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許多已開發市場有個大型研究,問那些有10-15歲之間孩子的父母,也就是那些最擔心孩子會有叛逆情況出現、被朋友不良行為影響、被其他人帶壞的父母,他們最頭痛的事情是什麼?

10或20年之前,最常見的的答案是:未成年人吸煙、吸毒,和壞朋友一起出去混。

現在,最常出現的答案是:我該在孩子幾歲的時候,讓他們開始用智慧手機呢?應該限制他們在社群媒體網站上花多少時間?應該多緊密的追蹤或監控他們在網上的的行為呢?現在,任何形式的情色內容、線上違法交易或令人不安的影音內容只要點一下就會看到,這些會對孩子的心理健康或幸福有什麼影響?

聖地牙哥州立大學最近一項研究,試圖回答這些問題。研究調查了8年級、10年級和12年級的年輕人,顯示花更多時間在社群媒體、遊戲、簡訊和在手機上分享影片的年輕人,相對於花更多時間在運動、活動,以及走出去跟更多真人互動的年輕人來說,更為不快樂。

這項研究的主要作者認為,那些心智還在發育並比較容易被外界因素影響的年輕人,如果花太多時間在手機上,會直接造成他們的不快樂。進一步的研究甚至發現,青少年女孩花更多時間在手機上,會更容易憂鬱或自殺。

此外,令人擔憂的趨勢是,在美國,青少年收到第一台智慧手機的平均起始年齡從2012年的12歲下降到2016年的10歲。研究發現這種趨勢與青少年生活滿意度、幸福感和自尊心下降呈相關傾向。根據這項研究,2012年到2016年,青少年的最大行為變化是社群媒體的使用日益增加,導致了面對面的社交活動以及睡眠的下降。

報告指出,最終任何家長,就像30年前的父母會限制他們的孩子每天看電視時間,或15年前會限制他們的孩子每天或每週玩電動遊戲一樣,也應該限制他們的孩子花在社群媒體和手機上的時間,每天最多2小時,而且不能夠取代運動或跟朋友面對面參與的其他活動。

幾乎在這份報告出爐的同時,Facebook一位很高層的早期資深經理人接受採訪時表示,他對自己的工作「感到非常內疚」,以及他以前的工作是如何「創造剝離社會運作的社交工具」。

這位前Facebook的使用者成長副總裁,在2011年離開前於一場活動上說:「我們創造的短期多巴胺驅動反饋正在破壞社會的運作方式。沒有更多的民眾對話、沒有更多合作,只有錯誤的訊息和指責。

當我離開Facebook時,我無法控制它,但我可以控制我自己的選擇,就是我不會再用那個爛東西。而且我可以控制我孩子的選擇,就是不讓他們用那個爛東西。」

對於不熟悉或不常使用社群媒體的家長而言,他們可能不會真正理解這對孩子有多大影響力,因為和暴力電影或遊戲相比,它在表面上看起來是無害的,但卻會逐漸緩慢地開始影響那些毫無戒心的人的思想。

許多時尚或流行文化「網紅」所產出的訊息,實際上是由品牌廠商贊助,用來推廣他們最新的產品。它造成了富裕和舒適生活應該有的樣貌的錯覺,即便每一個訊息都是虛假,由廣告商所支付的,從最新的包包和珠寶,到如何在峇里島的五星級度假村中打造完美的身材。

一些充滿仇恨和偏見的激進或極端的社會及政治觀點,事實上可能是被某些政治利益團體、大公司或甚至外國的利益組織所推動,全都被包裝成朋友的想法或最新的熱門意見被到處分享,傳到12、15或17歲的年輕人心中,會讓人很難辨識什麼是真的,什麼又是假的。

Sean Parker,Facebook首任總裁,最近說社群媒體和Facebook的商業模式,基本上建立在「利用人性的弱點,創造社群認同需求和讓每個人都深陷其中。」

就像歷史上許多重要的人類發明一樣,如果使用得當,它會帶來人類最好的行為。如果使用不佳,它往往會帶來人類行為中最糟糕、最負面的情況。

Facebook前副總裁用以下的話來結束他的演講:

「現在是時候問自己,我們與自己的社群媒體行為有什麼關連。我們是否故意分享充滿負面能量和仇恨訊息,還是提供對於問題的真正解答和真正的溝通?

我們或許沒有意識到,我們的行為,正逐漸被其他人的程式演算法所決定。起初,這是無意的,只是公司賺錢的間接方式,但現在我們必須決定我們願意放棄多少自由和獨立智慧。」

作為這個現代世代的父母,又有多少人真正了解社群媒體、智慧手機的力量以及他們對新一代的影響,和拿捏其好壞的力量的最佳方式?