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