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來,台灣流行用「競爭力」當作神聖的量尺,來評價大學、課綱、教育制度,給老師們指導方向、教訓家長與學生。說也奇怪,智慧、仁愛、幸福、人格、意義......這些概念都這麼地重要,但如今在教育的公共對話中若企圖討論這些,卻會顯得格格不入。

在教育議壇中,只要無益「競爭力」,一切都被踢到角落,甚至摒棄門外。我們的教育幾乎空洞到只剩下「競爭力」。

競爭力沒有不好,它當然該是教育需考量的元素之一,但是當競爭力奴役教育的時候,我們培養出來的,恐怕是愈來愈退縮、自私、喪氣的孩子,這3種核心體驗,教育將被剖腹掏空,蕩然無存。

世界有空缺等待填補

對於世界,我們可以有很多方法描述,但只談「競爭力」的教育,我們描述出的世界是悲慘而沮喪的:世界上只有這幾塊麵包,別人都想搶,你也要去搶,搶不到就死路一條。在世界中,你是多餘的,是不被需要的,生存意味著和他人互相爭奪,甚至是互相殘忍地傷害。於是我們看到不少年輕人選擇結束生命,一點也不奇怪,因為「競爭力」觀點暗示,我們的存活就是痛苦的來源。

因此,教育要給孩子的最重要體驗,應該是讓孩子能感受到:這世界上有許多不完美的空缺,若你能出一分力,填補一部分空缺,將會多製造出來好多麵包,你自己夠吃,還可以讓別人分享!

我們可以帶著孩子探究各種還不完美的實況:溫室效應、汙染自然、人口販運、產業外移… 以及改善這些事情的可能方案。當我們帶著孩子這樣探討世界的時候,我們是在暗示:你是重要的,你是有價值的,你是我們期待與需要的,你的生命,意味著我們的希望,我們的共同努力可以讓這個世界更美好。

教育,應該要培養孩子成為搶麵包的人,還是做麵包和分享麵包的人?我堅信是後者。

人人可能理解及合作

如果教育只談「競爭力」,孩子認識到的人性是:別人勝利,就是你的失敗,你的痛苦,就是別人的快樂,別人都是你的敵人,你不必去理解他們,只需要去打敗他們。

很可悲的是,在求學時,這個概念不斷被體會與內化——沒有贏過第一名,就只能當第二名,獎狀被別人拿了,自己就拿不到,在班上的每個同學、全部同年齡的學生,都是競爭的對象。當學生時期,太過習慣競爭勝敗的對立關係,很多人長大後就把它帶到職場、友群,甚至家庭中,處處上演鬥爭劇。

但這並不是世界的全部真相,還有另一面,值得讓孩子及早體會:人與人之間可以合作、可以共好,可以一起幸福;打敗別人也許是一種成功定義,但是化敵為友,達成共同目標,沒有失敗者,也可以是成功,或是更加成功。

合作是容易的嗎?並不是。要合作,涉及大量溝通、互信,並且要建造公平及彼此尊重的關係。孩子未來一定會遇到大量不易合作,自私而獨善其身的人,在這種情況下,反射動作是將他們視為對手、敵人,進入你死我活的對抗心態。

但他們常常是因為害怕、缺乏、背負了不得已的限制。要化解這樣的困局,其實需要溝通及彼此理解的技巧,這樣的能力不會與生俱來,而是需要培養的。

教育,應該要培養孩子對抗的心態,還是培養理解他人、化敵為友、互助共好的心態?我們堅信是後者。

自己具備才智可以貢獻

只談競爭力的教育,是讓孩子在心中這樣描繪自我:若不在競爭中勝出,若不展現出我比別人厲害,我就不值得愛,不值得尊重,所以我有危險,我在求生,我沒有退路,我得拼命打敗別人。

競爭力的教育本身就包含了恐嚇,就是要孩子焦慮,沒有安全感,需要用收入數字、頭銜位階、富裕的物質生活…才能證明自己的存在意義。而這樣的不安,往往深植心中一輩子。

我們也可以讓孩子用另一種方式描繪自我:我可以培養獨特的長才,我可以找到發揮價值的方式,我的人生已經相當幸運與富足,我可以為這個世界做出貢獻,而我願意付出——這樣的心態,叫做「自信」。

培養自信的心態也不容易,每天對鏡子喊口號只是自欺,不會是堅固的自信。堅固的自信來自一次又一次體驗:真正的突破困難、化解危機、達到目標、累積進步——在這個過程中,孩子漸漸相信自己可以付出與貢獻,不必焦慮於求生自保。

教育,應該要讓孩子相信自我是脆弱而危險的,或者培養自信與安全感?我們堅信是後者。

走出,競爭力牢籠

我們不反對競爭力,但我們認為不能「只談」競爭力。

當然我們要培養孩子積極爭取、認真努力達成目標;但我們同時也需要和他們討論:要爭取什麼、為什麼努力、要以什麼為目標——否則,我們教育孩子的方式,和養賽馬、飼鬥犬其實沒太大差別。

已經有太多學校、課程、方法在教大家「競爭力」,大眾傳媒中的大師名嘴無歇無止地提醒大家強化競爭力。但我們太缺少,也太需要和孩子討論競爭力之外的那些事,讓孩子經歷人生在競爭之外的廣大天地。

延伸閱讀:一個愛賺錢、一個嫌錢髒...兩個台大生,用遊戲扭轉七千師生視野

作者簡介_玩轉學校

玩轉學校 Pley School(Play+Education),打破玩與學的疆界,相信愛玩是人類的天性,好奇是學習的起源,因此我們透過議題式遊戲啟發青少年開創未來的人格素養。

在透過可以放膽失敗、勇敢嘗試的遊戲中,以引導對話方式,引發青少年學習動機,啟發關鍵能力。

「Ask me how I save the world?」在接觸過2000多位孩子後,玩轉學校更加堅信他們的答案——問孩子!孩子會用你意想不到的方式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